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联谊:情聚巴蜀缘和天下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日期:2011-11-08

7月,夏花烂漫的季节。一场民间盛会将海峡两岸和港澳地区的知名大学校长们汇集在一起。

  7年来,这场盛会已经变成了“好朋友”的相会和“老朋友”的聚会;7年来,这个团队规模日益增大,吸引力越来越强,影响力更加广泛;7年来,这场盛会将“加深了解、增进友谊、扩大共识、促进交流”的宗旨演绎得淋漓尽致。724日至29日,2011(第七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联谊活动在四川举办,“新老朋友”们再一次相聚,温“朋友情谊”之故,知“高教发展”之新。

  深入交流 知高教发展之新

  每次相聚,校长们言必称“感谢”,感谢这座联结两岸及港澳地区的“桥梁”。回溯到2005年,为了给海峡两岸及港澳地区大学之间建造一个宽松自由的交流平台,民盟中央、南京大学、北京大学、台湾大学共同发起了“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联谊活动”。今年的联谊活动仅台湾就有12所知名大学校长参加,相比第一届的7所已增加近一倍,联谊活动在两岸及港澳地区高教界的影响可见一斑。

  作为联谊活动的常规项目和核心内容,“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论坛”是大学校长们交流情况、借鉴经验的绝佳机会。

  台湾大学校长李嗣涔表示,他最喜欢的环节是论坛的主题发言和自由交流环节。“因为你只需两个小时就可以完全了解两岸及港澳地区高等教育领域这一年来的发展情况,有什么计划,如何实施等。”李嗣涔坦言,大学之间既竞争又合作,借助这个机会,他会就自己关心的问题私下请教很多校长,“这给我很大启发”。

  尽管论坛时间一再延长,校长们还是觉得不足够。“讨论时,其实我有个想法一直想提出来交流,但是总排不上队。”台湾成功大学校长黄煌辉带着些许遗憾地表示。其实有同样想法的校长不在少数。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屡次建议,将下一次论坛的时间定在晚上。“这样想说的话就可以尽情说,我们可以不睡觉秉烛夜谈,相信一定可以尽兴。”徐立之的建议并非玩笑,此前会务组就根据“上午可供交流时间太短”的意见,将论坛时间改为下午,即便如此原定时间还是被不断延长。

  “我很喜欢联谊活动的交流氛围,无论什么问题,我们都可真诚面对,开诚布公地说出心里话,这样的共识交流起来怎能不顺畅?”台湾联合大学系统的曾志朗是团队里的“开心果”,有什么说什么的团队氛围,让他倍感惬意,宁可放下一切工作也要前来参加联谊活动。

  澳门科技大学校长许敖敖是参加联谊活动年龄最长的一个,但任何环节他都乐此不疲,这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谦虚地表示,虽然他年龄最大,但澳门科技大学在参会的大学中却是最年轻的。“我要向其他知名大学多多学习,交流中得到的信息和校长们的见解对学校的建设管理大有裨益。”

  类似的交流从未停止,不仅扩大到论坛外,还延伸到联谊活动之外。“即便联谊活动结束了,回到平时工作中,突然有什么合作想法或问题,我可以随便一个电话打给某位校长,在电话里直接商量讨论,确定解决方案。”这样的交流效率和成果,李嗣涔认为对当今高等教育的合作和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在会内外的交流碰撞中,一个个务实合作项目应运而生。据不完全统计,与联谊活动相关的双边及多边合作项目已经超过30个,并由此带动更多的学校和项目参与到合作之中。

  实地考察 知地区发展之新

  如果说论坛给校长们提供了交流业务的平台,实地考察则为海峡两岸及港澳大学校长们开启了一扇了解各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窗户”,使其得以亲自领略中华地域文化的博大精深,传统习俗的深刻隽永以及各民族的和睦相处。

  在江西云南、台湾,在吉林内蒙古和香港,校长们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海峡两岸。此次四川之行,校长们还有一个特殊的议题,深切悼念“5·12”特大地震遇难同胞并考察灾后重建工作,这也是校长们自地震发生后最关心的。

  事实上,四川地震恢复重建中,到处都流淌着台港澳同胞的热血,很多大学校长也以各种形式直接参与了灾后重建工作。2008620日,由香港赛马会捐资两亿元,四川大学与香港理工大学合作成立了国内唯一一个“地震灾后重建支援及研究中心”,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抗震救灾和重建支援工作。为此,四川大学校长谢和平一再表达着感激之情。

