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专委会工作 > 专家论坛

抗击SARS中的一些启示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03-11-26

    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研究员、民盟中央科技委员会委员朱广瑾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国内通称为非典型性肺炎,是21世纪出现的凶险的呼吸系统传染病,自2002年11月在我国广东,此后香港、越南河内以及新加坡等地蔓延,疫情严重。2003年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新闻发布会发出全球警告,并向各国政府和科学家提出征服SARS的号召。随之,香港和美国、加拿大、德国等实验室相继从SARS患者中分离出一种变异的冠状病毒,并初步认定为SARS的主要致病原。由于我国党和政府的一系列举措坚决而有效,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和早治疗,加之北京市的防控网、流调网、监督网的启用,以及广大白衣战士可歌可泣的责任、无私、忘我和牺牲的精神,使疫情发展由4月份每日新增病例最高达152例,降至5月份一般为十位数和首次出现个位数,6月2日北京出现确诊、疑似和死亡均为0报告。此外,我国在SARS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疫苗、基因测序等研究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回顾抗击SARS惊涛骇浪的短暂历程中,人们可以从中得到很多收获和经验教训。

    一、传染病的研究应注重预防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由于地球上的人口迅速增长,使人类不得不扩张自己的生存范围。又因其他因素造成的热效应等变化,使生物界的成员(包括细菌、病毒等微生物)纷纷来到新的环境,与人类越来越近,人们又对野生动物、宠物的兴趣倍增。加之交通便捷,全球化发展,疾病传播的机率越来越惊人了。SARS还没有过去,又来了猴痘,也许还会有像西尼罗河病毒等别的病毒。对凶险传染病的感染和流行是无法预知的,我们的措施应着重瞄准在预防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最近,我国政府已经投入15.2亿元,在小汤山建设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加强公共卫生和流行病的学科建设,以应对突发事件的发生,此举果断而及时。

    由于人类目前对SARS病毒的了解有限,防止疫情的复发加速疫苗研制可谓上策。虽然目前确实没有对SARS真正有特效的药物,也应进行药物筛选工作。疫苗研制需要一定的周期和具有一定的难度,WHO疫苗研究室主任玛丽-保罗.吉妮教授在最近的全球SARS会议上提出SARS疫苗研制需要解决几个问题,即:了解SARS发病机制及人体免疫系统的反应特点;SRAS病毒的多样性和潜在的变异性;待选疫苗的安全性、免疫性和有效性等。玛丽女士对人类能研制出疫苗持乐观态度,但认为由于研制疫苗的环节较多,即刻研制出有效SARS疫苗不太可能。确实疫苗研制也应按照科学规律办事,此外,SARS的研究应提倡国际、国内及多方位的合作,避免一窝蜂和重复支持。

    二、 注意公共卫生学等的学科设置和加强学科建设

    公共卫生学和流行病学等学科以往在医学院校为常设科目,这些年来不知什么原因有些院校把公共卫生学砍去了,使部分医学生没有机会在校获得有关公共卫生及传染病方面的有关知识。此外,在科研投入方面多年来比较重视常见的重大疾病(慢病),例如心、脑血管病,以及与之有关的糖尿病,还有肿瘤。此外,一些医学科学研究单位的相对重视分子生物学等前沿学科的设置、建设和研发工作,忽视公共卫生和疾病方面的研究。在这次SARS肆虐的日子里,很多医学院校和科研单位因为没有从事传染病研究的生物安全实验室(P3实验室),影响SARS研究的开展。如果各级医学院校能将传染病、细菌病毒学作为学生的必修课程,并安排实习,为医院的各级医护人员普及传染病学知识,传染病流行时便可以变主动为被动。

    三、注意加强全民的素质教育(包括心理素质)

    今春的这场突如其来的疫病来得如此迅猛,让人始料不及,极大影响了人们的有序

    工作和正常生活,人们普遍表现出惧怕和不知所措。然而,SARS也与其他疾病一样需要正确面对、树立战胜疾病的信息和克服困难的勇气。现今,医学模式已逐渐由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模式转变,机体中存在着社会-心理-神经-内分泌-免疫的网络调节系统,心理活动会直接影响神经内分泌和免疫系统的功能,例如心理健康和积极、乐观、进取者对疾病的抵抗力必然强于消极、失望、颓废心理不健康者。在这次的SARS流行中,有些患者进了SARS病房后心情非常压抑,担心回不了家,再也见不着家人,更有甚者消极对待,立下遗嘱,拒绝治疗。著名电影导演谢飞今年已六十有余,被感染SARS后病情较重,但他始终持乐观态度,相信自己会战胜顽疾,终于闯过最艰难的时期治愈出院。在这次SARS流行过程中我们的心理学工作者走上一线,开启了咨询求助热线。现在还存在着大量的灾后心理重建工作,例如社会对SARS病人的歧视,SARS患者身体康复后仍然存在心理阴影,死亡病人的家属工作等,均需要全社会的配合。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