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专委会工作 > 专家论坛

我国农业和农村重大危机隐患及对策建议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03-11-26

    农科院农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民盟中央科技委员会副主任钱克明

    虽然"非典"主要冲击的是我国城市社会和经济,但也对我国脆弱的农业和农村经济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据定量分析,"非典"导致我国农产品出口减少约53.8亿元,农村居民纯收入减少约96.9亿元,人均损失约12.4元。

    一、"非典"过后,我国农业和农村仍然潜伏着许多其他重大隐患:

    1.人畜共患疫病流行

    畜牧业已成为增加农民收入和农产品出口的重要支柱,但动物疫病的迅速扩散,已成为制约我国畜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1998年以来,全国共发生36种重大动物疫病,按照国家动物流行病学研究中心的病害经济损失评估模型估算,我国动物疫病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843.17亿元。

    2.粮食安全状况恶化

    近年我国粮食单产、总产及播种面积全面下降,其中粮食播种面积已下降到1949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粮食安全已受到威胁。2002年比1996年,粮食播种面积减少了1.3亿亩,如果永久性占地得不到遏制、政策性调减失去控制,我们极有可能丧失改革开放以来的重大成果--粮食安全。

    3.重大食物污染

    我国每年食物中毒至少涉及20万-40万人。中毒原因分别是:加工过程污染、食品交叉污染、食品原料或容器被鼠药、农药等污染、生产过程滥用剧毒农药及恶意投毒等。

    4.外来生物侵害

    目前我国至少有380种入侵植物、40种入侵动物、23种入侵微生物。外来生物的入侵给我国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和社会经济造成巨大危害,仅对农林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每年就高达574亿元。

    5.重大自然灾害

    由于生态环境的恶化及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足,造成农业和农村御灾能力弱。近年来,水灾、干旱、低温冻害、病虫草鼠害及地质灾害等频繁发生。2000-2002年期间,我国平均每年的成灾面积达到3000多万亩,比1996-1999年期间的2600万亩增加了400万亩。今年西南地区的地质灾害和淮河流域的水灾又将造成巨额损失。

    6.生态环境恶化

    包括水土流失、沙漠化、草原退化、森林资源锐减、生物物种灭绝、地下水位下降、湖泊面积缩小、农膜残留造成白色污染等,而乡镇企业所造成的污染尤其严重。

    7.人类传染病流行

    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报告的疫情数据统计,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艾滋病、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丙型肝炎、肺结核、戊型肝炎、麻疹、狂犬病发病率都有上升,尤其是农村艾滋病和结核病发病率急剧飚升,许多农民因病而陷入困境。

    例如我国80%的结核病人在农村,西部疫情是东部的1.7倍。肺结核导致每年至少丧失3.5亿个劳动日,仅此就使国民生产总值损失了90亿元以上。

    与其他国家比较,我国艾滋病在农村的感染率非常高。而家境贫困的感染者无法得到及时治疗,中国的艾滋病问题已到了危险的边缘。

    8.城乡差距进一步扩大

    近年来,与城市居民收入快速增长相反,农民收入增长持续下降,导致城乡差距进一步扩大,分配不公已超过国际公认的警戒线。OECD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是世界上城乡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如果考虑到城市居民的福利补贴及农民的不可支配收入,我国城乡收入差距已达6:1。以消费衡量的城乡差距也在扩大,1990年农村消费占全社会消费中的份额是53.2%,1995年降到40%,2001年进一步降到37.4%。此外 ,乡村两级债务越背越重,成为制约农村改革和经济发展、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一大隐患。

    9.农村社会稳定隐患

    一些地方农村封建迷信屡禁不止,农村基层干部腐败和工作作风问题较为突出,干群关系紧张。宗族、邪教和黑帮势力利用农民的种种不满,操纵一些人对基层组织和政权施加压力,胁迫围攻和殴打基层干部,公然对抗国家的政策法规,有些地方出现了许多"减负代表",带领农民集体上访,冲击党政机关,一旦处理不当,就演变成激烈的冲突。

