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位于四川省射洪市金华山西麓的曲径通幽处,一座庄严肃穆的陵墓掩映在参天古柏之下,静对风起云涌,伴随鸟语鹤鸣,伫守壮丽河山。墓体呈长方形,坐北朝南,台基由砂岩条石层层累砌,前有垂带式踏步五级并条形墓碑一通,碑文由阴刻楷书题朱。这就是民族英雄、爱国将领和革命烈士于渊的衣冠墓。

2021年3月,习近平同志对革命文物作出重要指示,指出革命文物承载党和人民英勇奋斗的光荣历史,记载中国革命的伟大历程和感人事迹,是弘扬革命传统和革命文化、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激发爱国热情、振奋民族精神的生动教材。作为具有典型革命文物属性的先烈遗迹与历史丰碑,于渊衣冠墓得到了各界的高度重视和珍惜爱护。在这里,人们以多种方式向于渊烈士表达深深的哀思。

尽忠报国,魂归故里

于渊烈士是四川射洪人,行伍出身。1926年,在震惊中外的万县“九五”惨案中,任川军第二十军宪兵司令兼城防司令的于渊率部英勇抗击英军,被誉为“民国以来,中国军人对外强开战的第一位爱国英雄”。于渊早在大革命时期即已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在赣北前线为国效力,退出军界后投身爱国民主运动。无论是戎马倥偬还是解甲归田,于渊一生都在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奋斗。1942年,于渊经张澜先生介绍加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1946年当选为民盟四川省支部执行委员;1947年6月2日被国民党军统特务逮捕入狱,1949年12月7日被杀害于成都十二桥(此时在北京召开的民盟一届四中、五中全会上,于渊烈士当选为民盟中央委员,此时民盟中央尚不知于渊已牺牲),1951年3月5日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1983年7月国家民政部向于渊家属换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

关于于渊的就义,虽有不少史料性文章追述,或详或略,然而均未明确指出于渊牺牲时的具体情形。

“我的父亲是被刺死的!”2012年,为纪念于渊诞辰120周年,射洪县政协和民盟射洪总支决定编写《于渊烈士纪念文集》,我为此前往成都采访于氏后人,当问到于渊究竟是如何牺牲的时,于渊之子于民望毫不犹豫地回答。一旁的于渊之女于民勤取出珍藏已久的相册,指着一张张模糊的旧照片给我讲述背后的故事,让毫无心理准备的我产生了巨大震撼。于氏兄妹说,他们的母亲卢孟君女士参与了1950年1月于渊烈士遗体的发掘过程,并在现场亲自辨认,发现于渊尸体是没有弹孔的,说明于渊在被反革命分子集体行刑前就已被杀害。李实育等撰写的《怀念于渊烈士》中有这样的描述:“在翻出烈士尸体的时候,腹部为刺刀所戳,已经全部烂空,身上穿的黑羔子皮,已经被戳成了片片。”赵锡骅《民盟史话(1941—1949)》亦记载:“12月7日,成都解放前夕,于渊等35位革命烈士被反动派集体杀害在新西门外十二桥侧畔。解放后人民政府挖掘烈士遗体时,于渊烈士的遗体尤存被刺数刀的刀痕,这是烈士被押上刑车时和敌人搏斗的写照。”

2011年,我在主持编写《民盟射洪县志》(1945—2009)时接触和查阅了大量档案材料,知晓了当年民盟射洪县分部委员会派盟员到成都运送于渊就义时的血衣回乡安葬的详细情况,让英雄魂归故里是当时民盟四川省支部委员会的决定。1950年元旦,时任民盟四川省支部主委张致和与秘书长贾子群指示射洪两位盟员,代表射洪民盟组织参加成都军管会为于渊等三烈士的公祭大会,并负责运送于渊烈士的灵柩回乡,交与烈士亲属,协助亲属妥善安葬。射洪老盟员王戈平在《回忆射洪盟史》一文中写道:

一九五Ο年元月三日,蔡清宴同志与我坐上成都军管会派车运送于渊烈士灵柩的专车开到省盟,由省盟主委张致和、秘书长贾子群将于渊烈士灵柩亲手交与我,送上车安放好,张主委、贾秘书长方才离去。

于渊烈士灵柩专车当天抵达射洪县西外——于家坝,我亲手将灵柩交与烈士家属——于XX等人才回太和镇清理盟务。

另一位射洪老盟员蔡清宴,新中国成立后为射洪县人民政府首任文教科长,他生前也曾在多篇文章中提到当年同王戈平去成都接于渊烈士灵枢(血衣)回乡安葬之事。民盟射洪总支资料室里仍保留着1950年1月射洪县为于渊烈士追悼大会筹备工作的手写档案资料,资料显示,安葬工作由当时的“射洪县临时解放委员会”负责。射洪县各界举行了追悼于渊烈士大会,灵柩安葬地点为金华镇外金华山,当时金华镇为射洪县城。从目前可见的文献资料中只查阅到于渊衣冠墓设于“金华山南山半山腰”,为一土墓,大小四至不详。在资料室保存的两张祭扫照片上,墓体依稀可辨。因为埋葬的是烈士血衣,对于墓体,有的称为“衣冠冢”,也有的称为“衣冠墓”。

