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影视产业发展较好的区域,主要有北京、上海、香港、浙江、新疆、广东等六个省市区,以及海口、青岛、厦门等沿海城市。从影视产业发展类型来看,主要有以下三种第一种是影视全产业链型,以北京、香港为代表,影视全产业链包括影片拍摄、后期制作、发行和院线上映等所有产业环节;第二种是影视拍摄导向型,以浙江、广东、海口、青岛、厦门等为代表,这种类型最初都是以影视拍摄基地建设为契机,推动影视产业链若干环节的聚集发展;第三种是影视投资导向型,以广东、北京、上海为代表,这种类型通常是在经济发达地区,上市公司、投资公司、投资银行、公募私募基金汇聚,资金量充足,具有相对成熟的影视投融资机制且风险总体可控。其中,深圳虽然影视投资量大,但是由于影视人才缺乏、影视龙头企业少、拍摄基地不足、政策吸引力不够等原因,影视投资的带动效应并不明显。因此,我们以深圳影视产业为考察对象,分析影视产业特色化发展的模式、问题及解决思路。

深圳有400余家拥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的机构,有近万家与影视相关的企业,但是具有行业影响力的企业相对较少,且大多数都是中小型企业。深圳发展较好的影视企业,可以分为影视IP、后期制作、影视平台等三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是影视IP企业,包括华强方特、环球数码、中汇影视等。华强方特、环球数码主要是自创影视IP,在动画影视方面具有全国影响力,如华强方特打造的“熊出没”系列动画片,自2014年以来共推出七部院线动画电影,票房从两亿元增长至七亿元,获得了较好的市场反响。但是2021年华强方特在暑期档推出原创院线动画电影《俑之城》,却没能达到市场预期,其中被诟病最多的是国漫故事吸引力不够,原创影视IP市场号召力遭到质疑。再如环球数码自创“聪明的顺溜”系列动画片,2020年还推出院线动画电影《士兵顺溜》,票房仅有200余万元。可见,深圳数字影视技术应用广泛,动画制作能力较强,也培育出个别优秀影视IP,但是整体上影视IP原创能力不足。

第二种类型是影视后期制作企业,包括楷魔视觉、洛克特、点石数码等。楷魔视觉以影视特效制作见长,由中韩联合团队构成,参与数十部知名影视剧的特效制作,获得韩国及中国多种影视类奖项。楷魔视觉本想借助上市公司平台及投资,做大做强影视后期制作业务,却因融资问题陷入经营困境。洛克特与楷魔视觉的业务相似,定位为全流程高端商业化科技型视觉内容创作企业,以CG(Computer Graphics,计算机图形学)动画、电影特效制作为核心,参与了知名影视剧的后期制作,还进入了泛影视产业领域,从电影特效、CG动画延伸到数字文旅、影视短片及宣传片、数字展览展示等领域。然而,影视后期制作看似高端,其实多数企业都是承担部分外包工程,工程实施者也只是中低端的技术工人,在原创技术、艺术创意、产业引领方面都处于弱势地位。

第三种类型是影视平台企业,包括腾讯、华强方特、深圳广电等。腾讯是中国数字创意领域的平台型企业,旗下有腾讯视频、腾讯影业、企鹅影业等,还直接或间接控股数字内容IP企业或影视制作企业,在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网络大电影等领域均取得了丰硕成果。但是,旗下或控股的影视类企业、工作室都不在深圳,对深圳影视产业并没有太大带动作用。华强方特也是一个平台型企业,其把影视IP、影视技术、动画片及电影、主题公园、影视IP衍生品等环节全部打通,影视只是其中一个产业链,而且动画影视剧本身经营艰难,只能通过其他产业环节来变现。同时,华强方特的主题公园、影视IP衍生品等产业环节都不在深圳,也没能催生出一批产业链企业。深圳广电集团由深圳卫视、影视投资制作企业等构成,在影视播放平台、影视产业园运营、影视节展等方面多有建树,但是影视IP打造、影视投资和制作领域的全国影响力偏弱。

影视产业园是深圳近10年逐步改造或新建的,主要有影视拍摄基地及园区、影视科技特色园区、深港影视合作园区等三种类型。一是影视拍摄基地及园区,主要有新桥影视产业基地、坪山国际影视文化城等。新桥影视产业基地在原有的古村落改造基础上,新建数字化影棚和影视产业综合体,形成了影视文化街区、数字化影棚、影视企业办公区等三个板块,是深圳较有前景的影视产业基地及园区,但是目前因土地整备慢、投资量大等原因,发展有所延缓。坪山国际影视文化城是华谊兄弟新建的影视拍摄基地和产业园,获得了较大的政策支持,但是影视拍摄基地进展缓慢,商业地产及公寓板块喧宾夺主,影视产业发展前景不明朗。二是影视科技特色园区,主要有定军山影视科技产业园、大视界影视产业园、注艺影视产业园等。定军山影视科技产业园最初以影视点播系统为产业契机,开创了影视科技新领域,但是影视点播系统的应用和推广效果不佳,园区虽然引入了中宣部电影检测中心,但是入驻企业中影视科技企业、重点影视企业较少。大视界影视产业园以功夫电影为特色,引入影视特效和后期制作企业,注艺影视产业园则专注于影视后期制作,都表现出较强的文化科技融合特色。三是深港影视合作园区,主要有T-PARK深港影视创意园、宝港影视城等。T-PARK距离罗湖口岸两公里,往返深港较为便利,最初定位为深港影视合作产业园,但是因难以吸引香港重点影视企业入驻,影视工作室制度名存实亡,无法引入香港投资、香港影视企业及影视人才。宝港影视城拟推动影视技术培训、影视课程教育等工作,但是这些产业方向的深圳市场需求有限,如能引入香港的影视投资、制作企业及知名编剧、导演、演员及其他演职人员,打造具有深港合作特色的合拍影视剧,可能会出现新的市场转机。

