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期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再次掀起观影热潮,目前累计综合票房已近50亿元,超越《流浪地球》位居中国影史第二,豆瓣电影评分8.6分,实现了票房和口碑双丰收,并当之无愧地拿下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冠军。中国传统神话和民间故事一向是国产动漫取之不尽的艺术宝库,《哪吒》取材于民族化传统题材,其火爆值得称道,无疑给了中国动画人极大的信心,燃起中国动画崛起的希望。

《哪吒》值得称道之处

执着的工匠精神

《哪吒》不同于粗制滥造甚至拙劣模仿的作品,不是那种为了套取政府补贴而生产的缺乏艺术创见、技术落后的急功近利之作。导演饺子,原名杨宇,光是剧本就打磨了两年,总共修改了66版,制作又花了三年。限于经费,导演不惜身兼多职,不是科班出身的他还担任了动作指导。该片采用先配音后作图的工业流程,一共20多个外包团队,1318个特效镜头,1600多名动画制作人员,仅哪吒的个人形象就设计了100多版。动画制作的时间成本相当昂贵,包括确立题材、撰写剧本、设计人物及场景、绘制二维分镜等各个环节,在日渐浮躁的社会风气下,很少有人能潜心死磕动画作品,可以说正是创作者执着的工匠精神和对动画的一腔热血造就了《哪吒》的辉煌荣耀。

独到的改编创新

《哪吒》改编了一个民间耳熟能详的传统神话故事,摒弃了1979年版哪吒反抗父权、自刎而死的设定,颠覆了传统IP中哪吒英气十足的小英雄的经典形象,创造出一个被新时代接受和认可的魔童形象。身为魔童的哪吒丑出了自己的风格,打破了观众的刻板印象。法国哲学家福柯曾说:“重要的不是神话讲述的年代,而是讲述神话的年代。”导演在新版《哪吒》中融入了现代的价值观,李靖夫妇变成慈祥有爱的爹娘,更能收获中国父母的共鸣与共情,符合时代精神。哪吒勇于抗争的形象得到了延续,只不过更多体现在对命运与成见的反抗。正如哪吒的师父太乙真人所说,“不信命就是哪吒的命”,影片的内涵得以升华。一部优秀的动画作品绝对不只是为观众带来欢笑愉悦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要引发观众思考感悟,要有深刻的人文关怀和启迪意义。在《哪吒》中,每个人物的角色设定都是丰满细腻的,没有绝对的善恶、是非和好坏,人物性格的矛盾为剧情带来了无限张力。哪吒虽然一出生就是魔丸,陈塘关的百姓都把他当作妖怪,偏见一直伴随着他的成长,就像申公豹说的,“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但是他不信命、不认命。尽管旁人对他避之唯恐不及,但是李靖夫妇给予了哪吒无私的包容、支持与爱,所以哪吒最终奋力扭转了自己的命运,并且以德报怨,拯救了整个陈塘关,保护了一方百姓。哪吒最终成为百姓心目中的英雄,但更重要的是他实现了自我救赎,完成了对自己的定义,变成了自己的英雄。哪吒的故事同时也是导演自身经历的投射。当初他放弃医学专业,投身到自己感兴趣的动画行业,自学成才,可能外人不会理解他的情怀。但是导演的父母毅然支持他的选择,某种程度上说,没有他们的支持与鼓励,就不可能有今天火爆的《哪吒》。

精良的制作技艺

《哪吒》制作耗费了三年时间,在彻底烧完经费后导演交出了这部作品,尽管他精益求精地认为还有需要改进之处,但从观众的热烈反应来看,算得上是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市场反响是对作品最好的检验。从片尾的滚动字幕中可以看到,全国共有60多家动画工作室参与了影片的制作。电影上映后也爆出了一则有意思的新闻,有一个动画师制作申公豹变豹子脸的镜头,做了整整两个月,导演还是不满意,逼得动画师辞职去了另外一家动画公司,结果好巧不巧,导演新找的外包公司就是动画师去的那家,这个任务自然又落到了他身上。这个镜头经过不厌其烦的精细打磨,最终呈现出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正是导演追求完美、死磕到底的精神成就了画面的精良美妙,不管是山河社稷图里每一帧都美妙绝伦的中国山水,还是哪吒被扔鸡蛋时充满弹性的小肚皮,都收获了观众的赞叹与喜爱。不过,导演也面临一些全新的技术问题,比如如何用哪吒的火焰包住敖丙的冰山、让冰山悬在空中、水体的特效等,此前并没有这样的先例可资借鉴,所以一切构想都需要自己去探索实践,还好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差强人意,不失大片风采。导演还有一些更好的设想,由于经费的关系没能达到完美的效果,留下几分遗憾。希望《哪吒》的成功能够燃烧国漫的“小宇宙”,打造具有中国文化内核的封神宇宙,使投资者和动画人更有信心,让后来的动画不用忍受资金短缺之苦,不至于人为限制想象力、创造力的更大发挥。