  而在亲眼看到并亲身感受到四川灾后重建现状后,台湾元智大学校长彭宗平用了四个字形容——叹为观止。“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灾区建设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取得如此大成就?”随着考察的深入,彭宗平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和中华儿女一脉相承的坚强、勇敢、不服输的劲头,“我为坚强不屈的民族骄傲,也为自己是其中的一分子骄傲。”

  “来到这里看到大灾后真实的四川,我很感动。”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说话的时候,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少数民族姑娘小伙儿们,正载歌载舞表达着对党和国家的感恩之心。“我相信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歌唱,看到他们坚强幸福地生活着,我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来到阿坝州的台湾淡江大学校长张家宜也很“心满意足”。“心里装得满满的都是抗震救灾成果的喜悦,都是看到少数民族文化得到很好保存的喜悦,都是看到灾区人民安居乐业的喜悦。”台湾谈江大学创设有全台湾地区唯一一所西藏研究中心,看到大陆少数民族与汉族长期和睦相处、共同发展的状况,张家宜表示将作更多的相关研究。

  黄煌辉是新上任的校长,他是第一次参加联谊活动,但并不是第一次来大陆。他携起夫人的手,笑着说“以前每次来大陆,夫人都不放心。这次我把她一起带来,让她亲自感受一下大陆的发展和风土人情。”这个戏称“祖孙三代”都参加过联谊活动的校长,其实是连续三代校长都接替参加了这个联谊活动,其中深厚的感情不言而喻。

  实地考察的形式,还勾起了台湾逢甲大学校长张保隆这个地道的理工科高才生对中国历史的浓厚兴趣。在吉林参观了高句丽遗址后,他回台湾到处搜集相关的历史记载和图片;在内蒙古了解了西夏王朝的历史,他又开始痴迷于对西夏历史的追踪。“通过对各段历史的研究我深深地感到,这个经历了历史风雨的大家庭,正是靠着团结和博爱走到了今天。”

  坦诚相对 知老友情谊之新

  每年7月,校长们盼望着这段时光到来,又叹息着美好时光逝去之快。

  “什么叫好朋友,就是两个人见了面有说不完的话。什么叫老朋友,就是我坐在你的身边,不说话也有默契,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和压力。”台湾中央大学校长蒋伟宁对“好朋友”和“老朋友”作这番注解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南京大学校长陈骏与之相视对望,会心一笑。连续7年的联谊活动,多少新朋友变成好朋友,多少好朋友成为老朋友,为了这份两岸及港澳地区的情谊,无论工作多么繁忙,校长们也会早早地将7月的这个时间作出重要标注。

  台湾大学是联谊活动的主办单位之一,第五届活动之前,校长李嗣涔突发重病住进医院,手术后他从麻醉中醒来的第一句话,是对自己的秘书说:不要取消内蒙古的联谊活动。最终因医生没有同意,未能成行。为此他还一直因自己的缺席耿耿于怀。

  这也是最令台湾东海大学校长程海东“洋洋得意”的地方。他已经是“七朝元老”,从未缺席过任何一届联谊活动。“为了让有过遗憾的校长们更加遗憾,我要讲几个小插曲。”本届联谊活动中,程海东开着玩笑,讲述了自己在每一届活动中发掘的小细节,温馨、动人。“这就像一个大家庭,也正是这些真实生动的表现,让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让我们的友谊更加深厚。”

  联谊活动从形式到内容都给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留下了深刻印象,与一些只谈公务的会议不同,联谊活动让校长们展示了最真实全面的自己。“只谈公务的人是不可能成为好朋友的,但这样的活动让我们对彼此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让我们彼此熟悉,彼此喜欢。”

  在自由轻松的环境中,校长们发现不苟言笑的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原来十分会讲笑话,一路讲下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吸引得校长们争相与之乘坐同一辆车;原来北京大学老校长许智宏流行歌曲《隐形的翅膀》唱得那么好;原来民盟中央副主席索丽生的家乡小调如此地道……

  在这个团队里,有一个共识:也许校长们的任期有限,两岸及港澳地区高教发展无限,两岸及港澳地区友谊长存。

  联谊晚会上,歌曲《朋友》的音乐响起,站在台上的台湾地区大学校长们突然走下台,伸手邀请大陆和港澳地区校长们一同上台,共同演唱。“两岸原本就是一家,也愿两岸和平发展长存。”曾志朗一句旁白,引得了满堂彩。

  “一句话、一辈子、一杯酒、一生情。”随着音乐的节奏,校长们手挽着手,肩搭着肩。那一刻,你压根看不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区,这就像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老朋友的聚会,抑或一个大家庭的聚会,共同的情感将大家紧紧相联。这份情感是什么?也许是对同根同源的感知,也许是对同血同脉的认可,又或许,是对和合天下的期许。(包松娅)

责任编辑:冯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