    二、加强我国农业和农村危机公共管理的建议

    如果说农业和农村已成为制约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软肋,那么,农业和农村潜伏的危机隐患,就是软肋上的病灶;中国社会和经济要出问题,最有可能出在农业和农村,而问题的暴发必定会是由危机引发的。

    (一)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已将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和全国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建议:尽快采取以下6项措施:

    1.对当前农业和农村存在的危机隐患进行系统研究。重点研究农业和农村危机的现状、危机识别和判断的方法标准,危机的演化机理,危机损害评估,以及政府干预农业和农村重大危机的管理预案。

    2.建立专门应对农业和农村重大危机的管理机构。借鉴国外经验,从实际出发,根据快速反应、统一、高效的原则,建立专门应对农业和农村重大危机的中央、省(市)、县、乡镇四级危机管理体系。

    3.建立统一的农业和农村重大隐患动态跟踪监测体系。整合目前分散在农业部、国土资源部、卫生部等多个部门的相关资源,发展监测技术、完善监测体系、健全监测功能。

    4.建立现代化的危机信息收集和报告机制。危机信息的收集、报告、分析和发布等主要环节,要充分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对危机信息实行垂直管理,明确责任,杜绝隐瞒不报、漏报、少报或高报等现象的发生。

    5.设立农业和农村危机管理财政专项资金。通过财政拨款或发行国债等方式,建立财政专项资金,用于农业和农村危机管理能力建设,为政府进行危机干预提供必要的财力保障。

    6.建立农业和农村巨灾公共保障体系和风险防范体系。当前,要加快研究建立农业灾害保险基金和政策性农业保险体系,支持发展有利于化解危机的各项农村经济和社会事业。

    (二)要根除农业和农村所存在的危机隐患,则需进一步"标本兼治"。必须以制度革新带动农村复兴,实现"三大转变":在政治关注上,由"关注精英"向"关注平民"转变;在发展战略上:由"城市化倾斜战略"向"城乡间协调发展战略"转变;在经济政策上:由片面追求经济效率向兼顾效率与公平转变。

    为打破横亘于城乡之间的制度樊篱、在政策和制度方面进行彻底的清理和全面的创新,需以全面的制度创新带动我国农业和农村的复兴:

    1.税收制度改革

    应立即免去农业特产税,并逐步免征其他农业税。

    2.财政制度改革

    尽快扭转财政资源从农村净流出的状态,增加财政支农力度,主要用于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科技、教育、卫生和保险及社会保障的公共投资(而不是主要用于增加农民收入补贴)。

    3.户籍制度改革

    逐步放松户籍管理,以县(市)-地级市-省会市及经济中心城市的顺序逐步适度向农民开放。与此同时加强农民的职业技术培训,提供劳动力供需信息制定农民进城的有关配套措施,引导农民有序流动。

    4.土地制度改革

    配合户籍制度的改革,加快制定有关保障土地有序流转的政策和措施,在政策设计上尤其要考虑土地保障功能的替代措施(如失业救济),遏制无序征地及低征高出的现象,土地流转所得主要归农民。

    5.卫生、教育、社会保障及农业保险制度改革

    取消城乡区别悬殊的政策,逐步建设起城乡统筹、公平对待的卫生、教育和社会保障及福利和农业保险制度,还农民以国民待遇。

    6.农业与农村的行政管理制度改革和政府职能转换

    整合县级以上各涉农管理部门,成立综合性农委,并将政府的指挥职能转变为服务职能。大幅度精简乡镇一级政府机构人员,原有的经济职能可由农民合作经济组织替代;乡一级政府功能主要在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

    7.农民组织制度改革

    要研究提高代表农民利益的组织在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地位。在各级政府制定有关农业政策或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农业立法时要有相应的农民组织代表参加意见。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