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专委会工作 > 专家论坛

禽流感对我国的严重危害和对策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04-04-20

  山东省农科院家禽研究所研究员

秦卓明

  2003年,畜禽疫情的不透明、疫病、药残等导致禽肉产品出口严重受阻。已经成为养禽业生存、发展的头等大事。

  一、疫病,成为制约禽肉出口的死结

  禽流感是一种OIEA类动物疫病,属一类动物疫病,是影响我国禽肉制品出口的头号杀手。据中国畜牧兽医学会报告:2001-2002年,禽流感发生(含H9、H5)的报道(56篇)首次超过新城疫(45篇),成为第一位疫病。自从1998年禽流感H9N2在华北大流行以来,禽肉出口辉煌不再,疫病、药残等问题接踵而至。

  香港禽疫情:1997年5月,香港爆发H5N1,杀禽类150万只,直接耗资6000万港元,对养禽业补贴达l0亿港元; 18人被感染,5人死亡。受此牵连:仅广东省的损失就高达15亿元人民币;2001年5月,香港再次爆发H5N1,杀禽120万只,直接耗资8000万港元:2002年2月,香港第三次爆发H5N1,90万只禽类被杀。

  外国封关:1999年、2002年,欧盟两次以药残和禽流感为由,禁止我国动物源性食品进入欧盟;2001年6月、2003年5月,韩国、日本从中国进口的鸭肉中分离出禽流感H5N1,引发日本、韩国等两次全面禁止中国禽肉产品。

  自2001年6月起,日本、韩国和欧盟等纷纷派团到我境内进行禽流感的考察,并不断单边强化对中国禽肉产品的检查力度。

  国内损失:2000年6月和11月,广东、福建局部爆发,几十万只鸡全军覆没;2001年7月,贵州假疫苗案导致H5N1疫情在河北省爆发,保定千万只蛋鸡毁于一旦;随后,该病沿京广线迅速蔓延。2001年11月山东50万蛋鸡、10万肉种鸡、数万只种鸡悉数毁灭。2001年10月-2002年5月,全国16个省市均有较大范围的爆发;2003年1-3月,河南、安徽、河北等地区再次爆发H5N1,仅秦皇岛就有百万只鸡病死 (据农业部材料)。

  我国禽流感所造成死亡禽数,养禽业蒙受的巨额损失,至今尚无权威统计和估算。业内人士焦虑:长此以往定会导致人们拒吃鸡鸭肉,养禽业将遭遇灭顶之灾。

  疫情危害,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家禽饲养业发展的最关键因素。几次外国封关表明:一个地方、一个企业甚至一份肉制品携带烈性病原,都可以直接给整个国家的出口贸易带来重大灾难。综上所述,中国能否再次把握禽肉制品出口的大局主动权,完全取决于能否控制疫病发展。

  二、正视疫情现状,反思控制策略

  改革开放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养禽大国。但是,高密度的饲养环境,简陋的饲养设施,传统的饲养模式,脆弱的防疫体系,实难抵御烈性传染病给家禽业带来的种种灾难。

  山东农科院家禽所1997-2002年流行病学调查表明:我国畜禽传染性疫病种类高达202种,其中家禽疫病85种,且70%是传染性疫病。在近两万多个家禽病例中,病毒病是疫病发生的主体,占68.4%,细菌病占15.2%,其他病占17.4%(含球虫病)。在所有疫病中,禽流感、新城疫(ND)、传染性支气管炎(IB)、大肠杆菌和慢性呼吸道病等比重最大。

  中国加入世界兽医卫生组织(OIE)后,走向与世界对接,即:执行HACCP(公害分析临界控制点),遵守SPS协议中关于透明度和风险分析的原则。据此,中国必须及时、准确和详实地报告疫情,建立风险分析机制和动物卫生措施。然而,为了保护出口,对待呈蔓延态势的烈性疫病如:禽流感、新城疫、口蹄疫等,我们一直采取"不承认加回避"的策略。

  "高致病性禽流感"就是禽类"SARS"!信息误导,使人们对高致病性禽流感认识不足,缺乏预防常识,多数养殖场畜禽疫情发生时,惊慌失措,致使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信息误导的危害大大超过了经济损失本身。中国养禽业信誉面临危机!我们不能在"高致病性禽流感"上,重蹈抗"SARS"复辙!

  三、建议

  畜禽不同于人类,畜禽重大疫病比人类"SARS"较易得到控制。目前的突出问题是:中国禽病诊断水平达到国际一流,但是疫病控制能力十分低下;兽医科技基础薄弱;研发队伍和体系不健全;管理散乱,条块分割;各自为战,重复研究,都管都不管。结果是:具体单位缺人,整个系统超编,兵力分散,难成合力。针对实际情况,建议:

  (一)建立畜牧生产、公共管理、快速应急机制,完善畜禽疫病监控预警和防疫网络。依托现有农业畜牧系统和广大畜牧兽医工作者,形成完善的疫病监控防疫网络。在畜牧业生产重点地区,设立省和县两级"兽医官",并实行"问责制",赋予其向上报告疫情的责任和在地方技术处理的权利。

  (二)建立畜禽疫病科研体系。国家科技部门在经费上给予支持,依托农业院校和农科院所的机构和人员,尽快建立能够快速应对疫情的疫苗、药物研发体系。

  (三)国家和地方分级建立畜禽疫情损失补偿基金。基金来源于国家支农财政经费、地方农业税及农业出口创汇企业税留成部分(以设立中央和省两级为好)。对遭受疫情损失的企业和农户据实补偿(补偿额定位在养殖成本与市场零售价之间为宜)。严格法纪、制度,确保疫病畜禽得到无害化有效处理,绝对禁止流向市场。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