在总结分析了深圳影视企业和影视产业园的特色化发展之后,我们发现深圳影视产业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是缺乏影视产业地标和龙头企业。如何打造全国乃至全球知名的影视产业地标和龙头企业,是深圳影视产业发展面临的首要问题。二是影视产业链不完善。深圳影视产业投资占比较高,影视制作单位数量在全国处于第二梯队,电影票房位于全国第三,但是影视产业链并不完善:在影视内容创作和IP环节,除了华强方特、环球数码以及少量本地导演编剧创作,深圳原创的影视IP极少,内容创作团队有限;在影视拍摄环节,深圳影视拍摄基地较少,缺乏大型影视拍摄外景地,无法完成大型影视剧的拍摄;在影视制作和发行环节,深圳缺乏制作和发行领域的龙头企业,其参与投资、后期制作的影视剧整体制作和发行环节多数都不在深圳,无法产生产业聚集效应。三是深港影视合作不足。目前,深港在电影院服务、电影或录像的制作和发行服务、广播和电视服务等领域仍存在诸多限制,导致深港之间的人才、资金、影视剧作品等要素流通不畅。此外,深港在联合摄制、电影取景、人才交流等方面的合作较为常见,但是影视投资、电影制片等方面合作相对较少,反而香港与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合作较多。四是影视产业人才稀缺。深圳文化及相关产业从业者超过100万人,其中影视人才占比不足1%。相较于北京、上海、浙江等地,除了缺少知名的导演、编剧、演员等中高端人才之外,深圳还缺乏制片人、灯光师、摄像师、剪辑师、场务、群演等产业链人才。五是影视文化活动影响力较小。深圳目前仅有一个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虽然在行业内逐渐取得一定反响,但是与北京、上海、厦门等地的影视文化活动相比较,对影视产业的宣传推广和产业聚集作用较小,深圳需要打造更有影响力的影视文化活动。是影视产业政策吸引力不强。深圳目前有文化产业专项政策及资金、宣传文化基金,但是支持力度较小,也无税收优惠政策;下辖各区的文化产业政策中虽有影视产业条款,但是总额小、范围窄。

深圳影视产业特色化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企业、园区发展路径,也存在上述各种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我认为有以下解决思路。一是打造深圳影视产业地标,立足深圳现有影视产业基础,发挥深圳文化产业发展优势,着力打造占地100万平方米以上的深圳影视产业地标,围绕影视产业及相关人才,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影视产业要素最齐全的影视基地,建设数十个专业影棚、数字影棚,建设一批影视拍摄文化街区,配套建设影视主题酒店,打造地标式影视产业聚集区。二是培育影视龙头企业,以腾讯、华强方特、深圳广电等龙头企业为中心,吸引腾讯网络文学、影视投资及制作板块业务回流深圳,支持华强方特、环球数码等企业打造国内顶级动画电影品牌,支持深圳广电以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及文化产业园区为契机打造国内一流影视集团。支持中汇、点石、洛克特、楷魔等企业做大做强,成为影视产业链细分领域的专精特新企业。三是建设影视技术研发平台,与国家有关部门联合建设国家级影视技术实验室,对接国际影视行业标准,并推动建设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影视产业标准体系。支持影视硬件企业建立影视设备技术标准,研发经济通用的LED新型电影银幕和高清屏显设备。四是出台影视产业发展专项政策,整合现有宣传文化基金、文化产业政策条款中的影视产业政策条款,推出不同层级互相配合的影视产业发展专项政策,采取事前评审资助与事后奖励相结合的方式,加大对深港影视合作、影视人才、影视产业基金、影视产业园区、影视产业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支持力度。五是设立影视产业基金,由政府、国企及大型民营企业集团主导,吸引创投资金加入,以资本驱动影视产业发展。设立深圳青年影视人才基金,通过扶持青年导演、青年编剧、青年制片人等群体,支持小成本电影创作,加大影视艺术后备人才培养。六是加强粤港澳大湾区影视分工合作,用好前海体制机制创新优势,推动深港合作,减少对香港影视人才、资金及影视作品的限制条件,落实相关税收优惠政策,推动在前海建设深港影视产业园、影视产业国际人才培训基地等,引入香港成熟的影视工业体系和人才培训体系。

每个区域的影视产业发展都有各自的优势和特色,我们需要对不同区域的影视产业发展模式进行总结,分析其特色、问题及解决思路,只有如此才能因地制宜和因势利导,避免影视产业同质化和恶性竞争,推动不同区域影视产业走上特色化发展之路,促进中国影视文化呈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良性发展格局。

(作者单位: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