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已有两年,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引发了21世纪以来第二次全球经济衰退。2020年,中国是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2021年,全球经济逐渐从衰退转为复苏,进而低增长,我国经济增长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外依然严重,在国内时有反弹,全球共同抗疫、协同经济振兴的机制脆弱。因此,在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同时,我国应加快推进经济振兴,从而引领全球经济复苏。

以扩大投资驱动产业技术升级、设备更新

投资是国民经济活动的起点。当前我国投资方面的利好因素是,在2020年投资低迷的基础上,2021年前三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同比增长7.3%;工业制造业尤其是高技术产业,以及农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都达到两位数;投资因素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到15.6%。投资方面的不利因素是,基础设施领域的固定资产投资不能满足国民经济的紧迫需要;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成为投资增长的制约因素,2021年以来生产价格指数突破两位数,10月同比生产价格指数上涨13.5%,其中生产资料价格上涨17.9%,在40个工业行业大类中,价格上涨的有36个行业。生产价格指数上涨将带来工业制成品价格普遍上升,由此将传导到生活资料价格上升,以致拉动消费者物价指数的上升。期待随着扩大投资,投资品产出增长,投资品物价得以回落。经济振兴需要从扩大投资入手。

一是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尤其加大城乡公共设施基本建设投资。加大城市公共交通设施、智慧城市基础设施、清洁能源利用等建设投资,加强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的智能化基础设施投资;加大乡村水电路、网络通信等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教育和医疗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投资。落实《全国高标准农田建设规划(2021—2030年)》的资金投入,确保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投资到位,同时吸引民间投资,以及落实农田水利设施的维护经费。

二是要加大以数字化、网络化为主要内容的“新基建”投资。“新基建”项目是“十四五”国家重要投资方向,当前要加快完成5G基站布局,使互联网覆盖全国城乡,加快特高压、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城际高铁和城际轨道交通的建设进程。“新基建”项目的投资和实施,将为国民经济的数字化、智能化提供基础设备,也带动数字经济和相关产业经济增长,“新基建”驱动经济振兴势在必行。

三是加大工业尤其是制造业投资规模,实现产业技术升级和设备更新。一方面,加大先进制造业和现代装备业投资力度。以数字技术升级数字工业,促进以数字化、智能化为特征的高技术产业的发展。保证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车、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轨道交通装备、民用航空航天装备等战略重点产业的投资和建设。另一方面,切实保证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资金投入。加快食品加工、纺织、木材加工、电子、金属冶炼和加工等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升级和设备更新。此外,在采掘、建筑、交通运输等产业实现数字化技术升级和装备更新。

四是加大新兴服务业投资,助力新兴服务业开发新业态、新模式。为此,要加大包括计算机服务、软件服务、租赁、商务服务、科技交流、咨询服务等产业的投资,加大零售商业、金融服务、旅游服务的网络化、数字化资金投入,并保障维护资金的落实。针对新兴服务业,坚持大型平台企业投资和中小微企业投资并重,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模式并行。

以拉动消费带动内需提升、市场扩容

经济增长的目的和归宿在于社会消费。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既有的新常态经济进程,直接冲击了国民经济,部分产业经济严重下滑,社会消费明显下降。经过政府统筹和举国发力,抗疫和经济两手抓,2021年前三季度,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6.4%,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8.5%,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4.8%。当前拉动消费的利好因素是消费者物价指数基本在可控范围,除了工业消费品有一定涨价和燃油价格上涨较快外,主要食品价格都比较稳定。投资的扩大,将带动就业和居民收入增长,进而提升居民消费率。当前我国经济振兴关键在于创新服务消费项目、扩大消费品市场、提升居民消费能力,以消费拉动内需,带动经济增长。

一是支持传统消费服务业转型和创新,提升内需空间。创新旅游服务业,拓展国内和短程旅游消费,开发特色旅游、红色旅游和生态旅游项目;开发乡村旅游、郊区旅游和绿色旅游,从而带动新农村建设和增加农村居民收入;开发假日经济、夜市经济和地摊经济,活跃消费市场。

二是开发满足社会需要的新兴服务业,扩大消费服务市场。积极开发投资和创业咨询、财务管理咨询和代理、法律咨询和律师业务、医疗保健咨询等服务业;开发创意文化服务业、新媒体服务平台。探索数字化、网络化教育培训服务新模式,促进教育培训服务业的转型。开发以老年为主要服务对象的银发经济,拓展多种养老服务模式,开发专业化老人照护服务,扩大家庭养老床位和护理型养老床位,探索老年体育与休闲、娱乐与保健服务等消费模式。

三是完善商业互联网和拓展平台经济,促进城乡居民数字消费。要加强各类商业服务平台建设,搭建完备的供应链系统,充分利用数字平台的资源共享和消费分享的功能,完善线上交易和线下实体服务;依托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功能,向城乡居民提供便捷的数字服务,满足居民的数字消费需要。

四是加强物价监控和调节,保护城乡居民利益。畅通农产品销售渠道,减少流通环节,降低交易成本,稳定农产品价格;注意控制工业消费品价格过度上涨,防止关乎国计民生的蔬菜、肉禽蛋价格的大起大落。在价格调控中保护城乡居民的利益,增加居民收入,提高居民消费能力。

以加大出口推动国内经济和国际经济双循环发展

2020年以来,全球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以及国际旅游、国际航空等领域都出现了严重的衰退。经济领域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也加剧了国际经济交流的困难。我国进出口贸易也遭受重挫,对外经济的规模进一步收缩,服务贸易下降严重。目前,我国进出口贸易逐渐从2020年的低谷中走出来,2021年前三季度我国货物进出口同比增长22.7%,出口22.7%,进口22.6%,略有顺差。出口贸易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达19.5%。另外,我国推行多年的“一带一路”倡议已经为和相关国家进行经济合作与共同发展奠定了基础。鉴于目前疫情和国际经济形势,我国实现经济振兴,需要调整外贸战略,以扩大出口带动经济增长。

一是以面向国内市场为重点,实施国内经济和国际经济双循环推进。在全球疫情抑制进出口贸易的不利条件下,应当以国内市场为主渠道,稳定和巩固原有市场,积极拓展新的出口市场,实现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对接和互补,推进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形成,随时迎接国际经济复苏。

二是加速国际产业链、供应链重构,合理布局外贸战略。疫情既打乱了产业链和供应链,也引发了产业链、供应链的区域化现象。因此,要积极应对、合理布局我国的出口重点和方向;支持中小微企业开展出口贸易,开发跨境电商新的外贸渠道;加强与各国的合作,促进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重构和畅通,尤其在高技术产业的产业链和供应链上。国际产业链、供应链重构将为全球经济复苏带来机遇,我国应在重构中抢占先机。

三是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带动出口贸易增长。实施“一带一路”倡议是我国加入国际经济循环的重要举措,经过近10年的发展,在基础设施建设和进出口贸易上有相当成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是不发达经济体,经济联系和利益关系紧密,当前应深化“一带一路”区域经济合作,将“一带一路”合作国家作为我国出口贸易的重点,发挥我国基建优势,以服务相关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带动技术、劳务和货物的出口。

四是稳定发达经济体市场,积极扩大不发达经济体市场。积极拓展与发达经济体之间在能源、抗疫和高技术产业领域尤其是关键技术上的交流与合作,通过国际服务贸易实现各方利益。对于不发达经济体,我国应对其加大抗疫医药和设备的供应,通过扩大抗疫出口,帮助相关国家应对疫情、恢复生产,促进国际经济的正常化,体现大国应有的国际担当。

(作者单位: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