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中国民主同盟成立80周年,同时还是我的母校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1979年,我考上了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今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成了一名清华学子。高景德、张维、赵访熊、钱伟长、汪家鼎、徐光宪、吴良镛……在那里,我结识了许多后来我到民盟工作后才知晓的民盟前辈。

高景德先生是著名的电机工程专家、教育家。1979年我入校时高先生任清华大学副校长,1983年担任校长。1981年清华大学70年校庆,我到刚刚复刊的校友通讯编辑部帮忙,有机会常去工字厅,那里能见到当时的校领导。高校长给我的印象是谦逊、和蔼、低调、朴素。平时他穿着一身和我们一样的已洗得发旧的蓝色的卡便装,见到学生时总是微微一笑打个招呼。1984年,我完成了五年的本科学业,毕业典礼上,我领取了由高景德校长亲笔签名的红色封面的清华大学毕业证书。

张维先生是著名固体力学家、 结构力学和工程教育专家。他是我们做学生时高山仰止的大学者、大专家、大人物,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奋斗的目标。他早在1944年即首次求得环壳在旋转对称载荷下的应力状态的渐近解,1957年起担任清华大学副校长。1983年他创办深圳大学,担任首任校长。1984年我获得清华大学学士学位,作为清华大学学位委员会主任的张维先生亲笔签署的学位证书,成了我永久的纪念。

赵访熊先生是著名数学教育家和计算数学家,我国最早提倡和从事应用数学与计算数学的教学与研究的学者之一。赵先生治学严谨,学问高超,是我们学生敬仰的大师。我在校期间,他担任分管学生工作的清华大学副校长,对学生的思想教育抓得紧、抓得严、抓得细。记得读大四那年,我们班两个班干部因工作问题意见不和,发生了肢体冲突,问题反映到赵先生那里,他马上安排辅导员找到当时担任班级团支部书记的我调查了解情况,听取我们班团支部的意见。这件事让我深受教育,一位大数学家、大学副校长,对学生班级发生的问题亲自过问,充分征求学生和班级的意见。赵先生工作的严谨细致,对学生尊重爱护以及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让我印象深刻,成为我之后工作的榜样和学习的楷模。

钱伟长先生是世界著名的科学家、教育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曾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等职务。钱先生学术造诣深厚,1931年,以中文和历史双百分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历史系,同年“九一八”事变爆发,钱伟长弃文从理,转学物理系。其在应用数学、力学、物理学、中文信息处理、弹性力学、变分原理、摄动方法等领域都有重要成就。读大学期间,我就十分仰慕钱先生广博的学问,那时他担任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主任,我大哥在这个系读硕士,我常到他们系里转转,借机遥望一下我崇拜的钱先生。钱先生总是衣着齐整,头发梳得纹丝不乱。听大哥讲,钱先生知识面甚广,听他讲话总能让人开阔视野,其跨界学习、研究能力十分值得我们学习。钱伟长先生曾这样描述自己,“我没有专业,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回顾我这一生,归根到底,我是一个爱国主义者”,“我一生当中所有重大选择都是为了祖国”。他的思想对我日后的学习、工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受钱先生思想的影响,我在校学生会的支持指导下,于1982年年底在清华大学学生会发起成立了清华大学学生史地学会,并出任学会主席。在校的两年间,我们组织同学到建筑系听吴良镛先生的讲座,邀请北大教授侯仁之先生来清华授课,这些活动无疑开阔了工科学生的文史视野。

汪家鼎先生是著名的化学工程学家和教育家,我国核化工技术奠基人之一,化学工程专业教育的发起人之一,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的奠基人。1979年我以全校化学考试第二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核燃料后处理与湿法冶金专业,汪家鼎先生是我们的系主任。开学典礼后,汪先生在系阶梯教室与我们79级新入学的170余名学生见面。汪先生个头不高,但目光如炬,精神焕发。他身着浅色西装,打着领带,很有风度,透着一股专业大家的气质。他用略带重庆腔的普通话勉励我们:为发展中国的工程化学事业而努力学习、健康成长,做国家工程科学事业的有用之才。在清华的五年,汪先生始终以长者、师者、朋友的身份,在我们的身边亲切地教诲我们,无论是学习,还是做人。班上闹专业情绪时,汪先生来到班上讲专业知识,让我们了解核化工的意义和价值,消除同学们对放射性的恐慌,坚定了大家学习的决心。我们进入到毕业设计阶段,他又是我们的导师,亲自安排我们的毕业设计题目,带毕业生做设计。我们完成全部学业即将离校时,他同我们每个班的同学合影,亲自为我们颁发了毕业证和学位证。2009年7月30日,我最尊敬的师长、民盟优秀盟员汪家鼎院士因突发脑梗塞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90岁。我们永远怀念他。

徐光宪先生是著名的物理化学家、无机化学家、教育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被誉为“中国稀土之父”。徐先生是我大学物质结构课的祖师,1959年徐光宪先生编著出版的《物质结构》是化学领域重要的教学参考书,同时也是20年后我读大学时的专业基础课教材,该课程的授课老师就是徐光宪先生的亲传弟子宋心奇先生。2015年徐先生仙逝,我代表民盟北京市委前往告别。徐先生学术造诣深厚,为我国化学教育的发展和研究领域的拓宽作出了重要贡献。我相信他的勤奋严谨、求实创新的科研作风,以及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高尚品格将始终激励后来者不断奋进。

水木清华,钟灵毓秀。以上提及的民盟大先生们在清华园里还有很多。他们做人、做事、做学问的操守与境界,他们的学识、思想、品格和精神都为我的成长树立了榜样,他们平时的衣着修为、面貌风度,至今回想起来,仍让我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