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同盟首页

初到民盟机关那些年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大] [小] 2021-03-15

岁月匆匆,一转眼我已经在民盟省委会机关工作了30年,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楞头小伙变成了头发花白的半百之人。回顾刚到单位那几年,不少往事历历在目,令人感慨。

1990年6月,我即将于江西大学新闻系毕业。当时尽管还有工作分配,但用人单位与毕业生双向选择的风气已起,如何落实自己的工作去向,是当时萦绕同学们心头的大事。

一天,系里来了通知:民盟省委会拟在我们系招录一名本科毕业生,愿意去的同学可以报名。说实话,我那时对民盟几乎没什么了解,只是从历史课本上知道它是一个民主党派,至于进入这家单位做些什么更是一无所知。但我觉得这是一个省级机关,应该会有自己用武之地的,于是就报了名。

不久,民盟省委会来了几个同志,找我面谈了一次。现在回想起来,实际上也算是面试。这几个同志带队的是杜伊力副主委,随行的有宣传部老部长余修、组织部老部长傅精武,江西大学民盟委员会当时的主委、法学系丁文华老师也来了。他们非常和蔼,脸上写满对后辈的关爱,问了一些对民盟的了解和认识之类的问题,我也尽我所知作了回答。几天后,就接到民盟省委会同意录用我的通知,心里非常的高兴,因为工作单位落实了,我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也终于定下来了。可以说,这几位老领导、老同志对我是有知遇之恩的。但让人难过的是余、傅、丁三位已去世多年,而杜伊力副主委也于2020年上半年在上海病逝。

我感觉民盟省委会机关的人情味很浓,因为还没有去正式报到,单位就出乎意料地给了我一个充满关怀的“福利”。1990年7月11日至17日,民盟省委会在井冈山举办民盟全省专职干部培训班,把我这个还没正式入编上岗的大学生也邀请去了。井冈山是举世闻名的革命圣地,是我从小就非常向往的一个地方,此行让我得以圆梦,激动感念不已。

在井冈山培训的这几天我很好地体会到了民盟组织大家庭的温暖,也让我对民盟工作有了初步的了解。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参与培训的同志讨论了民盟省委会拟出台的《关于当前加强思想建设的几点意见》等文件。文件中一些提法至今仍让我印象深刻,比如“坚持尊重人、理解人、关心人的原则,增强思想政治工作的吸引力、说服力”“要努力做到以诚待人、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尊重人、理解人、关心人要与严格要求统一起来,不搞无原则的好人主义”“盟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必须言行一致,正直清廉,以身作则,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影响和带动成员”等,这些提法即使在30年后的当今仍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呵。

时任民盟省委会主委的戴执中教授也参加了这次活动,他虽然兼任了省政协副主席职务,身居高位,但始终保持学者风范,平易近人,毫无官气,令人敬仰。我1986年9月进入江西大学学习时,他还是我们的校长,1987年1月后才改任名誉校长。

正式到单位报到后,我被安排在宣传部工作。当时宣传部的同志对我这个老家在外地的小伙子非常好,特别是徐奔部长,除了在工作上悉心指导外,生活上也很关心。他是学中文的,文字功底扎实,很多生僻字请教他都认识,让我十分佩服。

我在宣传部那几年的工作主要是参与《江西盟讯》杂志的采编。在工作过程中,我接触到不少老一辈的盟员。他们身上有很多闪闪发光的地方,让我铭记于心,感悟和受益良多。在此,简要谈谈三位盟内前辈的故事。

一是解放前入盟的许杰夫同志。他在我进入机关工作时仍担任着民盟中央委员、九江市政协副主席、民盟九江市委会主委等职务,虽已年近古稀,但精神矍铄、作风干练,抓工作井然有序。在迎接解放进程中,许杰夫作为民盟九江地下联络组组长,以映庐水电公司经理的公开身份作掩护,冒着危险做了大量工作,为九江、庐山的和平解放做出了积极贡献。我看过许老年轻时的照片,非常英俊。

许老曾在《江西盟讯》撰文回忆,“我是一个从旧社会过来的人,解放前多年从事农业技术和企业管理工作。1947年我加入了民盟组织,从此有机会接触上中层民主爱国人士,不断受到爱国思想的熏陶,使自己逐渐懂得怎样做人、为谁服务的道理。逐渐明白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由中国的具体历史和现实条件所决定的,是在革命和建设历史过程中形成的”。这些朴实的话语披露了他不顾个人安危、积极投身革命的心路历程。

