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是一座文化底蕴深厚和颇具个性风度的城市。我特别钟情于哈尔滨的一条条街路,行走在那些意蕴深邃、风情万千的街路上,能欣赏一道道迷人的风景,还经常会有不少惊喜的收获。

清晨或午后,抑或灯火辉煌时分,我沿着一条名字洋气或朴素的街路,悠然地走去,目光所及,林立的高楼大厦中间,不时会看到一栋圆顶的或尖顶的欧式建筑,或年代久远的红色、黄色的洋楼,路边常见的是高大的糖槭树、白杨树、榆树、柳树,也有一丛丛的丁香树、一排排的常青松,众多大大小小的光鲜的店铺中间,夹杂着会唤起不少人记忆的老字号。街边的风景,既古朴典雅又现代动感,既浪漫摇曳又有浓郁的人间烟火味。

街路,可以成为打开一座城市的钥匙。哈尔滨中央大街,被赞为“亚洲第一街”。它南接新阳广场,北达松花江畔的防洪纪念塔广场,始建于20世纪初,长1400多米,整条街选用长18厘米、宽10厘米的“面包石”铺就。历经百余年洗礼,中央大街的石头街面被打磨得愈发坚固,那光滑而厚重的街石沉淀了无数的历史风云,还在闪着诱人的光泽,我有时很想赤脚上去走一走,体会一下在法国香榭丽舍大街上漫步的那种美妙感觉。

中央大街两旁有70多幢历史建筑,包罗了文艺复兴、巴洛克、折衷主义、新艺术运动等多种建筑艺术风格,被称为“欧式建筑艺术博物馆”。中央大街目前已形成典型的欧式商业区和欧陆风情展示区。大街上久负盛名的华梅、塔道斯、马迭尔、露西亚等西餐厅,依然魅力四射;现代商城纷纷拔地而起,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琳琅满目;大街上还经常有各类灯光秀、模特秀、音乐秀、美食秀……

霓虹灯初上的中央大街,更是色彩斑斓、美轮美奂。从一扇扇形状各异的窗口放射出的奇异而梦幻的灯光,柔柔的、暖暖的,与精美的建筑艺术巧妙组合,相映生辉。身心清爽地在街上缓缓而行,可以喝瓶格瓦斯,可以听听音乐发烧友的手风琴演奏,还可以选一家露天小店,来几串烧烤,再来一大杯扎啤,慢慢品味。我有时也会去附近的圣·索菲亚教堂,去欣赏教堂向外突起的红砖墙面、形似洋葱的墨绿色屋顶、垂直叠收式钟楼、对称的尖塔、铁艺装饰,去看看教堂前广场上那些可爱的鸽子……

冬日的中央大街景色也十分迷人。雪后的街边玉树琼枝,微风拂过,凇花飞溅,美不胜收。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手里举一根糖葫芦,跟披挂白雪的雕塑打个招呼,给商铺门口的雪人系上红围巾合个影,呵气成霜,脸冻得红扑扑的,我仍会兴致勃勃地跟随许多爱逛街的人,慢慢地走着,东瞧瞧,西看看,像在逛大观园。

中央大街每年都会举办冰雕艺术文化节、街头音乐文化节、西餐文化节等文旅活动。在一个个热闹的节日里,市民们纷至沓来,游客也络绎不绝,整条街变成了欢乐的海洋。人们三五成群地拍照,或排长队买新出炉的大列巴。美食、美景、美人汇成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叫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中央大街两侧20多条辅街上,至今还保留着许多红色遗迹,那一座座伫立在历史尘烟下的旧址,虽然早已被都市的繁华所遮蔽,甚至有的地方已旧痕难觅,但哈尔滨通讯社、天马广告社、哈尔滨口琴社、东北早报社等一个个庄重的名字被我默默地念出时,我的脑海中便立刻浮现出这座英雄城市的峥嵘岁月,看到了无数先辈们英勇抗争的身影。

西十五道街9号有一幢中国老式的三层楼房,青砖砌筑,磨砖出檐,石灰抹面。中共北满特委书记兼哈尔滨市委书记孟坚曾住过这里。1930年12月,中共北满特委扩大会议于此召开,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中共满洲省委书记陈潭秋及王鹤寿、孟坚等九人参会,研究中东路工人年关斗争等问题。会议一直开到深夜,窗内照射出来的灯光引起巡街警察、特务的注意,陈潭秋、孟坚等七人不幸被捕,1932年7月被营救出狱。

继续往前走,西十五道街33号,建在那栋带拱形窗的三层阁楼上的天马广告社,是当时地下党组织和左翼文化人士的联络点。1931年8月,著名文化战士金剑啸被党组织派回哈尔滨,开展抗日救国宣传和革命文艺活动。金剑啸以天马广告社为掩护,团结萧军、萧红、罗锋等一批进步人士,在血雨腥风的岁月里,秘密从事革命文艺活动。如今,这里已是哈尔滨党史纪念馆。

毗邻的西十四道街15号,曾是中共在北满地区创办的第一家公开报纸《东北早报》的旧址。《东北早报》于1925年8月15日创刊,创始人李铁钧1923年从天津法政学校毕业,赴哈尔滨负责学运工作。报社主笔张昭德,曾与瞿秋白、张太雷是北京俄文专修馆的同学。

