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新中国70周年华诞。70年前,建立新中国是全国人民的共同期盼。歌曲《团结就是力量》唱出了人民的心声:“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1948年4月30日,中国共产党为动员全国人民实现建立新中国的历史使命,发布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五一口号”得到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热烈响应,他们纷纷发表宣言坚决支持,并受邀奔赴解放区,与中共共商建国大计。

当时,各民主党派的主要负责人大多聚集在香港。一天,时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委员的连贯找到我的父亲高天,指示他协助中共中央香港分局负责人潘汉年安排在香港的民主党派负责人及全体民主人士离港北上赴解放区。连贯说,这是南方局的指示,也是中共中央交付的任务。父亲知道,连贯是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的负责人,他是代表党给自己布置了任务。父亲的心情难以平静,他想起了在重庆,周恩来同志给他的指示……

抗战爆发后,父亲作为战地记者奔赴前线,先后参加了台儿庄、徐州、武汉、长沙四大会战,发表了百余篇战地通讯。后来遵照周恩来同志的指示,他和胡愈之、范长江一道发起创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际新闻社,并担任国新社重庆办事处负责人。在重庆,周恩来同志派秘书陈家康约见他,作竟夜谈。交谈中,父亲表达了投奔延安和加入共产党的愿望。几天后,周恩来同志派《新华日报》社长潘梓年转达了他的意见,原话是:“高天留在党外更便于工作,要背靠里面向外作战。”父亲深深地感受到,这一指示是对自己殷切的期望。

抗战胜利后,时任《扫荡报》总编辑的父亲被军统拘禁,周恩来同志闻讯立即派中共地下党员谢爽秋负责营救。谢爽秋通过军统内线协助父亲从厕所跳窗翻墙逃脱。之后,杜聿明亲自签发了通缉令,全城抓捕父亲。中共党组织把父亲安排到龙云的部队,由中共地下党员朱家壁护送他到越南避难。后来他从河内辗转到达香港,担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机关报《华商报》编辑部主任,兼任民盟港九支部秘书主任、救国会香港分会秘书长。

按照连贯的指示,父亲来到铜锣湾歌顿道7号的沈钧儒先生家中开会。会议由潘汉年主持,参加会议的有连贯和各民主党派的代表。会上,潘汉年首先介绍了解放区的战争形势,他说:“国民党已是强弩之末,全国解放指日可待,现在建立新中国的筹备工作已提上日程。中共欢迎各民主党派的朋友到解放区共商建国大计。”潘汉年的讲话得到大家一致响应,代表们一起列出了300多位在港民主人士的名单,当场进行了分工。父亲负责联络民盟的成员,包括沈钧儒、章伯钧、胡愈之、萨空了等。

与此同时,宋子文亲自赴港与李济深面谈,动员他去台湾,被李济深拒绝。宋子文又提议,由李济深牵头,联合张发奎、余汉谋、薛岳、龙云在广东另组政府,重举孙中山旗帜,直接与中共谈判。接着,美国政府也派遣曾任国民党招商局局长的蔡增基来港充当说客,怂恿李济深出面组织新政府取代蒋政府。美国总统还派了一个密使以记者身份与李济深会见,提议成立“第三政府”,李济深都坚决予以拒绝。

李济深将情况转告潘汉年,潘汉年深感事态严重,立即向中央做了汇报,周恩来同志作出紧急指示:“北上行动提前,要抢在国民党的前面。”国共香港争夺战紧锣密鼓地打响了。

由周恩来同志亲自安排,租了一艘从香港直达大连的苏联货轮“阿尔丹”号。为了不引人注意,登船时间安排在圣诞节的第二天,当时全香港都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中,就连监视李济深的特务也松懈了。傍晚,在潘汉年、钱之光的周密安排下,李济深、朱蕴山、吴茂荪等人登上一艘小游艇,还带了酒菜,在维多利亚湾佯装泛舟游玩。入夜,游艇悄悄靠上苏联货轮,李济深等人迅速登船,与早先登船的章乃器、邓初民、茅盾、彭泽民、洪深、马叙伦、施复亮等人会合。货轮神不知鬼不觉地驶离香港,经过十余天的航行,安全抵达大连。

按照分工,父亲将船票挨家挨户送到每人手中,他亲自到码头将沈钧儒、章伯钧、谭平山、蔡廷锴等人送上苏联轮船“宝德华”号,数十名民主人士搭乘轮船离开香港驶向哈尔滨。同时,连贯亲自护送郭沫若、沙千里等30余人登船离港,安全进入解放区。

短短几个月,全体在港民主人士怀着对新中国的向往,分期分批离港北上。旅途中,民革创始人之一、诗人柳亚子诗兴大发,赋诗一首:“六十三龄万里程,前途真喜向光明。乘风破浪平生意,席卷南溟下北溟。”

国民党特务做梦也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在港的300多位民主人士消失得无影无踪,全体奔赴解放区,无一人去台湾。国民党不仅在战场上节节败退,在香港的精英争夺战中同样遭遇了惨败。

1949年6月15日,在解放战争的凯歌声中,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勤政殿开幕,从香港归来的李济深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代表民革发表讲话,他说:“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是建设一个符合人民愿望的新中国的开端。”

1949年10月1日,李济深、张澜、沈钧儒等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毛泽东同志、朱德同志一道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毛泽东同志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这神圣的历史时刻定格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每当回忆这伟大的盛典,激动之余我们也不应忘记当年在香港默默为党工作的同志,开国大典的圆满成功也有他们的努力和贡献。

“要背靠里面向外作战”,周恩来同志的教导父亲牢记于心。在香港,他遵照指示,与同志们一起出色地完成了中共中央交付的任务,经受住了党的考验。这段经历父亲很少提及,一直鲜为人知,直到父亲去世时,中共组织部门在撰写《高天同志生平》中写上了这样一段话:“1948年中共中央发出‘五一口号’,得到各民主党派的一致响应。高天同志协助党,组织在香港的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分批北上赴解放区,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工作。”这简短的一段话,表明了党对父亲完成这项工作的认可。新中国的建立是多少仁人志士共同奋斗的伟大成果,每一位同志的点滴贡献党和人民都不会忽视,都会永远铭记。

最后,以我参加台儿庄大战胜利80周年纪念活动时,在台儿庄大战纪念馆高天展板前写的一首诗《台儿庄祭父》,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投身戎马一书生,战地文章遍国中。

昆明脱险出虎口,香港担荷助群英。

无冕无私忧天下,有识有志图国兴。

故地魂归堪笑慰,台庄展馆祭家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