1992年6月的一次采访,让我有幸得到与许老密切接触的机会。那年许老作为九江·自贡龙舟艺术灯会的指挥长,为了办好这次规模盛大的活动,不顾自己已年满70,从筹备到开展期间,没日没夜奋战在一线,确保灯会取得了圆满成功。我以“七彩奇灯映丹心”为题在《江西盟讯》上发表了一篇新闻通讯,记录了许老的感人事迹。正如他自己所说,“近几年来,由于工作需要,组织上决定要我担任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部分工程指挥,在几个项目的工地上不知道度过多少个日日夜夜。工作忙一点,精神疲倦一点,反而越干心情越舒畅,唯独担心的就是深怕工作没做好,不能很好地向党委和政府交出完美的答卷。”

1997年10月民盟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许老作为代表出席会议,我作为江西代表团工作人员也有幸参会。会议期间,还与许老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斯人已去,风范长存。

二是民盟宜春市委会老主委、宜春医专原副校长张年甲教授。我与张教授的个人接触其实不多,只是在省盟的一些会议上见过面,他给我留下的是不苟言笑、沉稳厚重的长者形象。真正比较深入地了解他的事迹还是在他不幸逝世之后。作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解剖学家,为了培养更多的医学人才,他年逾古稀依然奋战在教学一线。1996年1月5日在去授课的途中猝发心脏病,倒在他终身为之奋斗的岗位上,宜春医专全校师生、广大盟员及社会各界人士都深感悲痛和怀念。

特别是中共宜春地委和民盟省委会发出向张年甲同志学习的号召后,他的亲属和盟内外同志纷纷撰写文章,回忆他生前的感人事迹,并表示要学习他“爱党、爱国,对党忠诚,与党风雨同舟的坚定信念;学习他精益求精、勇攀科学高峰的拼搏精神;学习他爱校如家、爱生若子的无私品格”。 中共宜春地委老书记也欣然接受采访,谈了许多他与张年甲同志在工作、生活中的交往细节,表达出由衷赞美和深切缅怀之情。

关于如何做好教书育人工作,张年甲同志生前曾经在《江西盟讯》发表体会文章,阐述了他的观点:严于律己是教书育人的前提;在教学中渗透育人之道是教书育人的基础;以自身经历现身说法,是教书育人的重要方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来疏导、沟通思想是做好教书育人的关键;调动教研室和年级教师的积极性,齐抓共管教书育人工作。我想,这其实就是他作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的人生写照。

三是民盟上饶市委会老主委、盟史研究专家韩钟奇同志。韩主委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曾在上饶师专教授化学,教书育人成绩斐然。我记得他身材高大,当时常穿西装,头发银灰相间,戴一副黑边眼镜,显得风度翩翩。

韩主委学术兴趣广泛,文理兼通。研究领域除化学专业外,还涉及中国现代民主运动史等,尤其是潜心民盟历史的研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上世纪90年代,他以钟奇为笔名在《江西盟讯》上开辟盟史专栏,撰写了一系列研究文章。比如,《统一建国同志会始末》《黄炎培与民盟》《周恩来与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立的前前后后》《光明报史话》《李闻血案调查与审判实录》等等,文笔流畅,观点鲜明,史料丰富,考证缜密。拜读这些文章,对我来说颇受教益。

韩主委曾在《江西盟讯》上发表《盟史研究纵横谈》一文,从研究民盟史的意义、民主党派史与统一战线史的关系、盟史研究的现状、资料工作等四个方面介绍了他开展盟史研究的心得体会。他在文中提到,要搞好盟史研究,首先,“认识问题,观念问题,程序和方法问题等,要很好加以解决”;其次,“资料的发掘、整理、考订、辨伪,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是盟史研究的基础工程”。 正是靠着这种做学问的严谨态度和深厚功底,韩主委的盟史研究成果显著。2013年9月,民盟中央宣传部有关领导莅赣调研时,还与我提及此事。

韩主委不但书教得好、盟史研究得深,作为盟的地方组织领导,参政议政方面也积极有为,曾担任上饶市政协副主席、市政府副市长等职务。时光荏苒,韩主委现已年逾八旬,多年未见了。衷心祝愿他身体健康,安享晚年。

其实,除了上述三位,让初进机关的我深受教益的盟内前辈还有不少,他们的优秀品格、拼搏精神和务实作风,时时鞭策着我砥砺前行,努力走出有价值的人生之路。(民盟江西省委会专职副主委 刘新农)

责任编辑:石丰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