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同志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从“深蓝”到“阿尔法狗”,从智能制造到智能生活,人工智能已经走出实验室,开始深入现代人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作为一项革命性的技术成果,人工智能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对现有产业实现智能改革,推动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智能革命,从而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增长。然而,由于缺乏人工智能专业知识的普及,社会各方面对于人工智能的理解千差万别。或者过度夸大人工智能的功能,将其神化;或者过分宣扬人工智能的潜在危险,将其妖魔化。如果不能消除这两种错误思想,不能建立起对人工智能的客观公正的评价,我国人工智能的产业化发展也将面临巨大压力。

人工智能是否无所不能?

随着技术的持续进步,世界各国都把推动人工智能与现代产业融合、实现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升的“人工智能+”视为当代社会发展的重要方向,人工智能也成为创新创业的风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与传统机器生产不同,人工智能通过现代信息技术赋予计算机自我学习能力,通过感知模拟人类的思维过程,利用计算机强大的运算能力,实现超越人类智能的目的。人工智能是建立在现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基础上的,人工神经网络算法、海量的互联网大数据支撑以及计算机芯片更新换代带来的庞大算力,创造了今日人工智能的辉煌。

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在庞大的生态圈中,人类的优势就在于高超的学习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从而保证人类能够制造和使用各种工具,成为大自然的征服者,推进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即使强如老虎、狮子,在人类的智慧面前,也只能沦为动物园中的“笼中囚”。而人工智能的自我学习和自我决策能力,似乎打破了人们对于自身智慧的骄傲。

传统计算机只能根据人们编写好的程序执行既定任务,而决定其操作的仍然是为其输入指令的人类,计算机本身并不具有决策和思考能力。因此,计算机也只是人类发展历程中所创造出来的新的高级工具,其与原始人打猎所使用的石头、木棍等在本质上并无二致。然而,在现代信息技术的支持下,人工智能技术却赋予了机器自我学习的能力,让机器也能够实现自我学习、自我组织和自我决策,通过模拟人类的思维模式,实现类似生物智能的效果。在此过程中,决定人工智能的固然是人类所创造的算法,但是由于其具有一定的自我决策能力,因此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独立“人格”。

伴随语音识别、图像识别技术的革新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在现代智能产业发展中的应用已经成为许多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任务;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产业化,更成为许多国家推进数据信息革命的重要举措。工业机器人、专业机器人的出现,极大推进了现代工业发展的个性化、精细化和智能化;无人驾驶技术的成熟,完全改变了现代交通体系,通过“汽车产业智能+”倒逼道路交通治理体系的全面革新;借助移动互联和信息共享,物联网和智能安防把智慧城市管理、社区管理和家庭管理结合成一个庞大的信息安防系统;智能家居和智能可穿戴设备的普及,使得现代社会的每个成员都可以感受到人工智能技术所带来的革命性突破。

的确,由于受到情绪和生理的制约,人类无法像计算机一样在复杂的工作中始终保持稳定的工作输出。特别是人工智能在一些专业领域的广泛应用,更加凸显出人类生理能力在计算机的强大算力面前的弱势。围棋一度被人类视为无法被计算机征服的复杂领域,然而,人类顶级棋手李世石在“阿尔法狗”面前的不堪一击,让人类第一次感受到自身能力的缺陷;“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外科手术中的广泛应用,极大减轻了外科医生的工作压力;借助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人工智能在风险识别、风险监控、智能交易等领域得到了更多应用;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技术的成熟,使得人工智能在智能客服和无人商店等场景中逐渐取代了人类劳动力。

即使人工智能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得到广泛应用,终端产品层出不穷,更多大企业开始布局人工智能,产业竞争日趋激烈,但是人工智能的机器学习仍然只是人类运用大数据和信息技术解决自身实际需求的产物,机器的自我学习离不开人类利用算法和机器语言在输入端的设定,从而表现为一种被动学习。这绝非人们想象的机器的主动学习和自我学习。单就此而言,人工智能替代人类,完全不可能。

人工智能会危及人类的生存吗?

