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兰州环境材料与生态化学研究发展中心研究员

民盟甘肃省委会参政议政部部长

文化旅游产业是朝阳产业、动力产业、绿色产业、富民产业,具有“一业兴、百业旺”的乘数效应、“牵一发而动全局”的功能作用,在现代经济发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研究表明,与文化旅游业直接相关的产业有近20个,间接相关的产业达90余个;文化旅游业每投资1元,可带动相关行业5元的投资;文化旅游业每实现1元收入,就可带动相关产业收入4.3元。因此,加快甘肃文旅产业发展是促消费、扩内需的关键,也是助推群众增收致富、促进区域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甘肃文旅资源现状及消费特征

甘肃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甘肃旅游资源丰富、类型多样,按照联合国《世界遗产公约》和国家《旅游资源分类、调查与评价》标准,甘肃文化旅游资源富集度位居全国前列。截至 2021年12月,全省共有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4座,中国优秀旅游城市8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7处,世界级文化遗产7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31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83项,国家级全域旅游示范区3家(省级22家),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镇 44个,国家级旅游休闲街区8处,国家A级以上旅游景区371家(其中5A级景区6家,4A级景区121家),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16个。全省博物馆、纪念馆数量达196家,星级饭店数量363家,旅行社数量893家。丰厚的旅游资源,为甘肃旅游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近年来,甘肃省深入推进文旅产业融合发展,持续放大文化旅游业综合效应,文旅消费规模增长平稳、文旅资源开发快速推进、文创产品和文艺演出消费能力增加。由于甘肃特殊的气候条件和自然条件,以及多样化的自然地貌和独特的丝路文化,甘肃文旅消费呈现明显的季节性、地域性、目的性特征,旅游消费群体以文化爱好者、生态探险者及自驾游群体为主,文旅消费主要依托深厚的历史文化遗址遗迹和自然大漠风光

甘肃文旅产业发展中面临的突出问题

旅游资源开发利用不足。甘肃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在丝绸之路形成之前就是中西方文化和文明交流最古老、持续时间最长的通道,是小麦之路、猪牛马羊之路、青铜之路、玉石之路和丝绸之路等重要文化与文明传播的陆上要道,留下了中华民族重要的文化资源宝库。以莫高窟、麦积山为代表的石窟文化,以河西为代表的丝路文化,以甘南为代表的草原文化和藏传佛教文化,以临夏和定西等中部地区为代表的齐家文化、马家窑(彩陶)文化,以天水、陇南为代表的始祖文化、先秦文化和三国文化,以庆阳、平凉为主的先周文化,以及以秦腔、小曲、老调、花儿、皮影等为代表的各族民间艺术,处处彰显出“文化甘肃、史诗陇原”的风采。通观全国乃至全世界,这种文化资源性特征十分明显,具有唯一性,地域特色极其突出。但是,目前甘肃文旅资源开发相对滞后,一方面,由于甘肃文物资源点多面广,而文物保护的投入经费有限,文物管护力量薄弱,文化遗迹保护设施简陋,不少古建筑、古墓葬处在“自然消失”的尴尬境地。另一方面,文化旅游产业的投入力度和强度受到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尚未得到充分有效的开发利用,许多优质文化资源仍处于保护层面,开发利用不足。

文旅产业热度与实际经济收益不匹配。近几年,通过持续扩大宣传,省内部分景区(点)媒体热度不断上升,敦煌、张掖两地旅游市场持续火爆,敦煌、嘉峪关、张掖成为丝路旅游“黄金三角”。甘肃省旅游在国内外旅游市场的影响力迅速攀升,先后荣登《孤独星球》“2017亚洲最佳旅行目的地”榜首和《纽约时报》“2018全球必去的52个目的地”榜单。然而,甘肃人均旅游消费较低,省内很多景区旅游消费主要还是以观光为主,二次消费项目不充分、市场契合度不高。尽管近年来持续做热淡季旅游市场,但还没有完全实现促进全季消费,有的市州为应对短时间暴增的游客流量,大量兴建游客中心、文旅小镇、宾馆等项目,但客流量、参与度、入住率都还没有形成良性发展,大量设施设备处于忙半年、闲半年的窘境,不能形成稳定的、长期的经济收益。

