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盟要闻

一辈子的梦想就是强国——记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张存浩院士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4-01-13



 

1月10日,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盟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存浩从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接过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励证书,并获得奖金500万元人民币。这是继2007年度吴征镒、2008年度徐光宪、2009年度谷超豪、2011年度吴良镛、2012年度郑哲敏之后,民盟盟员第六次荣获这一代表着我国科技界最高荣誉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张存浩是我国著名物理化学家,我国化学激光的奠基人,分子反应动力学的奠基人之一。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化学会会士,曾任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所所长,中科院化学部主任,中科院主席团成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执行局成员等职,4次获国家自然科学奖、4次获国家科技进步奖,还获陈嘉庚化学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等多种奖项。他长期从事催化、火箭推进剂、化学激光、分子反应动力学等领域的研究,取得多项国际先进成果,把一生奉献给了祖国的科技事业,科学界认为他得到最高奖实至名归。他在随后的发言中说,“这个荣誉和项目都属于我们的集体。”

中断留美  报效祖国

张存浩祖籍山东无棣,1928年2月出生于天津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其姑父傅鹰是享誉中外的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首届学部委员,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姑母张锦23岁时在美国获得化学博士学位,是我国化学领域较早的女博士之一,后任北京大学教授。早年从美国学成回国的傅鹰和张锦夫妇从1937年起将张存浩带到自己身边,极尽教育启蒙之责。他们献身祖国教育和科学事业的举动,以及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和爱国主义精神,对张存浩影响很深。他自幼好学,在家庭环境熏陶下,日渐养成严谨、独立的治学态度,以及重视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学风和素养。

1938年张存浩入重庆南开中学学习,1940年转入福建长汀中学,1943年考入厦门大学化学系,次年转入重庆中央大学化工系(1946年学校迁回南京),1947年毕业。1948年赴美留学,先入艾奥瓦州立大学化学系读研究生,后又进入密歇根大学化工系学习,1950年获密歇根大学化学工程硕士学位。按照他本人和家人的计划,他本应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国。然而,在他硕士毕业前夕,朝鲜战争爆发。张存浩料定美国很快会阻止中国留学生归国,虽然姑母坚持要求念完博士,但他还是立即放弃了深造机会,回绝了国外多家单位的丰厚待遇,毅然回国。 

回望当初,张存浩的儿子说:“父亲当时留在美国也许会有更高的科学成就,但是,父亲一辈子的梦想就是强国,所以,他一直都不曾后悔当时的决定。”

科技报国  不畏“改行”

回顾60多年的科研经历,张存浩将它分为5个阶段,每10年为一个阶段,每个阶段,他的研究方向都不尽相同,但贯穿其中的一个共同的主题是科技报国,急国家之所急。

回国后,一次偶然机会,张存浩受邀到东北科研所大连分所(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前身)参观。他当即被这里精良的先进仪器设备吸引,谢绝了北京大学等著名高校和科研单位的聘请,1951年春,只身一人来到大连。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只在玉门有很小的油田,石油资源十分紧张,再加上西方国家的全面封锁,燃油短缺形势相当严峻。刚刚被分配到“燃料第一研究室”工作的张存浩接受任务,投身到水煤气合成液体的研究中。经过一段时间的潜心钻研,他和同事们终于研制出一种性能很好的催化剂——高效氮化熔铁催化剂,并创造了新的工艺——氮化熔铁催化剂流化床水煤气合成石油。1956年获首届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1955年6月,中国科学院成立学部,张存浩作为青年代表出席了科学界最高学术机构的成立大会。同年9月,27岁的张存浩当选为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次年1月,又作为全国政协的特邀代表,到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

60年代,国际形势激化,迫使中国独立自主地发展国防技术。张存浩又迅速转向火箭推进剂的研究。他回忆说:“当时这方面资料少,我们几乎是从头做起,非常艰难。”然而这项工作受到了周恩来、陈毅的高度期许:“这是对我们外交工作的支撑。” 张存浩作为项目负责人之一,不仅组织指导、出主意,而且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在火箭试车台上做高能燃料的燃烧实验。在从事大量实验的同时,他和同事提出了固体推进剂燃速的多层火焰理论模型,第一次比较全面完整地解释了固体推进剂的侵蚀燃烧和临界流速现象。这项在1964年完成的成果获1982年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当时国外几十家科研单位也在同时研究这一课题,而张存浩等人的理论最为精确,他们得出的结论也最能说明本质问题。

