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专委会工作 > 专家论坛

突发灾害 "非典"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及宏观应对之策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03-11-26

    全国人大常委、民盟中央经济和区域发展委员会主任郑功成

    "非典"爆发以来,经济发展便打上了一些问号。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纷纷调低了对2003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国内亦有不少学者认为2003年的经济发展将要受到重大的打击。然而,我认为"非典"作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并未改变决定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要素,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虽有损害却还不足以造成重大的打击。因此,在客观地正视这一灾难给经济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时,我主张仍然应当以坚定的信心来确保中国经济发展目标顺利实现。

    "非典"确实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

    决定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并未改变

    根据对影响较大的旅游业的调查,如果"非典"持续到六月,则中国旅游业将减少旅游收入1400亿元,如果再加上商贸业、交通运输业等行业的损失及国家财政支出的增加,直接经济损失将达2000多亿元;而根据以往灾害导致损失后果的统计经验,间接经济损失几乎与直接损失相当,因此,预料"非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与间接经济损失总数将达到4000亿元左右。如此巨大的损害后果,不亚于一场特大型自然灾害,即使扣除灾后的恢复性增长,估计亦将带来GDP净损失1000亿-2000亿元。因此,这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确实是一场特大灾难,它对旅游业、贸易业、交通业、餐饮业等的打击是相当大的,同时也进一步增加了就业等方面的压力。

    在正视"非典"短期内造成的损害后果的同时,我个人亦认为应当合理估计它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实际影响,基于如下一些理由,我对我国今年的经济发展依然保持乐观态度,并且主张仍然实施既定的经济政策取向,只不过是需要根据这场"非典"灾变做局部调整。

    对中国发展保持乐观的理由主要有:

    一是"非典"的损害是短期性的,也是局部性的。如果说4月以前还不敢这样肯定,但当整个国家都已经明了这一疫情的形成与发展走势,并采取了有效的防治措施时,就可以肯定它必定是一个短期影响因素,必定是一个局部影响因素。应当有信心不可能再出现类似于广东、北京这样的重灾区,更不会形成全国大灾变。何况,根据以往的经验,灾害过后往往会出现一个恢复性的经济增长,这种恢复性的增长将在很大程度上抵销灾害事件导致的损失。

    二是在中国现阶段的经济结构中,一、二产业仍然占绝对的主导地位,对经济发展起决定作用主要是第二产业,如今年一季度,全国GDP超常增长了9.9%,其中重工业甚至增长26%,而"非典"损害的主要是第三产业,对第二产业的影响还不直接、不明显,从而能够确保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动力继续发挥其作用。

    三是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支撑经济增长的主要是国内市场的需求而非外贸,尽管外贸暂时受到了"非典"的一些影响,但国内旺盛的需求并不因"非典"而改变,受影响的只是这种消费需求部分地被延缓了,巨大的国内需求不仅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巨大牵引力,也是对外资的巨大牵引力。

    四是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对GDP增长贡献较大的是积极财政政策下的公共投资。由于在建与新建的公共设施建设等不仅不可能因"非典"而停止,国家反而因"非典"的爆发在增加对公共卫生设施的投资,加之全国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建设缺口甚至欠账,继续以投资来带动发展的政策取向暂时可能被强化,这意味着投资对经济发展的正面影响还将扩大。

    五是在国外投资者眼中,中国广阔的国内市场、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巨大的各种潜在商机,都不会因"非典"而发生改变;如果"非典"带来了政府效能提高,还可能进一步提升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这一点不仅取决于中国对外资的需要,也取决于过剩的国际资本对中国市场的需要。

    六是中国加入WTO以后,日益融入国际经济主流体系,与各国平等贸易的规模的持续扩大,已决定了世界需要中国,"非典"即使有影响也只能是短暂的。

    此外,中国一季度的经济超常规增长和1-4月份国家财政的超常规增长,均表明了中国在过去五年顺利实现经济软着陆后已经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增长高峰期,"非典"在这样一个时期爆发,其影响将很自然地被整个有利的宏观经济环境所扼制。

    还可以列举出若干理由,但上述理由已经足以支撑这样一个结论,即"非典"即使再持续三个月,也不会伤及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和主导因素,中国的经济发展仍然会保持持续、高速发展势头。现在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甚至在局部地区遇到了较大的困难,但政府确实应当树立起信心,鼓足干劲,在继续坚持既定的宏观政策取向的同时,通过适度调整现行政策和采取一些积极应对之策,我们仍然可以顺利实现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

    确保国民经济持续发展的宏观应对之策

    总体的应对思路是:鼓足信心与干劲,坚持既定的宏观政策取向,适当调整一些具体措施。具体而言,有如下建议:

    第一,在宏观政策方面宜坚持今年"两会"期间确定的经济发展目标与基本政策取向,这是确保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重要保证。当前特别需要对"非典"的影响做客观分析,不忽略也不夸大其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中央政府宜利用舆论等工具,正确引导各地、各界鼓足信心与干劲,争取顺利实现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

    第二,将稳定就业放在重中之重。就业就是生产力,有就业就有产出,就有收入,就有消费,最终促进生产发展。因此,就业其实是与经济发展结为一体的,在非典时期,尤其应当稳定就业,这不仅是稳定人心、稳定社会之必要举措,也是实现就业-产值-收入-消费-带动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的需要,还是在非典过后实现恢复性增长的保证。为此,政府在继续推行现行各项积极就业政策的同时,还应明令禁止任何单位不得借非典随意解除劳动合同,并落实对受损单位让利(减免税费)的政策,重点扶持第三产业,允许受损单位根据停产、停业的实际状况自主调低工资标准,以最大限度稳定就业规模并力争就业岗位有所增长。对北京市这样的重点疫区还可以尝试通过以工代赈的方式来集中暂时无工作的农民工等开展公共设施建设。

    第三,适度扩张投资规模。投资是刺激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在遭遇非典这样一场特大灾害的条件下,不仅不应当收缩投资规模,还应当适度扩张投资规模。一方面,暂缓调整积极的财政政策,增发公共卫生国债、特别彩票等,以筹集资金,进一步扩大政府在公共事业方面的投资,将今年"非典"造成的损失在未来2-3年内消化。另一方面,迅速采取措施挖掘民间资金,我国的民间资本实力已经相当雄厚,但因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得到有效发掘,在目前外资进入受阻的情况下,经济增长与增加就业在很大程度上都需要依靠民营企业,而吸引民间投资则有强有力的牵引机制,包括取消对民间资本投资的限制,让民营企业在诸如贷款等方面真正获得与国营企业同等的待遇,尽快改变现行法律、法规、政策中对民营企业与民营资本的歧视现象,如果能够借此机会调动民间资本,则目前所遭遇的经济发展与就业增长困难将更加容易克服,中国的经济发展将由此踏上一条更加稳定可靠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第四,研究并制定责任分担、损失分摊的机制。"非典"是公共卫生灾害,已经造成了巨额损失,国家财政已经且正在投入巨大的资金,但"非典"造成的损失到底由谁承担、如何分担?还未明确,这不利于有关各方明了自己的责任,一些收治"非典"患者的医院已经出现了巨额医疗费用的挂账,如果这种损失得不到合理的解决,将导致不良的社会经济后果。因此,建议明确"非典"责任分担、损失分摊的机制,政府主要承担紧急救助责任和确保困难群体的医治费用,社会保障应当按照现有的规定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单位与个人也应当分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政府负责不能变成政府包办,这一点需要及早明确。当然,只有在有了一定的定量估计的基础上,才好估计各方面可能承担的损失。

    第五,采取有力措施来刺激内需。"非典"造成的外贸损失只有用内需来弥补。为此,一是应制定规范的消费信货政策及相应的让利政策,维持汽车、房地产等消费热点,这是拉动整个经济发展的两驾强有力的马车;二是适应现阶段及未来发展的需要,制定相应的政策来激发网络经济、信息消费、教育消费以及社会福利方面的消费,不要让这种消费热消退;三是按计划推进农村费税改革并尽可能地增加农民的收入,激发农村的家用消费、住房消费、生产性资料消费、交通消费及文化娱乐消费需求;四是加快社会保障事业发展步伐,增强中低收入阶层的购买力;五是还可以在"非典"过后,考虑分地区实行一次轮休假,以刺激旅游消费,并重振旅游业发展的信心;六是可利用现在这一特定时机,满足城乡居民公共卫生方面的需求,既偿还历史老账,也为今后的发展打好基础。总之,对内需的刺激就是对经济发展的刺激,是我国经济增长的良药。

    第六,在应对今年的"非典"疫情出台相关经济政策时,虽然应该立足今年,但着眼却宜考虑到明年的发展,因为今年已去5个月,各种政策从出台到产生相应的效应通常需要一个过程,因此,目前的政策调整不能只考虑现实困难,还要考虑如何才能更加有利于明年经济的发展,尤其是要尽可能避免短期政策出台后可能对明年经济发展是否有良性影响,并以此作为评价政策是否良性的基本标志。

    总之,我主张确立信心,坚持既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取向,同时适应现在的局面做适当的调整;在政策调整中,既要有立竿见影的应急措施,更要有修补现行政策缺漏的措施,还要有长远一点的考虑。一时一地的得失并不可怕,重要的是全局利益,是可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