成功的点映策略

“点映”,在好莱坞被称为Advance Screening,是在电影正式公映前,片方出于观察市场反馈等目的,选择在部分影院小规模上映,以便调整。在《哪吒》上映之前的一周,超过五万场的点映成功为电影造势。在第一轮点映的时候,80%以上的排片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但在第二轮点映开始后,三线城市的排片量不断增加,口碑逐渐发酵。“炒CP”在当下的年轻群体中十分流行,指动画、影视作品粉丝自行将片中角色配对为同性或异性情侣。在7月21日点映结束后,哪吒和敖丙的CP超级话题“藕饼”在新浪CP榜上处于前三的位置。在上映前的两周多时间里,《哪吒》以点映为依托,实现口碑逐渐下沉和扩散,率先在一二线城市试水,而后向三四线城市扩散,点映的范围控制得十分精准。

搞笑的喜剧手法

赖特在《大众传播:功能的探讨》中认为,大众传播中的内容并不都是务实的,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为满足人们精神生活的需要,例如文学的、艺术的、消遣性、游戏性的内容等。《哪吒》到处充满搞笑色彩。哪吒形象既丑且萌,略带后现代意味,尤其是恶搞戏弄几位小伙伴的情景令人忍俊不禁。太乙真人一反传统神仙的仙风道骨形象,一口川普方言,酷爱饮酒,制造了不少笑点。申公豹作为反派,一在关键时刻就口吃的毛病让人捧腹大笑。连两只活宝式的结界兽也是笑料百出。这些匠心独运的喜剧化手法迎合了现代人娱乐化的趣味追求。

《哪吒》火爆背后的隐忧

衍生品市场有待完善

目前,我国电影衍生品市场尚不成熟,无法满足消费者需求。在海外,衍生品和授权带来的收入能够占到整个电影收入的70%左右。而在国内,电影收入主要来自票房和广告。所以在电影的营收结构上国内外市场存在明显差异,国内电影的衍生授权相对滞后,而且项目启动晚,打磨周期长。其实,国内电影衍生品市场有巨大潜力。《哪吒》官方授权的手办众筹已超过千万,这说明现在消费者对于衍生品的购买意愿十分强烈,即使对于手办这种价格比较高的衍生品,只要市场提供高质量产品,消费者也很乐意埋单。然而盗版却先于版权方抢夺市场,扰乱了市场秩序。可见未来的知识产权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讲故事能力有待提升

虽然《哪吒》很多细节都致敬了周星驰的喜剧电影,但是商业化的痕迹还是比较重,有讨好观众之嫌,如电影中娘娘腔的大叔可有可无,太乙真人、村民、夜叉、结界兽的部分搞笑没有多少内涵,不免落入俗套。加上囿于电影叙事的限制,有些地方有点突兀,没有交代清楚。如敖丙只和哪吒在一起踢过一次毽子,哪吒救了他一命,敖丙就放弃龙族等待千年的机会,辜负了龙族和师父的期待,冒着风险去救哪吒父母。两人感情的萌发与打斗的突发都少了应有的铺垫,经不起仔细推敲。而且哪吒在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后,当天劫来临时,他并没有做出反抗,反而是敖丙用自己的万鳞甲帮哪吒抵挡天劫。太乙真人缺乏责任担当却被元始天尊委以重任,在关键时刻喝醉酒被申公豹把灵珠盗走。龙族被天庭当作异族变相囚禁在海底不能出去,龙族理应憎恶天庭,然而却千方百计培养出敖丙希望他立功成仙后拯救龙族。哪吒对命运的抗争好像并不是来自自己思考的结果,而更像是不断受到外界的刺激而衍生出的一种叛逆心态,因为看到父亲以命换命的情景才触发了情感。总之,剧本打磨应该更精细一些,以使故事逻辑能够圆融自洽。

《哪吒》对国漫崛起的启示

既然《哪吒》是一部全龄化动画电影,那自然要采取高标准严要求的态度,摒弃低俗低幼的成分。我国动画电影分级制度应该早日确立,不然就会面临受众分层不明晰的尴尬。中国动画产业在客观上还存在许多问题亟需解决,国漫崛起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更不可能单靠一部作品的爆红而实现。根据广电总局的数据,我国每年生产的各类电影总量稳定在1000部左右,每年以动画形式呈现的只有30-50部。在内容为王的时代,讲好中国故事的叙事能力是最重要的根本,中国的经典IP、超级IP资源丰富,需要更多的创意人才去发掘、创新和提升。中国动画还需要借鉴美国和日本的成功经验,打造出中国自主原创的动漫品牌,让中国动画不仅有口碑,还要有产业价值与变现能力。可以说,中国动画的潜力不可限量,成长空间巨大,经历了中国学派曾经的辉煌,也经历了迷茫期的彷徨,如今是动漫发展的后民族化黄金时代,国漫崛起复兴梦值得所有人拭目以待。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