70年代,为应对国外挑战,激光成为国家战略前沿课题。1973年1月,在人、财、物匮乏的条件下,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组建了激光化学实验室,张存浩被任命为实验室首任主任,从事化学激光和激光化学方面的研究。他说:“搞激光比搞火箭推进剂还难,主要是一无所有。资料、仪器、设备样样都缺,光谱仪、示波器什么都没有。”这是一个全新的前沿高技术,又是一个交叉科学,在当时那种一无资料,二无设备的情况下,起步的确非常艰难。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完成国家任务,张存浩再次“改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张存浩说,愈是新的、难的、前沿的研究,就愈不要怕。他全力投入科研,率领团队开展了我国第一个重要的化学激光体系的研究,解决了化学激光关键技术,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台连续波超音速化学激光器,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80年代以来,张存浩从事双共振多光子电离光谱,激发态分子光谱及化学,量子态分辨的分子传能及新型化学激光体系等方面的研究,取得了多项达到国际先进甚至领先水平的成果,成为我国化学激光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开拓了我国短波长化学激光的研究方向。1985年,在国际上首次研制出放电引发的脉冲氧碘化学激光器;1992年,领导团队研制出我国第一台连续波氧碘化学激光器。他创建的短波长化学激光重点实验室、分子反应动力学重点实验室目前已成为我国乃至世界化学激光和分子动力学的研究中心之一。

“青出于蓝  秀出班行”

除了科研工作,张存浩为人津津乐道的还在于他“急人才之所急”。他在参加《群言》杂志社的座谈会时曾说,根据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科技进步、科技创新的关键取决于高层次人才的数量和质量。高层次人才要通过基础科学研究来培养,实践证明,大兵团作战、大规模生产的方式不是培养高层次科技人才的正确途径。不光要看人才成长的速度,还要注重他最终能达到的水平。张存浩对人才的爱惜和支持,不只限于本学科、本单位,他总是尽可能地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在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感言中,他说;“我将以发现和培养人才为己任,激励青年人青胜于蓝,秀出班行。”

张存浩在1991年出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在他的倡议下设立了“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这项基金的设立,一直受到科学界的交口称誉,基金在20多年间资助了3000多名青年科学家,其中近200位已当选为两院院士。在他担任主任8年多的时间里,自然科学基金总经费增加了近8倍,我国现在许多学科领域的带头人,都是当年基金项目的受益者。他还在我国科技管理部门中第一个倡议设立了专门从事学风管理的机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监督委员会,保障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事业的健康发展。

张存浩上世纪50年代初就加入了民盟,几十年来,他继承和发扬民盟前辈的政治信念、优良传统和高尚风范。他在回忆与另一位民盟前辈侯祥麟交往时曾说,“组织上让我做民盟工作,而侯先生没有公开民盟身份,我去向他请教问题,他总是很热情地接待我,给了我非常具体的帮助,使我承担的群众工作比较顺利地开展。” 

90年代居住在北京后,张存浩有了更多机会参与民盟的活动。作为民盟中央第七、八届常委,在民盟的各种活动和会议中经常可以见到他的身影。1992年6月,应台湾科学家吴大猷邀请,张存浩率队访台,成员中包括民盟中央副主席、著名遗传学家谈家桢,一时成为轰动两岸的热点新闻,尤其是谈老在台会见学生蒋纬国,使此行的意义超出了两岸科学家的交流。今天,民盟中央机关的工作人员还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张存浩和大家在一起时那谦虚蔼然、平和宽厚的一幕幕,特别是他在参政议政活动中,政治信念坚定,头脑敏锐,敢进诤言,从来没有任何个人要求,从来不提特殊条件,一切以工作为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充分体现出民盟老一代知识分子的道德情操和大家风范。   (撰稿:王玮  照片来自网络)
       

历年来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盟员照片集锦

责任编辑:沈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