旅游基础要素保障水平低。一是产业发展缺乏项目支撑。羲皇文化、大地湾文化、早期周秦文化等文化品牌在当地文化产业发展中的带动力不强,以此为资源特色的文化产业发展还处于探索的初级阶段,例如早期周秦文化产业发展缺乏国家层面上的大项目的支撑,资源的保护开发与旅游业的融合不足,很多文化遗迹有史无景、有迹无景的现象突出。二是旅游基础设施不完备。近年来,甘肃省大交通设施快速发展,但由于地域狭长、景点分散,国际航班少、国内直飞航班不够、省内支线机场还没有形成串飞、高铁里程相对少等旅游交通短板依然十分突出。

加快打造甘肃文旅消费中心

构建文旅融合发展机制,激发文旅消费新活力

一是优化文旅主管部门职能,构建全国性的文旅信息综合服务平台,为海内外的投资者、运营者与资源地和游客之间牵线搭桥。加强国家层面统一布局规划,进一步打破行政壁垒、区域壁垒,推动文化旅游发展要素在区域间流动。围绕“一带一路”“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等重大区域战略,加快在区域内形成统一的文化旅游大市场。二是健全西北地区文化和旅游发展的统筹协调机制,由国家相关部委牵头,协调西北各省区围绕秦文化资源开发、始祖文化及丝路文化资源开发等,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共同推动文旅产业融合发展。三是搭建文旅资源信息服务平台,对各地区各领域的文化资源、旅游资源进行梳理、整理、分类、标识等工作,形成一个动态更新、开放共享的数据库,推动文旅数据资源共享和互联互通。

加大文旅资源挖掘力度,整合历史文化资源

一是加大支持力度,全力做好马家塬墓地、礼县大堡子山秦公陵园、西山坪和四角坪等前秦文化遗址与文化的考古发掘和遗址公园建设,大地湾遗址、圪垯川遗址和莲花镇董家崖遗址等国内重要的有5000年历史的文物遗存的发掘和遗址公园建设,保护好文物遗存的原真性,强化文物安全防范设施,推进文物风险单位安防设施达标建设,提高文物安全防范能力。二是按照边规划、边发掘、边保护、边利用的原则,通过“考古中国”“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等,将大地湾遗址、大堡子山遗址、张家川马家塬墓群、南佐遗址等开发保护纳入国家级重大项目,按照大遗址保护的要求划定保护范围、保护内容,加大资金投入,做好遗址的发掘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综合保护、利用的能力。

推动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打造文旅精品工程

从规划、策划与谋划上入手,立足全域旅游,构筑文化内涵、整合打包,通过国内外招商引资,解决开发资金和文创设计短板问题。根据甘肃地域狭长、旅游线路远、各区域历史文化特色明显的基本特点,按照大遗址保护、文化传承和资源集中的原则分区域打造优势大景区历史文化博览园区和文化大景区,形成拳头文旅品牌。河西走廊在大敦煌文化旅游经济圈的基础上,继续打造张掖“西部丝绸之路文化公园”、“武威五凉文化博物馆”和“甘肃简牍文化博物馆”;中部打造以兰州、白银、临夏和甘南为中心的“黄河文化博物馆”“马家窑彩陶小镇”;东部打造庆阳“红色文化园区”“先周文化”,平凉“崆峒道家文化园区”;东南部整合大地湾、麦积山、伏羲文化公园、先秦文化和三国文化,形成始祖文化旅游大经济圈。每个文化大景区从多层次、多角度反映数千年多民族厚重的文化内涵,将遗址、遗存、博物馆、古镇和风景名胜等连成线、形成片,整体打造,形成规模。

完善产业要素,提升文化旅游消费水平

一是加快融资平台建设,破解全域旅游资金难题。通过以奖代补方式发挥财政杠杆作用,撬动社会资本投入。采取合资、独资、租赁、股份合作等多种形式,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实现优势资本与优质资源有效对接。支持旅游企业和各类金融机构合作,采取项目特许权、经营权、旅游景区门票质押担保和收费权融资等方式扩大融资规模。从土地、水电气价格、融资、行政事业性收费、专项补贴、小额信贷等方面,制定旅游产业优惠政策。二是实施以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环节和文化资源保护为重点的文化产业发展保障战略。加大对欧亚大陆桥战略通道、我国华北地区经甘肃酒泉至新疆南疆、甘肃中部地区经陇东至太原、甘肃中部地区经重庆至广西、兰州到中川机场城际铁路等重点项目支持,推动建成公路、铁路、民航等各种方式相互协调、结构布局合理的现代旅游交通运输网络。三是以游客需求为导向,加强景区基础配套服务,加强智慧旅游建设,健全城市景区金融服务网络,着力构筑全域旅游公共服务体系,降低旅游交通成本,提升旅游综合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