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景德镇,人们自然会联想到陶瓷。确实,景德镇同陶瓷密不可分,它不仅是中国陶瓷工业的主要基地,还被誉为“世界瓷都”。然而,景德镇“瓷都”名号的来龙去脉和精华所在却鲜为行外人所知。且随我开启瓷都览胜之旅,探寻延续千年的奥秘。

启程之前还得做点功课。首先,要搞清楚“景德镇”蕴含的特殊信息。这是一个极其尊贵的地名——因皇帝以年号封赐而得名。景德镇所在地区春秋战国时属楚,秦汉期间分属九江郡和豫章郡,三国时属吴地。东晋始设镇曰昌南,划入江州。至唐初属新平县,后相继归新昌县、浮梁县管辖。因该镇产青白瓷器,质量优异、名闻遐迩,北宋景德元年(1004),真宗皇帝赵恒以其年号“景德”赐名“景德镇”,沿用至今。这也是一个名实不符的地名——名为“镇”,实为江西省第三大市。

其次,要补一补陶瓷基础知识。陶瓷是陶器和瓷器的总称,生活中可以将两者合称,尽管性质相似,实际上是两类不同物质,主要是在原料、烧结温度和釉质三个方面有所差别。陶器以一般的黏土为原料,在900℃—1100℃的温度下烧结,器物表面通常不上釉或只涂部分低温釉。瓷器则以瓷石、高岭土等矿物质为主要原料,成分中富含二氧化硅、氧化铝以及多种元素的氧化物,在1200℃—1400℃的高温下烧结,器物表面须上满釉质。以上差别造成陶器与瓷器性能上的差异:前者硬度稍低,敲击时声音发闷,不透明,因无釉而光泽较暗淡;后者硬度较高,敲击时声音清脆,半透明,因上釉而光泽明亮。

由于原料易得、烧制技术要求较低等因素,陶器的诞生早于瓷器,这在景德镇也不例外。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刻本《浮梁县志》中记载,“新平冶陶,始于汉世”,表明约从汉代开始,该地区即有人烧制陶器。此后瓷器逐渐出现。景德镇之所以同瓷结缘,无疑要归因于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最主要的是其境内陆续发现规模大、质量优的瓷石和高岭土矿,使制瓷业获得了可靠的原料保证。在现今景德镇市(原浮梁县)的范围内,其东南、西南、西北部分别有三宝蓬、陈湾和大洲瓷石瓷土矿,县东北高岭山的高岭土矿更是举世闻名。

探源方能溯流,我们把首选目的地定在浮梁县瑶里镇。汽车下杭瑞高速公路后向北行驶,不久便进入浮梁县境。瑶里地处赣浙两省四县交界,沿途山清水秀,林木连绵,茶园成片,果然不负“瓷之源,茶之乡,林之海”的美名。附近的高岭是高岭土矿物学名的命名地,现已建为高岭国家矿山公园。瑶里古称“窑里”,不难想见古代此地制瓷业之繁盛。晋代中期以后,这里烧瓷人渐增,至唐代中叶已出现瓷窑成群、作坊连片的景象。瑶里现存古窑遗址67座,古矿坑127条,古制瓷作坊600多家,不愧是景德镇瓷器的发源地。当年的龙窑遗址、陶瓷手工作坊等如今已修建成陶瓷主题园区。

景德镇的瓷器生产与瓷业发展史可概括为:“民窑1600年,官窑1000年,御窑600年。”我们的考察便循着这个脉络展开。

景德镇古窑民俗博览区是景德镇唯一、也是全国唯一以陶瓷文化为主题的5A级景区。入口设在景德镇市瓷都大道古窑路1号,沿着其右侧山坡上的小径前行,即可踏上古窑探秘之旅,同时沉浸于瓷器的包围之中:路面铺设碎瓷片拼成的图案,桥墩用彩色瓷块装饰,庭院里布置着各种瓷器作为盆景,就连路边的垃圾桶也是秀美的瓷器,让人不忍丢弃废物。沿途竖立着木板组成的文字说明牌,简要介绍了从采石制泥、淘练泥土到圆器拉坯、入窑烧制等瓷器制造的数十道工序。

博览区中心的广场上竖立着窑神童宾高大的青铜塑像。童宾乃明代烧窑技师,隆庆元年(1567)生于景德镇里村。万历二十七年(1599),御命制造大龙缸而久烧未成,窑工深受迫害。童宾为表抗议,纵身跳入烈火熊熊的窑内,以骨作薪,竟使大龙缸奇迹般地烧制成功。窑工遂将童宾奉为风火仙,塑像立祠、尊崇祭祀。眼前的窑神塑像高擎火炬昂首前视,尽显舍生取义之志。

