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国际地位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然而,与经济的快速发展相比,国民素质却并没有相应提高,这个问题不仅引起国内有识之士的忧虑,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国民素质的培养需要方方面面的努力,其中历史教育的作用不可忽视。

国民素质是现代化社会的基石

国民素质既是现代化的基石,也是政治文明的基石,未来的国际竞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国民素质的竞争。看一个国家的国民素质,主要是看普通民众而非精英,因此普通民众的国民素质直接决定了一个社会的整体素质。随着历史发展和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国民素质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现代化水平的重要因素。早在20世纪初,梁启超就提出:“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无新政府,无新国家。”此话至今仍有警示作用。

而目前,国民素质问题以及中国人在世界上展现的基本国民素质,颇让人忧虑。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国民素质水平已经远低于经济发展水平。

国民素质包含的内容十分广泛。根据一般理解,国民素质主要反映在独立人格、自我实现、自由精神、法治精神、人权意识、公民意识等基本观念中,其中最重要的是公民意识,我国国民素质所暴露的问题也主要反映在公民意识不够这个层面。根据许多国家现代化的发展经验,国民素质提高的核心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而逐渐养成现代公民意识,然而在我国,经济的发展并未伴随着国民素质的同步提高,这是目前中国最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

国民素质存在的基本问题

近年来人们十分关注国民素质,但因为措施不当,成效不大。有人主张从传统文化中挖掘培养现代公民意识的优良因子,应该说这种愿望是很好的,可是实践证明,我们从传统文化中所能借鉴的非常有限。

首先,我们有最值得自豪的传统文化,包括礼仪文化,但不文明现象在现实社会中处处可见。

部分国人各种各样的不文明行为,不仅在国内,甚至在国际上都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比如中国人,便后请冲水”“请不要随地吐痰”“请排队”等仅以简体中文标出的警示牌,正在中国人出境游的主要目的地法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频现。当中国国力日益强大之时,“中国人”在一些场合却成了不文明、粗鲁的代名词。

正是一些中国公民在各种公共场所及旅游活动中不修边幅、不讲卫生、不懂礼仪、不守秩序、不遵法规、不爱护环境和公共设施、喧哗吵闹等不文明行为,严重损害了中国“礼仪之邦”的形象,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和批评。中央文明办、国家旅游局曾于2006年颁布《提升中国公民旅游文明素质行动计划》,并制定了具体措施。但文明行为的养成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到目前为止成效甚微。在2011年4月1日举行的斯诺克中国公开赛上,英国选手墨菲还在抱怨:“中国观众的行为非常没有礼貌,这种情况七年里从未改善。”出于民族自尊心,任何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听到这样充满道德优越感的话语可能都会感到愤怒。但愤怒之余,我们不感到惭愧吗?不会迫使我们反思吗?

有人认为我们丢掉了祖宗的好东西:数千年的礼仪之邦,变成礼仪缺失之国,中国人实践《朱子家礼》需要去韩国学习,更遑论《左传》《礼记》中的千年古典礼仪了。但我认为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我们要刨根问底的是:老祖宗那里到底有没有我们今天所需要的东西,有多少?很遗憾,需要我们面对的实际情况是,今天人们所需要的基本文明礼仪,在中国古代经典或传统礼仪中基本不存在!而且,古代经典或传统礼仪中的基本规定和礼节,很多已经不适应今天的社会,甚或与今天的文明礼仪相违背,比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男尊女卑之类。所以,20世纪以来不断有人质疑中国的传统文化,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鲁迅,他认为中国文化中有许多劣根性,因此提出改造国民性的观点。在专制集权的统治下,中国人的劣根性成为传统文化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知耻近乎勇,是智也!作为一个现代中国人,认识到传统的不足并勇于改正和学习,才是我们应有的态度。

其次,我们有5000多年的文明史,有最悠久的文字记载的历史,但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却缺乏最基本的理性思维,民粹主义盛行。

落后国家实现现代化、走向文明、走向世界,有两个最大的阻力:一是极端民族主义,二是民粹主义。比较而言,民粹主义传统在近现代中国表现比较突出。

民粹主义原是一个中性词汇,其表面崇尚人民性,反对资本主义,但后来愈来愈具有反对文化、拒绝文明、敌视知识分子的倾向。民粹主义行为和言论极易获得普通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的响应,在第三世界尤甚。民粹主义往往立足于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反智主义,尤其是反智主义,这是社会极端行为或集体事件发生的基础。无论是极端民族主义还是民粹主义,在本质上都是以野蛮抵抗文明的非理性行为,不仅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而且容易滋生暴力和专制主义,比如我国曾经发生的打砸日本车、抵制“洋快餐”等行为。

