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龙的形象源远流长。早在五六千年前的红山文化中就出现了玉龙,而三四千年前的二里头遗址中的陶片上也有龙的形象。龙在画中出现,则至少在距今2200多年的战国时期。1949年湖南长沙陈家大山楚墓中出土的《人物龙凤帛画》和1973年长沙子弹库楚墓出土的《人物御龙帛画》是目前所见最早的以龙为主题的帛画。画中的龙简洁而抽象,尚未具有明显的各种动物汇聚而成的特征。

到了汉代,汉画中出现的龙的形象已经较为完备和成熟了。有学者将汉画中的龙概括为:“龙首有角,髭和胡已经出现;腹部凸起,与颈尾有明显的区分,腹上还出现鱼鳞;四肢结构合理,爪一般分为三;尾部细长。”可知至少在汉代,龙就已经初具雏形。湖南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T形帛画由上至下分为天上、人间和地下三部分,其中天上部分有两条舞动身躯的龙,雌雄两龙对称排列。在河南永城芒砀山柿园墓发掘的西汉梁王壁画中有《四神云气图》,画中的龙长鹿角,张大嘴,身躯细长,扭动成倒“S”状,龙身呈青铜色,笔致工整,颇有金属质感。河南洛阳金谷园新莽墓壁画《双龙穿璧图》中,可见双龙戏珠,扭动的身躯呈波浪曲线,龙身以墨线勾出轮廓,再以白色和朱砂点染。汉代画像砖中也出现了一些雕刻的龙的图形,如东汉时期《瑞兽羽人画像石》中就出现了群龙嬉戏场景。群龙和羽人、翼虎共同形成画像砖中难得的造型生动的艺术精品。虽然这些龙都是浮雕,但在拓片中,我们可以见到类似绘画的平面构图。这些图案成为早期画龙的雏形。

到了晋代,画像砖中出现的一些彩绘龙画更能见出画龙图像演变的痕迹。在一件被定为西晋时期的《青龙画像砖》中,龙身如蛇形,四肢如鸡爪,头部如牛头。作者以墨线画出龙身,以“#”字勾勒出龙鳞,四肢及头部以朱砂描绘,头和身子呈倒“S”状,龙口中吐出类似蛇的信子,前身弯曲,张牙舞爪。画中的龙完全是写意的笔法,变形夸张,栩栩如生。一般的龙往往是可怖的形象,而此画像砖中的彩绘青龙却给人一种有趣而可爱的想象空间。

无论是汉代雕刻(线刻)或帛画、壁画中的龙,还是西晋时期画像砖上的彩绘龙,都是民间画工所为,显示出民间工艺与民众的审美意趣。在中国绘画史中,出现画龙的名家要到魏晋南北朝时期。据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家》记载,南北朝时期,梁朝画家张僧繇在南京的安乐寺画四条白龙于壁上,却不点眼睛,说“点睛即飞去”。“人以为妄诞,固请点之。须臾,雷电破壁,二龙乘云腾去上天,二龙未点睛者见在。”这是成语“画龙点睛”的由来,有夸张和演绎的成分,但据此亦可看出张僧繇画龙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从该传说中可知,张僧繇所绘之龙应为壁画。三国时期的曹不兴亦有擅画龙的记载。

古籍记载,唐代出现了画在绢上的龙:“唐《画龙图》在东浙钱氏家,绢十二幅作一帧。其高下称是,中心画一龙头,一左臂。云气腾涌,墨浪如臂大。笔迹圆劲,沉着如印,一鳞如二尺盘大。不知当时用何笔,如此峻利。上脊吴越钱王大书曰‘感应祈雨神龙’,并书事迹。旧题作吴道子,要知唐人无疑也。”据此可知,唐代出现传为吴道子的绢本《画龙图》。在画史记载中,吴道子也是一位兼擅画龙的名家,据传其“画内殿五龙,其鳞甲飞动,每天欲雨,即生烟雾”,可知其在画龙方面游刃有余,已经具备很成熟的技巧。此外,唐代开元年间的冯绍政(一作冯绍正)亦擅画龙,所画龙“有降云蓄雨之感”,“时称其妙”。

到了五代和两宋时期,出现画龙的高峰,独擅画龙人数最多者便出现在这一时期,据粗略统计,有董羽、传古、吴怀(淮)、侯宗古、郗七、刘赞、任从一、阎士良、陈容等,其他兼擅画龙者就不胜枚举了。董羽“以龙水得名于时,实近代之绝笔也”;传古为画僧,被称为“画龙唯五代四明僧传古大师其名最著。观其体则笔墨遒爽,善为蜿蜒之状”;吴怀(淮)所画之龙“与世所见龙异甚”;侯宗古和郗七都是画院画家,均曾于西京大内大庆殿御屏画龙;刘赞工画花鸟、龙水,“迹亦兼美”;任从一工画龙水,“为时推赏”。他们均以画龙擅绝一时。此外,宋人董逌在《书阎士良画龙》中谈到:“世传画龙工者,若吴淮、传古则常见之,张僧繇、曹不兴、冯绍政,世未识焉。今人画龙,形状甚近,君所画奇劂怪诡,果何据也?《淮南子》曰:今画龙首,不知为何兽也。若此画甚异,岂龙形状果若兽邪?余家以豢龙得氏,子孙尚不识形肖,惟画者所为,可以自知愧哉!李绅谓:目识者寡,故工得以诡乱形状,神其变化。然则为此图者,所谓不随流俗者也。”不仅言及阎士良的画龙,更谈及以画龙擅名者及其时画龙的风尚,乃考察五代两宋时期画龙的重要文献。

虽然宋及以前有诸多关于画龙名家的记载,且画像砖和壁画中也出现不少彩绘的龙画,但真正有纸绢等卷轴画传至今日者,则是要晚到两宋时期的李公麟、陈容诸家。据不完全统计,就目前所见作品而论,有画龙作品传世的宋朝画家有李公麟、陈容、马远、马麟、李遹、牧溪等。到了元代及明清时期,画龙名家就更多了,使这一题材得到绵延不断地发展。

(作者单位:中国国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