从窑神广场右行即新的阶段——官窑时期。其实唐代已出现官窑萌芽,包括官办瓷窑和官督民办但专为官府烧制瓷器的窑厂。宋真宗赐名堪称官窑发展的里程碑,从此器皿底部标明“景德年制”等年号的做法渐成惯例。南宋高宗时更在杭州凤凰山麓建官窑,后成为我国五大名窑之一。元初则在景德镇设全国唯一的贡瓷管理机进入主要展区,陈列着历代各式典型瓷窑。瓷窑始于晋代中期,隋唐五代时逐步进化,宋以后更为成熟。宋代龙窑依山坡修建,宛如卧龙蛰伏,适合快烧,被称作青瓷的摇篮。元代馒头窑敦实厚重,保温性好,从中诞生了著名的青花瓷。明代葫芦窑前大后小,如葫芦卧地,便于控制窑内温度,兼具龙窑和馒头窑的优点。清代的狮子窑形如雄狮,投柴口大,是烧制日用瓷器的理想窑口;镇窑规模较大,窑房为两层木架结构,窑炉形如鸭蛋,以松柴为燃料,窑身较长,故可在不同部位分别装烧要求不同温度火候的瓷坯。历代瓷窑五花八门,各有千秋。遍访之余,仿佛读懂了千余年来景德镇地区民窑发展的浓缩历史。

前已述及,宋真宗景德元年,瓷器生产重地昌南被赐名为景德镇,瓷器生产就此进入新的阶段——官窑时期。其实唐代已出 现 官 窑 萌 芽,包括官办瓷窑和官督民办但专为官府烧制瓷器的窑厂。宋真宗赐名堪称官窑发展的里程碑,从此器皿底部标明“景德年制”等年号的做法渐成惯例。南宋高宗时更在杭州凤凰山麓建官窑,后成为我国五大名窑之一。元初则在景德镇设全国唯一的贡瓷管理机构——浮梁瓷局,强化了为官僚阶级服务的官窑制度。

官窑制度的巩固进一步促进了制瓷工艺的发展与成熟。明末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对景德镇制瓷工艺的原材料配制、成型、上釉、烧成四大主体工序以及更多辅助工序作出详细介绍,更感叹曰:“共计一坯工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其中微细节目尚不能尽也。”

明太祖朱元璋非常重视景德镇瓷器。洪武二年(1369)于景德镇设御器厂(亦称御窑厂),专为皇家制造和供奉瓷器,使景德镇瓷器生产进入御窑阶段。景德镇珠山脚下的明清时期皇家窑厂遗址,现已划定面积超过50000平方米的保护区,建起御窑厂考古遗址公园。园内修复了数处古窑炉遗迹,设立了御窑厂历史陈列馆、御窑工艺博物馆和官窑博物馆。

御窑并不能垄断全国的瓷器行业,但仅为最高统治者服务的宗旨确保了产品质量精益求精的唯一性和技术工艺至高无上的权威性。在外形如巨大瓷窑的御窑博物馆内,我们看到无数精美绝伦的瓷器极品,也看到堆积如山的瓷器碎片,那便是不合格产品被就地粉碎的结果。一个展柜中陈列着一口明正统年间制造的青花大龙缸,独特的是这口龙缸系由百余块碎片拼合而成,画面上五爪游龙栩栩如生,破碎裂纹俱在,震慑威力犹存。清代督陶官唐英曾发现作为“落选之损器”的青龙缸,并写有《龙缸记》咏物抒怀。

经过一千六七百年的传承与创新,以江西景德镇为代表的我国制瓷技艺早已发展至炉火纯青、尽善尽美的境界,创制和积累的各式精品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中独特的瑰宝。在2015年迁入现址的中国陶瓷博物馆内,人们既可详尽了解景德镇瓷器的发展历史,又能尽情欣赏历朝历代的瓷器精品。

唐代多是青瓷和白瓷。前者釉面青绿,后者胎釉俱白,两者均胎体致密,透光性好。宋代是影青瓷。其釉色白中泛青,青里透白,色泽淡雅,质地晶莹如青白玉,亦称青白瓷。元代则是青花瓷、釉里红瓷。青花瓷器系用氧化钴青料在白色坯胎上绘制纹样,施以透明釉后一次烧成。唐代中期青花瓷初见,至元代青花瓷器构图丰满,层次清晰,蓝白相映,素雅美观。以氧化铜作涂料时便出现红色图案,称为釉里红,晶莹剔透,更为珍贵。明代有青花瓷、斗彩瓷。宣德年间青花瓷发展至顶峰,因使用进口涂料和受外来文化影响,风格有变。其纹饰丰富,多见花卉、动物和人物,常带题款;还出现扁瓶、折沿盘、带盖瓷豆等多种新器型。斗彩是以釉下青花与釉上彩色相结合,以勾勒填充、点缀、渲染、覆盖等多种装饰方法并用的彩瓷工艺,成品五彩缤纷、绚烂多姿,以成化年间为鼎盛。清代则有郎红釉瓷、粉彩瓷。郎红釉因始出于督陶官郎廷极督烧的窑口而得名,釉质凝厚,玻璃感强,以色泽鲜红者为极品。粉彩是在古代彩绘基础上汲取珐琅彩工艺创制的釉上彩装饰技艺,在烧成的白色瓷器釉面上,用珐琅料中掺入具乳浊效果的玻璃白料进行彩绘,然后用低温炉火二次烧烤定型。粉彩瓷精致艳丽至极,故被誉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鲜艳夺目,工致殊常”。

瓷都览胜之旅似乎永无尽头。回眸时只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更有一路赞赏、一路惊异,果然不虚此行。

(作者单位:东南大学创造工程与创造教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