与宣扬人工智能无所不能的“机器万能观”相比,对于人工智能终将替代甚至终结人类历史的“机器危险论”更加甚嚣尘上。在美国好莱坞许多世界末日主题的电影中,机器与人为敌甚至摧毁人类社会的脑洞大开的设想并不鲜见,投射出人类对机器智能的忌惮。

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社会最为明显的冲击,表现在其替代了越来越多的就业岗位。在很多智能制造企业中,专业机器人早已取代了传统蓝领工人,成为流水线操作的主体。伴随着智能客服、无人驾驶、无人商场的普及,很多低技术岗位已经被人工智能占领,人们在低附加值工作岗位的就业前景面临越来越大的冲击。即使在被视为最需要知识储备和经验积累的金融投资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在场景支付、算法交易、金融风险监控等领域也在逐步被应用,金融部门的人力成本持续压缩。据花旗银行估计,未来十年内,全球银行系统的雇员总量将减少30%,而且其每年的下降速度将达到3%。仅2017年一年,中国五大国有银行就裁员近3万人,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冲击下,金融部门的就业寒冬已经到来。

人工智能不仅从技术上改造着现代社会,也挑战着当前的社会规则、法律体系,从而带来众多的道德问题乃至法律风险,进而倒逼各国制定新的法律法规,明确界定相关社会问题,约束或者引导人工智能技术的合理应用。例如,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分析金融风险、实施避险金融交易,已经成为很多金融机构智能交易的重要选择。然而,由于算法程序设定的雷同,由人工智能技术执行的高频智能交易反而更容易催生大规模单向式的金融交易,造成金融市场振荡的加剧,甚至引发系统性风险。从某种意义而言,次贷危机、欧债危机之后,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断既是人工智能在金融市场得到更加广泛应用的原因,更是其结果。在很大程度上,未来金融危机的防控有赖于对人工智能金融交易风险的监控与管理。

又如,智能医疗技术的成熟的确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医疗资源配置不足的难题,而且截至目前,尚没有公开报道的人工智能手术机器人造成的恶性医疗事故。然而,一旦未来出现人工智能医疗事故,其事故责任的界定就将成为一大难题,究竟应该归咎于人工智能技术的设定方、手术机器人的制造方、使用人工智能手术机器人的医院,还是现场操作手术机器人的医生?这种事故责任界定的困难并非只存在于假设中,与此类似,近年来多次发生的特斯拉汽车自动驾驶事故,使类似的法律责任认定成为世界各国的普遍难题。除此之外,人工智能医疗可能带来手术费用的飙升,导致更多中低收入群体无力承担医疗费用,从而加大医疗不公平,引发更多社会矛盾,这也将给现有的社会保障体制带来极大的挑战。

如今,如何规范人工智能技术的滥用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必须解决的一大难题。2019年“3·15”晚会曝光的机器人拨打骚扰电话、窃取消费者隐私信息等乱象只是人工智能技术被滥用的冰山一角。作为现代科技风口的人工智能领域吸引了全球最顶级的科技创新人才,他们专注于人工智能技术的产业应用,已经在全球催生了众多独角兽企业。然而,如果没有专门的法律规范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责任归属、信息安全等问题加以约束,任由其无序地野蛮生长,就可能将其引向灭亡的不归路。

应如何正确看待人工智能?

2017年10月,沙特阿拉伯宣布授予美国汉森机器人公司生产的机器人“索菲亚”公民身份,这是自人类社会形成以来第一位获得公民身份的机器人,自然引发了人们对于如何处理人类与机器人之间关系的更大争议。“索菲亚”在其亮相仪式上称,希望人工智能“可以帮助人类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人们不用害怕机器人。随后“索菲亚”高频率造访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表达了希望机器人与人和谐共处的愿望。

其实“网红”机器人“索菲亚”的出现,只是人工智能在现代生活中日益普及的一个缩影。尽管人工智能技术的产业化极大冲击了当前的就业格局,但就像汽车诞生之初很多人担心其会夺去马车夫的工作机会一样,担心人工智能会剥夺现代就业岗位纯属杞人忧天。事实上,人工智能技术在冲击一些就业岗位的同时,也会创造出与新技术匹配的更多就业机会,作为具有主动学习能力和自主独立人格的人类劳动者,完全可以适应全新的就业形势。

不过,新技术的应用必须依赖于新的上层建筑,法律规章制度需要因时而变,适时革新。一方面,人类需要主动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在产业发展和社会生活中的应用,从而推动人类迈向人工智能社会;另一方面,为了应对人工智能对于社会关系的冲击,要推进当前的社会治理变革,加快人工智能的相关立法进程,进一步加强对于人工智能社会应用的监管,唯此才能更好地实现人与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和谐共处。

在享受人工智能带来的巨大便利的同时,我们也应直面其带来的诸多伦理、道德和法律问题。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大会发言人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与人工智能紧密相关的立法纳入五年立法规划,并把人工智能领域立法列为加紧研究项目。这更充分体现了这一社会发展趋势,未来我国亦会通过立法引导人工智能相关的社会治理体系的巨大革新,推进人工智能在我国的健康发展。

(作者单位:天津商业大学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