虽然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经济总量已排至世界第二位,但若认同公民素质是衡量一个社会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准之一,那就应该看到我们离真正的现代化社会还有相当远的距离。

目前历史教育存在的问题

历史教育对国民素质的提高至关重要。但是,中国的历史教育在促进国民素质提高方面尚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其中比较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既没有将正确的文化传统和历史知识全部写进历史教科书,也没有将有利于培养公民意识的西方文化引进来。

其一,我们对传统文化缺乏科学和辩证的态度。尤其是目前主流观点大多强调传统文化的优点,而缺点、不足讲得太少或不讲,自我批评、自我剖析、自我反省非常不够。

毫无疑问,每个民族都有优秀的文化遗产,但如果教科书中只讲“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史”“中国有几大发明”,那就有问题了。从当代中国文化重建的角度来说,指出缺点和不足可能更为重要。

我并不主张将传统文化简单二分,也不同意把传统文化中已经不适合今天的内容视为糟粕。因为任何文明都有其时代性、民族性,有其当时存在的合理性,不能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过去。所有的文化遗产,我们都有必要学习和了解,但这并不等于我们需要继承所有的文化遗产;让所有的文化遗产都落实在现实生活中,既不可能,也没有必要,甚至应该反对。我们应该明确意识到,完全依靠传统文化遗产是无法完成国家现代化转型的,对一个落后国家来说尤其如此。目前对传统文化的膜拜之风让人忧虑,比如,提倡复兴儒学就很不合时宜,因为众所周知,儒学的一些基本精神与现代文明是无法契合的。

其二,我们在对历史基础知识的介绍方面存在问题。不仅教科书中非真实的乃至错误的历史知识比较多,而且将历史课与政治课混为一谈。历史学者最主要的工作应该是努力还原历史真相,考证并记载真实的历史知识,如果不辨真假,历史学可能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我们必须把真实的、正确的历史知识教给学生,学生才能知道客观的历史,才能明辨是非。我们对历史学在教育中的作用也必须有清醒的认知,即历史课是一门普通的基础知识课,是每个公民必须学习的课程,而不宜将历史课作为政治课。

另外,历史教材必须及时更新,不断吸收学术界的最新研究成果,国内历史教材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不够。举两个例子:

第一,人教2006年版历史教材写道:“1840年6月,英军舰队开到广东海面,进行挑衅,鸦片战争爆发。林则徐积极防御,英军无隙可乘,就沿海北上。”这样的描述使一般读者相信林则徐在军事上能完全压制英军,鸦片战争中国的失败是因为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打压广大爱国群众和官兵。事实上,把英军北上的原因归于林则徐的防御严密,毫无史料根据。究其真实原因,一是林则徐对对手的实力及当时的国际关系所知甚少;二是英军北上的实际原因是英军见在广州同清政府斡旋无效,而执行了外相巴麦尊“应当打到接近首都的地方去”的训令而已。

第二,人教2006年版历史教材在谈到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原因时用了34个字,战争过程用了38个字,而对英法联军进攻北京并毁坏圆明园的过程则用了约460字,外加两幅图片,约占4/5的篇幅。这样的叙述,让学生对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背景和真实过程几乎毫无了解,似乎英法两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劫圆明园。这让学生如何了解战争的真相?

其三,我们没有将西方优秀的文化,尤其是利于培养现代公民意识的近代西方文化写入我们的教科书。在全球化时代,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发展能力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其学习能力,一个不善于学习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只有学习和掌握全世界最优秀的文化,我们才能变得强大无敌。更为重要的是,一个真正成熟的民族,还应该是一个能自我反省的民族,一个能解剖自我的民族;一个缺乏自我反省的民族,同样是没有前途的!要自我反省,最重要的是敢于把家底向全世界亮出来,敢于向全世界最优秀的文化学习。

教育部前部长袁贵仁教授曾说:“教育是提高国民素质的根本途径。”就历史教育而言,我认为必须保证教科书及历史读物向学生和民众传递真实、正确的历史知识,并努力学习和借鉴所有现代文明的成果,才能真正达到提高国民素质的目的。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历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