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2023年10月7日至8日,全国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会议在京召开,首次提出了习近平文化思想。习近平总书记在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重要指示中强调,着力赓续中华文脉、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着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促进文明交流互鉴。这一重要论述为新时代讲好中国故事提供了行动指南,是国际传播工作的重要遵循。讲好中国故事是加强文明交流互鉴的客观需要,也是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和国际话语权的必然要求。讲好中国故事要深挖中华文化精髓,丰富多元叙事角度,用好数字技术,通过提升中国文化的感召力,增强中国故事的吸引力,提高国际传播效力。

深挖文化精髓,用好文化符号

首先,要固本培元,从中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我国拥有5000多年的历史文化,沉淀了许多丰厚的优秀传统文化和习俗。不同年代、地域、形态的中华文化共同绘就了多彩的中华文明,构成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这其中既有美美与共的和合思想,也有各美其美的独特性;既有愚公移山的奋斗精神,也有天人合一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理念。要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涵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风俗习惯,为中国故事提供多元化素材和精神内核。此外,中国拥有57处世界文化遗产以及中国剪纸、昆曲、中国皮影戏等43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文化遗产是我们祖先的思想结晶,也是我们开展二次创作的灵感之源。要做好文化遗产转化工作,激发文化遗产活力,将文化内容、价值、形式、创意相融合,以文创产品、时装设计、动漫形象等多样符号“走出去”,让外国受众从这些文化符号中感受中国之美,增强他们了解中国的热情和兴趣。

其次,要传播红色文化,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红色文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在生产生活的具体奋斗实践中形成的文化,体现着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中国共产党的故事是中国故事最生动、最鲜活的组成部分。然而,囿于不同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等现状,海外受众听不懂中国红色故事。要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切忌填鸭式灌输和单方面说教,而要注重深挖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奋斗过程中的共同价值观念。比如,以爱国主义情怀为主题,讲述中国共产党救国救亡、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故事,能够唤起不同受众基于本国本民族独立自强历史的共同感受和感动,从而激发世界人民对中国红色文化的理解和情感共鸣。

最后,要弘扬和展示中国式现代化的文明成果。中华文化既是历史的、也是当代的,中国式现代化赋予中华文化以现代力量,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讲述中国故事,要注重讲述中国式现代化的时代故事,破除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刻板印象。以乡村振兴、生态文明建设、科技创新等中国式现代化发展中真实、感人的故事为切入口,阐释中国理论、中国道路、中国制度以及中国文化,以此来反映中国取得的重大成就。比如,将生命奉献给乡村振兴事业的第一书记黄文秀的事迹、将荒漠变林场的塞罕坝治沙故事、中国筑梦太空的故事等。这些故事共同蕴含了新时代中国人爱国奉献、吃苦耐劳、自力更生等优秀精神品质,勾勒出中华民族蓬勃向上、锐意奋发的发展态势,能够让世界看到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更好地体现当代中国的国家形象。

丰富叙事角度,多层次讲述中国故事

由于不同国家和人民在立场、思维方式上的差异,我们的对外宣传效果在跨文化交流中难免会打折扣,影响中国故事的讲述和表达。这就需要在传播中创新叙事方法,用能懂、易懂的方式向世界人民展示中国文化、讲述中国故事,构建中国式现代化的国际传播叙事体系,增强中国叙事介入世界叙事的能力。

巧用文艺作品开展柔性叙事。相比于铺天盖地的“硬宣传”,柔性叙事通过有情节的故事、情感化的表达等方式来阐释主题,更能激发受众共情。电影、电视剧、小说、游戏等带有娱乐性质的传播载体与文化的适配性高,能够巧妙融合并互相赋予全新的生命力。近些年来,中国科幻走出国门,在海外引发热烈反响,就是一种成功的尝试。2015年刘慈欣的小说《三体》获国际大奖,风靡全球;2019年电影《流浪地球》在海外吸引大批影迷;2023年的《流浪地球Ⅱ》跻身北美票房前十,国外一些影评人发布测评视频,自发为影片宣传。中国科幻聚焦人类共同的未来,加入具有中国特色的价值表达,突破了西方的叙事体系,成功创造了突显中国风格的新科幻叙事。海外受众不仅能从中国文艺作品中感受到飞扬的想象力、多彩的中华文化,也能从中了解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价值追求,增强情感上的亲近性、互动性。