青山长在,英雄不朽

2012年,为编写《于渊烈士纪念文集》,我认识了曾担任射洪县民政局优抚安置股股长的李明发。李明发向我回忆,1981年,射洪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在按上级要求搜集整理属地烈士名录时接触到于渊烈士的资料。当年射洪县境内的涪江泛滥酿成了特大洪灾,县烈士陵园在洪灾中受损,灾后对烈士陵园修复时,县民政局提出了将于渊烈士衣冠墓迁建位于县城的县烈士陵园的建议。

1984年年初,在于渊烈士英勇就义35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射洪县作出隆重纪念于渊烈士的决定,由县民政局负责具体实施。李明发在其为纪念文集撰写的《参与筹备于渊烈士牺牲三十五周年纪念活动的回忆》一文中写道:

4月中旬,我和同事李长权一起,前往于渊烈士衣冠冢进行踏勘调查。我们先通过金华山管理处和金华山文管所负责人了解相关情况,并在他们陪同下,怀着无比敬仰的心情,快步走到于渊烈士衣冠冢前。可是起眼一看其状后,却让我和在场的人不禁怆然而感叹,“这哪像一座革命烈士的坟啊!”简直就是一个有头无尾、且矮又小的旧土包,周围没砌一砣石头,也未树立任何标志,其余坟体已被人畜踏平,变得面目全非,特别是在原先坟尾那个位置上,竟然留下一个箩筐大、半人深的盗墓坑,令人惨不忍睹。正当大家纷纷谴责这些盗墓贼时,我即对此衣冠冢的可信性提出了质疑。后我又从金华山上找到十几位当地的休闲老人,经他们再三回忆和辨认,不仅证实面前这个于渊烈士衣冠冢果真无误,而且还讲述了它在过去30多年间的变化情形。

李明发说,他将现场踏勘情况向县民政局领导作了汇报,又提出了迁建衣冠墓的意见。得到批示后,李明发等先后找了各方面的代表人士,共计13人,他们均同意迁建方案。于渊家属都在外地,按照查询到的地址去信征求意见,迟迟未得回复。

到了7月底,射洪县政协、县委统战部、县民政局、民盟射洪县支部召开联席会议,决定对于渊烈士衣冠冢在原址进行抢救性维修,仍由县民政局负责实施。

1984年8月19日,在副局长李兴泉的带领下,李明发等前往金华山于渊烈士衣冠冢现场对维修工程进行勘测设计,议定项目施工承包事宜。经大家反复补充论证,在取得一致意见的基础上,当场确定了维修工程的基本事宜。维修工程名称为“于渊烈士衣冠墓”;维修方法是先将已被损坏的衣冠冢原样包在墓中,四周外砌条石,内填封土;墓前竖立一块石碑,正面竖排三行,镌刻“革命烈士 于渊衣冠墓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七日建立”21个隶书大字,两边碑柱上刻“为民主牺牲光昭日月,是人中俊杰气壮山河”对联,“永垂不朽”四字刻于半月形碑帽之上;完工期限三个月。

修缮一新的衣冠墓得到了各级领导干部的重视和广大群众的好评,射洪县在当年的12月7日举行了于渊烈士逝世35周年纪念大会,衣冠冢、衣冠墓等称呼也自此统一为于渊衣冠墓。

1989年9月,射洪县人民政府将于渊衣冠墓批准公布为“射洪县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并在该墓右侧设立了一座用石料制作的两米高的横匾式保护标志。

2012年8月,遂宁市人民政府依据《文物保护法》,将于渊衣冠墓确定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列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和不可移动文物名单,并进一步明确四至界限,为于渊衣冠墓的保护提供了充分的法律法规依据。

“长风为我起,激烈伤雄才。”射洪金华山于渊衣冠墓,与烈士遗体所葬处成都十二桥烈士墓,现已成为纪念于渊烈士的重要场所。每年清明,以射洪县盟员为主的统一战线成员都会到金华山为于渊烈士扫墓,祭奠英魂,缅怀先烈。金华镇各学校也会定期组织中小学生来此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至今,于渊衣冠墓已有71年历史,在苍山翠海间教育、启迪和激励了一代代成长于新中国的追梦人。

(作者单位:四川省射洪市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