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面发言: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 推进教育公平新发展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2013-02-28

  

教育是民族振兴和社会进步的基石,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执政党和政府积极改革创新,为促进教育公平作出了不懈努力,不断提高义务教育办学标准,对城乡所有学生实行免费,在去年实现了“4%”的目标。“两为主”政策得到较好落实,2011年全国79.2%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进入公办学校就读。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去年开始实施农村免费中职教育。建立了从学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完整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体系。一些地方政府也积极探索,推出了“零择校”等促进教育公平的新措施,等等。

胡锦涛同志曾指出,推进教育公平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也是一个需要逐步实现的历史过程。当前,我们已经基本解决了“有学上”的问题,然而“上好学”的问题依然突出。一方面,地区、城乡、校际和群体间存在着严重的不均衡。教育发展和资源配置呈现由东向西、由城市向农村、由高等教育向基础教育、由重点学校向非重点学校、由公办学校向民办学校梯度下降的格局。有关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中小学生均公共财政预算公用经费,东部与中西部相差10倍之多;农村不到城市的60%2010年我国高中阶段民办学校在校生规模仅占全国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12.7%。另一方面,资源结构严重不协调。公办优质教育资源太过集中,民办优质教育资源又始终稀缺,在入学和升学机会等方面形成了巨大差异。个别重点中学不断升级为“超级中学”,黑洞一般吸尽优秀的师生、资源和升学机会。调查显示,陕西省两所“超级中学”在2008-2010年考入北大、清华的学生占全省名额的6成多。机会的不均等直接引发恶性竞争:“择校风”越刮越猛,“教育交易”愈演愈烈,走关系、递条子、拼爹妈等花样迭出,滋长了腐败,践踏了公平,拉大了社会差距。

教育发展不均衡、不公平,是多种因素长期作用的结果,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经济社会发展和二元化体制的影响。我国经济社会高速度发展与差异化发展并存,直接扩大了城乡、地区、阶层间的收入和消费差距。据测算,1990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收入是农村居民的2.2倍,2011年则是3.1倍。教育发展不均衡正是城乡、地区和阶层等差异在教育上的反映和投射。也正是经济发展和城镇化带来的人口大迁移,催生了留守儿童和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等问题。长期以来的“城市偏向”发展模式,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优质资源的“点状集中”,而二元化的户籍制度,又意味着资源与机会不可能为所有人公平享有。当前“异地高考”的地方利益保护困局难以突破,症结就在于此。

二是在二元发展模式及其思维定势的影响下,教育制度、教育政策和教育决策的导向和误差。比如,我国长期实行分级办学、分级管理、分级投入的教育管理模式,“分”的多,“统”的少;在不同阶段、不同地区特别是城乡之间,教育发展的目标、地位和体制保证存在明显差异,办学条件和师资待遇执行不同标准,人为地扩大了教育资源配置的失衡。一些高考新政策也没有摆脱“城市偏向”和强势倾斜思维的影响。比如,大学“自主招生”由于考题内容涉及面广,且往往是城市、发达地区孩子才可能接触到的事物,招生名额绝大多数被城市学生占据,社会质疑声一直不断。

教育发展的失衡和不公固然有种种客观因素,但必须承认,也有着很多制度制约和人为因素;只有推进制度改革创新,才能实现教育公平的新突破、新发展。秉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理念,中共中央、国务院不断推进保障和改善民生事业,对弱势群体的关怀逐渐从单纯的经济扶助,走向体现生活尊严和保障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在这样的执政理念下,各级政府应该在大力推进经济社会科学、协调发展的同时,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着力改革创新,打破二元体制与思维的束缚,调整教育发展大观念,搞好制度的顶层设计和机制、政策的完善,分阶段、有步骤地统筹教育资源配置,循序渐进地缩小教育差距,向着教育发展均衡、公平的目标不懈努力,不断前进。

责任编辑:冯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