将国家叙事与个人叙事相融合。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改变了传播的格局,成为人际间交流的主要形式,人们对信息的获取趋于碎片化、个性化、多渠道化。当下,个性化博主、网络达人层出不穷,他们的创作围绕中国的自然环境、生活方式、美食美景、文化娱乐等主题展开,通过生活化视角和口语化表达,吸引大量观众。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的主流媒体都开始注重与网络红人的合作,不仅大力培养本土网络红人,也积极与热爱中国、了解中国的“洋网红”开展交流。组织他们探访中国乡村、企业,体验中国刺绣、绘画等传统文化,用他们的镜头记录真实、立体的中国。以他们的视角来观察中国、讲述中国,可以弥合跨文化传播中的文化鸿沟。未来应持续优化这种叙事方式,在个人叙事中体现更广义的中国社会议题和中国发展,与官方叙事形成配合和补充,实现传播效果最优化。

善用数字技术,创新传播方式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文化在不同的时代呈现着不同的状态。印刷术、留声机、电报、电视机等在中华文化传播过程中的相当长的一段历史中,都承载着不可替代的使命。人工智能、大数据算法等新技术的出现,实现了内容生产从PGC(专业生产内容)到UGC(用户生产内容)再到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转变,为中国故事的讲述提供了技术便利,为中华文化的传播打开了新格局。

首先,数字技术赋能中华文化保护和利用,为中国故事提供丰富的精神文化来源。2022年,我国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持续推动传统文化、历史遗迹、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等通过数智化的方式得以留存和保护,用技术延续生生不息的历史文脉。2022年腾讯与四川文物局合作,探索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知识图谱等新一代数字技术建立三星堆遗址考古数据数字档案,升级三星堆文物和文化的留存与保护。在对文物进行数字保护的同时,加强文化资源飞上“云”端,创立文化资源库,让中华文化成为人人可及的公共资源。如“数字敦煌”资源库、“数字藏经洞”等数字化成果开放上线,全球访问量超过2000万人次,加速了敦煌文化的广泛传播。故宫博物院自2001年建立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博物馆以来,持续推进文物建筑、馆藏文物数字化,故宫数字博物馆累计访问量达到5417万次,官方社交媒体文章总阅读量达到14亿次,近三年,故宫博物院线上展览总观看量近1.9亿人次。此外,还可以借助元宇宙概念,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帮助修复和恢复文化遗产。圆明园就是运用虚拟现实技术对烧毁遗迹进行数字复原,实现了让游客置身其中游览和感受曾经的万园之园的穿越之旅。

其次,数字技术丰富了中国故事的讲述方式,增强了受众体验感。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人工智能等媒介新技术,以虚拟在场、沉浸式体验互动等方式丰富了人的感官体验。在三星堆博物馆中,借助裸眼立体媒体技术,观众能够亲眼看到三星堆发掘现场,沉浸式体验考古时刻。同时,先进的全息投影技术让复杂的修复过程清晰地展现在观众眼前,数字还原了三星堆古遗址的恢弘场景,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感觉。这种具身体验能够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让全世界人民参与到文化的交流体验中,充分满足海外受众对中华文化的期待与好奇,引发深层的情绪共鸣,强化共情的动态过程,进而提升中华文化的国际传播效能。

最后,数字技术的发展可以打破内容创作的局限性。比如虚拟数字人“柳夜熙”身着晚唐服饰,化着唐风妆容,将中国风和当代潮流完美结合,在网络上掀起了一股仿妆热潮,更有热心网友对中国的唐风服饰和唐朝历史进行科普解读,激发外国网友对汉服和中国风的强烈兴趣。可见,数字与文化的重组是技术功能与中华文化内涵相互嵌套、相互组合和相互融合的过程,最终呈现的是包含数字传播机制的中华文化产品和蕴含中华文化思想内核的数智技术产品。

(作者单位:中国传媒大学媒体融合与传播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