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专委会工作 > 专家论坛

企业年金需夯实基础
——中国人民大学郑功成教授访谈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04-07-06
  近日,针对引起广泛关注的企业年金发展问题,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功成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现行的《企业年金管理办法》等政策的出台,对企业年金的发展有积极意义,但是最根本的缺陷是没有解决税收优惠问题,同时还欠缺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成功的环境条件。他指出,税收优惠是企业年金发展的有效诱导与牵引
机制,是制约和影响企业年金的关键因素,企业年金的发展不只是劳动保障部门或者金融机构推动的事情,根本的是国家财政部门应该推动的事情。他同时指出,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还没有最后定型构成了制约和影响企业年金的另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作为环境条件之一,要加快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步伐和整个制度的统一。只有基本养老保险这一决定下来了,我们才知道企业年金要不要,要多大的规模,要多高的水平以及企业与职工的承受能力。因为企业年金是在基本养老保险之上的补充保障。打个比方,这就好像是盖房子,地基还没有打好,是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任意发展的,只有地基打好了,才能知道这房子可以盖几层,盖什么样子,才能看到房子的前景。

  政府通过税优扶持年金

  郑功成教授指出,由于企业年金增加了劳动者的福利,弥补了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不足,对于国家整个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是有益的,对于整个国家福利的增长是有帮助的,所以任何国家的政府对企业年金都采取支持、扶持措施。但是这个扶持是从国家、政府的角度并站在企业之外的角度出发的,根本措施是税制的优惠。

  郑功成强调说,政府对企业年金支持鼓励并不意味着政府要对此承担责任。任何国家的政府都不承担企业年金的直接责任。政府对企业年金是不应该直接管理的。因为管理是一种权力,权力必须和责任相结合。如果政府出面管理企业年金,就必须对企业年金的贬值、保值、增值承担责任,就必须对企业年金负责。这种责任又和企业年金属于企业自主权限范围内的事务是相冲突的,企业建不建企业年金和建多建少都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政府是不能强迫的。如果政府要把它管起来,是对企业自主权限的一种损害。政府也不宜承担这种责任。因此,政府对于企业年金,扮演的应当是支持者、引导者的角色而不是管理者的角色。

  他指出,企业年金在我国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它的地位将随着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改革而相对变得越来越重要,但他不赞成过分夸大企业年金在社会保障中的地位与作用。因为企业年金不能等同于社会保障制度,企业年金完全属于企业自主权限范围内的事情,是企业自主建立的,改善劳资关系、激励劳动者提高生产效率等是企业建立企业年金最基本的目的和出发点。因此,从本意上讲,企业年金并不是为了社会保障,而是为了企业自身的发展,是企业内部事务,它必须服从企业的发展战略,政府与社会均应当将其与制度化的社会保障相提并论。

  六大因素决定着年金市场

  郑功成教授指出,政府对企业年金提供税收优惠,并不必然决定其能够得到良好发展,企业年金的发展还是需要一定的环境条件。他认为,企业年金需要的相应环境主要有:

  一是法制规范。劳动保障部门和几个部委联合发文来规范企业年金市场本意是好的,但这个规范并不是法制化的东西,应该通过人大立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因为它毕竟牵涉到政府、企业、雇员三方的利益。

  二是税制的优惠。这是应该尽早明确的。有企业表示,现在很多福利都要缴纳个人所得税,连奖励旅游、实物都要缴税,这样一算倒还不如给职工买企业年金来得划算。

  三是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成功。只有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成功,企业年金才能确定自己的生存与发展空间。比如老工业基地,它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已经很高了,再建企业年金,企业就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在新型工业城市如深圳,它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很低,但是它也会担心,现在建立企业年金,将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变成全国统筹后必然导致缴费率较大幅度上升,而企业年金建立后也很难降低了,这样就会埋下隐患。所以说,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还没有最后定型,是制约和影响企业年金的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国家要发展企业年金必须先加快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步伐和整个制度的统一。只有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定下来了,我们才知道企业年金要不要,要多大的规模,多高的水平,付出多大的代价,带来多少好处。因此,企业年金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四是资本市场的成熟程度。发达的企业年金无法离开成熟的、理性的资本市场,因为企业年金的基金建立起来后会越来越雄厚,如果没有较高的投资回报,基金就会贬值,这对企业与劳动者来讲均是利益损失,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而在一个投机氛围很浓、不成熟的资本市场上,投资风险就很大,因此,郑功成明确表示不主张大规模发展企业年金。他认为,资本市场越成熟、越理性,就越有利于企业年金的发展,它们之间是正相关的关系。

  五是公司的社会责任与雇主的社会责任。因为企业年金是企业自主权限的事情。企业家有社会责任感才可能有企业年金的真正发展。企业年金发达的国家,通常都是实行人性化管理并高度重视将包括企业年金在内的职工福利与企业的发展紧密结合起来的。

  六是投资、管理机制。由谁来管理?对企业年金的发展非常重要。如果由政府来管理企业年金,将出现政府责任加重、企业与个人权利受损并最终损害企业年金发展。因此,应当明确企业年金的投资与管理机制。

  企业年金所有者自己的选择

  最后郑功成指出,企业年金迟早是会大发展的,因为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削减了养老金,企业年金替上去就具有了必然性。但现阶段对企业年金的发展有必要增强理性,它既不是可有可无,又不能有过高的期望。在中国,企业年金的发展将是一个步伐相对较慢、循序渐进的过程,只有这样才是比较符合我国国情。如果在目前主要的环境条件尚不充分具备的情况下,就大规模推广企业年金,可能要遭遇陷阱并付出代价。

  他指出,对企业年金承担责任的是企业,而管理企业年金在很多国家都是由个人承担责任,它通过个人在市场上选择有效投资工具来实现其收益目标,谁能够把企业年金的投资回报提高,有信用,效益好,企业年金的所有者就信任它、选择它。因此,谁来投资、谁来管理企业年金,实际上是以投资机构的投资效果作为评价标志,是企业年金所有者通过资本市场自由选择的结果,而不是政府选择的结果。政府可以设定一个门槛,但对企业年金的管理却应当是所有者自己的权利,对投资的选择即是属于这种权利的核心部分。为了企业年金的健康发展,政府不应当代替企业年金所有者来管理或选择投资方式等。

  他的一个基本判断是,对于企业年金的发展,需要培育专业性的企业年金机构,对年金进行管理。他明确表示赞成成立专业养老金保险公司。他认为,越是专业的机构,越有实力,越有技能、技术,越能适应它的需要。

  但是,郑功成再三强调,究竟哪些市场主体会受到欢迎,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不是政府、企业家主观愿望能够达到的。只要我们把权利交给企业年金的所有者,它就会自动选择谁来管理它的年金,这种个人加市场的选择机制,将是促进中国企业年金健康、持续发展的良性机制。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