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盟员社区 > 群言堂

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的文化视角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5-02-28

2月9日,中共中央印发的《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指出,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的大量决策和工作,主要发生在基层。要按照协商于民、协商为民的要求,建立健全基层协商民主建设协调联动机制,稳步开展基层协商,更好解决人民群众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及时化解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我们应该如何科学而有效地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从根本上保证“协商于民、协商为民”呢?可以肯定地说,单凭简单地说教和形式化的职工代表大会是难以实现和奏效的!在我国不少的基层单位里,已经形成了鲜明的等级制度,人们习惯了听从上级传达“上级”的指示,习惯了不假思索地执行上级制定或下达的规划或指标。所以,从根本上提高我国的基层协商民主的真实性、广泛性和基层职工普遍参与的认知性,还必须重视培育和普及基层单位的协商文化。让协商文化深植与中华大地的沃土中,进而可以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全体职工都能自觉自愿参与的基层协商过程。

这里,协商文化是一种通过话语沟通、交流来参与的政治文化,以公共利益与集体理性为导向,具有内在妥协与包容理解的品质,其内涵包括:平等文化、法治文化、责任文化、向善文化、合作文化……进而作为践行协商民主的纽带与桥梁,可以从多个视角去宣传、教育和普及。

一、培育平等文化,促进协商各方都讲实话、说真话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推进协商民主的实质是要推进基层职工有序的政治参与,目的在于听取基层职工真实的意见,用于优化决策,其核心是强调民主地协商、平等地对话、自由地交流,在此基础上形成广泛的共识,营造平等、自由、公正、宽松的协商氛围。

不过,从媒体报道的大量事例说明,在官本位特征非常明显的基层单位中,一方面,一些基层领导喜欢搞一言堂,甚至想用自己的理解去解释国家的相关政策规范,另一方面,一些基层职工潜意识中“畏官”现象也很突出,就是给了协商的机会,也总是刻意地去附和领导的意见,不愿意在桌面上说出与领导意见不一致的看法。

因此,在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方略下,促进基层职工对权利的认同,促进协商各方讲实话、说真话,完善宪法规定的平等文化权利内容,并通过协商民主的路径贯彻落实相关规定,既是推进我们基层协商民主建设的客观要求,也是一项极为重要的时代任务。

二、培育法治文化,形成不同利益的法律评价标准的共识

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的价值取向在于优化决策和维护公平正义。马克思说过,“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在这个意义上,基层单位中,主体对合法利益的法律保护以及对非法利益打击和处罚的合理期待,正是基层协商民主建设中要追求的法治文化。

因为,基层单位体现的现代社会利益是多元的,各种利益之间甚至是相互冲突的。在学理的视野里,各种相互冲突的利益矛盾中,法律的任务和价值就在于“在最小的阻碍和最少浪费的情况下给予整个利益方案以最大的效果”。在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中培育法治文化,将法治文化、法治理念、法治精神转化为基层职工,对利益进行重构商谈的日常生活实践,可以改变某些基层单位只注重将领导利益落实到位的做法,调动起基层职工监督基层领导的积极性,也强化了基层领导“爱护我就请监督我”的意识,更是促进基层职工依法争取自身利益,把其他利益的牺牲和摩擦降低到最小限度的重要手段。

三、培育责任文化,信奉并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责任文化”是培养基层职工社会责任意识的有效载体。因为责任文化涵盖了基层利益相关各方的关系、价值观、遵纪守法等,也是尊重他人和环境,执行相关政策的实践集合,更是信奉并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责任文化贯穿与融合在协商过程中的精神、制度和行为等各个层次中。

从学理上分析,协商民主中的协商也应该包含着“讨论”和“慎思”两个方面的含义,意为“审慎地讨论”。这就是说,协商过程实际上要演绎出,通过适当讨论之后,个人依据其良知和学识,在对相关证据和辩论进行充分思考的情况下,决定支持还是反对某一决策行动。在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中培育责任文化,强调的是协商各方是理性的,是有责任感的,参与各方都要明确自身与他人的责任,而不能随心所欲地高谈阔论。具体说,协商各方都必须对社会负责,在协商中既不能随意支持领导的要求,也不能固守自己的利益不放,要依据是否有利于社会发展来决定自己的取舍,寻求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交集”。这正如哈尔贝斯所说的:“在协商过程中,人人必须怀着追求真理、服从真理的动机和愿望。”

四、培育向善文化,体现中国人文传统的历史积淀

“向善”作为一种共同价值的体现,既体现了中国人文传统的历史积淀,也反映了现实存在,更表现出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的时代导向。党的十八大报告把“友善”列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关键词之一,说明了“善”是中华民族重要的人文价值传统,深嵌在中国人文化的心理结构中。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和生活实践中,“向善文化”对内凝聚民心、对外传播形象,有助于基层单位形成利益各方,积极向善、与人为善的整体协商氛围。在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中培育向善文化,本质上是对人的“存在”的关注和对人生意义与命运的关怀,要反映出基层领导与基层职工的精神气质、人生境界和价值追求,要强调我们不仅应该倡导民主地协商,反对以官位压人,更应该倡导对人的生存状态,包括对人的生活、工作状态的关怀和思考,让职业道德、领导责任、社会公德都得到相应的重视,并使之更细化。

五、培育合作文化,在妥协中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

坦率的说,当治国方略实现从人治向法治转型后,人们思想的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差异性会不断增强,其利益要求、价值观念、文化需求等更是日益多元化。很自然,基层职工参与协商的各方都有着不同的偏好,要想形成一个大家认同的结果会越来越困难。学者是这样分析的,在文化越来越多元,冲突越来越激烈的社会中,实施协商民主一定会面临着很多挑战。因此,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建设,还需要培育起合作文化,让协商各方都乐意有所让、有所得,学会合作,在妥协中争取双赢,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

我们看到,基层领导既是主持制定基层发展目标和发展规划的领头人,又是制定基层各种规章制度的核心。以协商民主的形式让基层职工参与决策的优化,参与各方都应该具备彼此支持、互相配合、同心协力的个人品质,从而使相互体谅成为凝成合力的情绪协调,使积极参与协商成为凝成合力的行为保证。就具体的协商活动而言,必须实行广泛的民主,让每个参与者都有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和建议,真正做到相互尊重、平等、团结和协作。

责任编辑:沈伟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