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次代表大会

中国民主同盟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日期:2012-11-23

    


    在“左”的错误路线主宰政治和经济领域的形势下,中国民主同盟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58年11月12日至12月4日在北京举行。出席的代表共298人。

    这次大会的中心议题是讨论如何适应形势的需要,推进民盟组织和盟员个人的改造。会上,沈钧儒主席代表民盟第二届中央委员会作工作报告。他在报告中回顾了民盟于建国9年来,特别是三大改造以后到反右派斗争、民盟内整风以来的所谓“经验教训”;错误地估计了1956年以来民盟组织和成员的政治状况,认为“长期以来盟内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正确路线和右派路线的斗争”,并违心地得出“民盟是一个资产阶级性质的政党,盟员的多数还没有完全抛弃资产阶级立场”的荒谬结论。由此,认为“国家正在加速社会主义改造,民盟目前的政治面貌和组织面貌与当前的形势是不适应的,因此必须进行组织的根本改造,清除右派路线的残余影响,树立正确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建立接受共产党领导、坚决走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把民盟从资产阶级的政党改造成为接受共产党领导的、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党”。报告认为:“两条道路的斗争,是盟在根本改造中的中心问题。”“盟的组织改造和成员的个人改造是统一不可分的,盟员的个人改造,首先要改造政治立场,同时也要批判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和资产阶级学术思想”,强调个人改造“必须以政治挂帅为前提”,“拔白旗,插红旗,改造立场,改造思想”,“跟上形势,过好社会主义关”,主要方法和途径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以政治思想为统帅,以工作岗位为基地,以参加劳动和实践为基础,认真地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毛主席的著作,经常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重视参加体力劳动”,“走到工农群众中去,同工人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向工人农民学习”等。

    大会采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手段,制造了一种政治上的“高压”气氛,使与会代表违心地“一致通过”了这一个给自己戴上“黑帽子”的政治报告,还通过了内容相似的所谓《中国民主同盟关于社会主义改造规划》,作为民盟奋斗目标和工作准绳,并通过了一项各民主党派展开自我改造的“竞赛书”。

    大会选举产生了第三届中央委员会委员152人,候补委员38人。按照中共要求各民主党派建立“坚强的站稳社会主义立场的领导核心”的精神,这一届委员会在选举中排斥了原来中央委员中的所谓“右派分子”,他们当中有的是民盟的创建人,有的是知名社会活动家和有才干的知识分子,都有和中共长期亲密合作、并肩战斗的光荣历史。只是因为要留几个“反面教员”,所以,沈志远、罗隆基、章伯钧、曾昭抡、费孝通、黄药眠、潘光旦7人保留为中央委员;叶笃义、刘王立明、浦熙修、张广标、费振东5人保留为候补中央委员。他们的名字在按姓氏笔画排列的名单中,不按姓氏笔画排列在名单的最后。

    在12月5日举行的三届一中全会上,沈钧儒当选为民盟中央主席,杨明轩、马叙伦、史良、高崇民、胡愈之、邓初民、陈望道、吴晗、楚图南为副主席。中央常务委员会共35人,他们是:千家驹、王德滋、田一平、刘清扬、华罗庚、吴鸿宾、李文宜、李相符、汪世铭、沈兹九、辛志超、周建人、周新民、金岳霖、徐寿轩、张国藩、梁思成、许杰、许崇清、童第周、闵刚侯、黄炎培、闻家驷、萨空了和作为“反面教员”的章伯钧。闵刚侯担任秘书长。1963年6月,民盟中央主席沈钧儒病逝,当年12月,民盟三届四中全会选举杨明轩接任主席;闵刚侯1963年因病辞去秘书长职务,由中央常务委员会推选胡愈之兼任。

责任编辑:冯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