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30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关于设置“交叉学科”门类、“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和“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的通知》,设置了第14个学科门类——“交叉学科”门类,以及“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和“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这为文化学的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学科建设提供了政策的通道和广阔的空间。

文化学建设符合国家的重大战略需求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也是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发展者。新时代以来,中国共产党更是把文化建设提升到一个新的历史高度,把文化自信和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并列,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个自信”。中共二十大报告进一步提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增强文化自信”的新论断和“推进文化自信自强,铸就社会主义文化新辉煌”的新要求。

文化既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点,也是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因素,还是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更是应对和战胜前进道路上各种风险和挑战的重要力量源泉。习近平同志多次强调,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铸就社会主义文化新辉煌,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到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并强调从提高社会文明程度、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三个方面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面对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的新形势,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新征程上,挖掘和阐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提升文化软实力,维护国家文化安全,提高社会文明程度,都迫切需要更好地发挥文化学的作用。

文化学涉及多个一级学科

1838年,德国历史学家拉韦涅—佩吉朗首次使用文化学的概念,并提出建立一门新的学科——文化学。此后的文化学研究,不仅引起了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社会学等不同学科学者的兴趣,而且也引起了自然科学家的关注。

文化学是研究文化的本质、类型、特征、起源、结构、功能、演进、传播等现象、问题和规律的交叉学科。自19世纪以来,文化学研究就早已突破传统的哲学、文学、历史学等学科领域,广泛地涉及社会学、外国语言文学、新闻传播学等多个一级学科和人类学、民俗学、文艺学等多个二级学科,以及符号学、解释学、叙事学等多个新兴人文学科和地理学、生态学、建筑学等自然科学学科,具有典型的交叉性、边缘性、综合性特征。

以中国地域文化“三大显学”之一的敦煌学为例,敦煌学研究敦煌遗书、敦煌艺术、敦煌石窟考古、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等内容,涉及宗教、语言、文字、历史、艺术、考古、民族、民俗、天文、地理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是“方面异常广泛,内容无限丰富”的交叉学科,其中也包括不少“冷门绝学”。正如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所说,推进敦煌学发展,“需要从宏观层面整合诸多学科的力量进行交叉学科研究,从多学科角度深入揭示敦煌文献和敦煌石窟的价值和意义”。此外,对于文明传承和文化安全具有重要意义的甲骨学、简牍学、古文字学、藏学、蒙古学、西夏学等被归入“冷门绝学”的交叉学科,也多属于文化学的范畴。

已设置多个文化学相关的交叉学科

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印发的《交叉学科设置与管理办法(试行)》,交叉学科的设置须满足三个方面的基本条件:一是具有新的、明确的研究对象以及需要通过多学科理论和方法交叉融合解决的新科学问题和现象,且具有形成相对独立的理论、知识和方法体系的发展潜力;二是社会对该学科人才有一定规模的迫切需求,并具有稳定的需求发展趋势;三是具有结构合理的高水平教师队伍、相关学科基础扎实、人才培养条件优良,基本形成与培养目标相适应的研究生培养体系。

目前,已有40余家学位授予单位设置了49个文化学领域的交叉学科(按照二级学科管理),如南京大学设置的艺术文化学(涉及一级学科:哲学、社会学、中国语言文学、世界史、戏剧与影视学)、华中师范大学设置的文化传播学(涉及一级学科:中国语言文学、中国史)、中国传媒大学设置的文化产业学(涉及一级学科:新闻传播学、艺术学理论、音乐与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设计学),等等。这些学位授予单位在什么是文化学交叉学科、怎样建设文化学交叉学科、如何依托文化学交叉学科开展人才培养工作等问题上都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并取得丰硕的成果。

《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提出,“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关学科建设”。《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产业促进法(草案送审稿)》也要求,“积极推动文化产业及相关学科专业建设”。因此,在交叉学科门类下设置文化学一级学科,既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推进文化自信自强,铸就社会主义文化新辉煌的战略举措,也是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结合当今时代条件的必然选择,将为全面加强文化学的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学科建设奠定制度基础,提供有力支撑。

(作者单位:西南民族大学旅游与历史文化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