西十四道街42号则是创建于1923年9月16日的哈尔滨通讯社旧址。1923年3月,北京铁路总工会负责人陈为人和“二七”大罢工主要领导人之一的李震瀛接受组织委派,赶赴哈尔滨筹建党团组织,哈尔滨通讯社是中国共产党在哈尔滨的早期宣传阵地。1923年10月,在陈为人、李震瀛的领导下,中共哈尔滨组正式成立,成为中国共产党撒在东北大地上的第一颗革命火种。

很少有人知道,西十三道街48号曾是东北地区第一次党代会遗址。西四道街2号是1935年成立的哈尔滨口琴社遗址,当年,爱国志士们以演奏口琴曲的方式,宣传革命思想,汇聚抗日力量。

西头道街41号那座古朴的黄色小楼,曾是国际版的“地下交通站”——哈尔滨国际交通局所在地。作为秘密的政治交通组织,哈尔滨国际交通局承担着中共东北地下党组织与第三国际之间的联系工作。1924年,李大钊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参加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1928年,瞿秋白、周恩来、邓颖超等人参加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他们都是经过这条秘密交通线出入境的。

坐落于中央大街89号的马迭尔宾馆,是一座新艺术运动风格的法式建筑。1948年9月29日,马迭尔宾馆接待了第一批民主人士,他们就筹备新政协进行热烈讨论、协商。1948年,在马迭尔宾馆二楼会议室,召开过三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马迭尔宾馆见证了筹备新政协与协商建国工作的重要时刻。

哈尔滨是一个特别敬重英雄的城市,英雄的名字已融进大街小巷,红色精神正继续传递。这座城市有四条以东北抗日联军英雄命名的主要街道:尚志大街、靖宇街、一曼街和兆麟街。围绕这四条环形红色主题街道,以及这个线路周边的数十个革命遗址、遗迹和纪念馆,哈尔滨市正着力打造“英雄城国防教育景观线”。

穿过一条条承载着红色记忆的街道,走进致敬英雄的尚志公园、靖宇公园、一曼公园和兆麟公园,走过一所所传承英雄精神的雷锋小学、一曼小学、杨靖宇红军小学、苏宁小学、继红小学、育红小学……我会油然心生感恩、敬重与自豪之感。

哈尔滨的很多街道名字凝聚了深厚的文化意蕴,像一张张闪亮的文化名片,在不断地讲述着这座城市赓续传统文化、开创现代文明的热切期望与行稳致远的动人故事。譬如寓意文运昌隆的文昌街、寓意宣扬教化的宣化街,等等。

说到哈尔滨特色鲜明的街路,自然不能错过南起安心街北至安隆街、东起安道街西至安红街的“安字片”街区。因南高北低的斜坡地势,加之早年位置偏于一隅,“安字片”街区被老哈尔滨人俗称“偏脸子”。起初,这里仅有1905年日俄战争后形成的安静、安道、安隆几条土街,随后拓展出安和、安详、安德、安发、安康等街路,早期居住在这里的有俄国人、波兰人、犹太人、土耳其人、闯关东的中国人等,他们汇聚于此,摆地摊儿、开商铺、建酒馆、盖洋楼,在热气腾腾的人间烟火中,年复一年地守着寄托希望和安稳的一条条街道,坚韧地穿越苦难,将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电视剧《人世间》中提到的半个世纪前的“光字片”街区,勾起了不少老哈尔滨人的记忆:光仁街、光义街、光礼街、光智街、光信街,连起来正是“仁义礼智信”。那些浸润着传统文化的街区,寄寓着人们向美好生活迈进的憧憬。如今,“安字片”早已告别了曾经的低矮脏乱挤,呈现在眼前的是新阳路、通达街、民安街、共乐街林立的高楼、宽敞的街路、热闹的公园、精美的绿化。从一个个街名的变迁中,不仅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哈尔滨的沧桑巨变,还可以体会到这座现代城市的文化传承与创新。

当然,我走过次数最多的街路,还是当年求学和如今工作的哈尔滨师范大学附近。哈尔滨特别著名的美食一条街——师大夜市,就开在师大西门的文兴街上。每当夜幕降临,上百家的美食摊车便汇聚到街道两边,拥挤着一字排开,蔚为壮观。天南海北的特色小吃令人眼花缭乱,烧烤煎涮烫煮,各亮绝技,比赛着诱人,边做边卖,香气缭绕,可大快朵颐,亦可细嚼慢品。边走边吃,熙熙攘攘的人流不停地涌动着,每个人都在尽情地大享口福,许多游客也争相来此“打卡”。

紧挨着文兴街,是几条以“兴”字命名的街路,穿行在这些街路上的大学生特别多,因为东北林业大学和哈尔滨师范大学都在川流不息的和兴路上。

与好友聊起如何深入了解哈尔滨这个话题时,我郑重地建议,不妨先翻阅哈尔滨的街路这部厚厚的大书,此书包罗万象,内容极其丰富。没错,哈尔滨的每一条街路都图文并茂,都在精彩纷呈地叙述着过去、描绘着未来,值得细细阅读、细细品味。

(作者单位:哈尔滨师范大学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