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好的教育?不论是学校的教育还是家庭的教育,好的标准都很难说清楚、说全面。首先,好的教育是一个历史范畴的概念,不同时代好的标准不同。其次,好的标准也是见仁见智的,就如同世界上没有一款服装适合穿在所有人身上,没有一种食物被所有人喜爱。

我国的基础教育在规模发展上成就巨大,但在内涵发展上还需要不断提升。基础教育中存在的一些难以解决的环节,比如课业负担过重,教学效率较低,学生缺乏主动,学习缺少乐趣,等等,这些问题引发了社会的普遍焦虑。学生负担能不能减轻?学生生活能不能快乐?然而真的减负了,快乐了,家长就焦虑了,认为快乐教育会毁掉孩子。

好的教育和好的学校密切相关,人们习惯用评价学校来评价教育。比如充足的办学资金,先进的教学设备,宽敞的校园,漂亮的校舍,高学历、高职称或高知名度的教师,学生考试成绩优异,有很高的升学率或者是其他漂亮的统计数据,等等,人们通常认为能够提供这些条件的学校是好的学校,这样的教育就是好的教育。我承认,这些都与评价学校和评价教育有关,但是今天我想谈谈好教育的另外两个特点,今天这个时代这两点非常重要。

好的教育应当放飞自由的心灵

好的教育应当充满自由、平等、关爱和尊重。只有在这样的氛围和环境中,青少年才能养成健全的人格,才能最大限度地释放潜能,才能发展得更主动、更和谐、更快乐,才能应对未来充满变化的生活。这里说的自由当然是指在积极、健康、向上的文化引导下的自由,而不是任性,不是放纵,不是无所约束,不是为所欲为。我目睹了许多学校的发展,目睹了近半个世纪中国教育的进程,今天的学校在教育内容上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有了必要的条件和保证。这些都是我刚做老师的时候不能够比的,但是丰富不一定自由。

我曾访问过一所学校,这所学校几乎具备了前面所列的好的教育或者好的学校的全部特点。校长领我们参观学校,每到一个地方都有老师在那里等待,老师介绍的时候不断地转头看校长的表情,似乎在说“我说得对吗,合您的意吗,我没有说错吧?”看得出来,这所学校的老师很怕这位校长,或者也可能是很敬重这位校长。但是我感觉到老师的心灵并不自由。

我还考察过一些学校。学校为我们展示了丰富的文体活动,孩子们很快乐,但是当我和孩子说话或者打招呼的时候,他们要么木然地看着我们毫无反应,要么下意识地转头看他们的老师或校长,似乎是在问“我可以说话吗?”“我可以打招呼吗?”这使我感觉到孩子们的心灵没有放飞。人的心灵只有在自由、平等、关爱和尊重的氛围中,经过长时间的熏陶,才可以放飞。

我爱人有时候跟人开玩笑说,“刘长铭就不像个校长”。她说这话是因为她有两次看到我和老师们吵架。其实,我们不是吵架,而是激烈地讨论学术问题。我想,敢和校长争论的老师一定是有主见的老师,一定是有思想、有创造性的老师。我从我的同事身上看到了这一点。我常说,管理的成功从不是把人管得服服帖帖、唯唯诺诺,而是要让团队里的人围绕发展的目标和愿景,创造性地想、创造性地说、创造性地做,把个人才能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这才是管理上的成功。其实,家庭教育更是如此,没有受约束的自由,没有正向引导,就培养不出积极、负责、乐观、向上、富有创造力的孩子。要发挥家长和长辈的表率作用,让孩子在正向引导中形成自觉的约束,形成自觉良好的习惯,没有这些作为前提,给孩子自由的后果可能就是孩子的堕落。

好的教育要能影响学生的家长和家庭

好的教育目光不应仅仅聚焦在学生身上,应有更广的视野和更高远的理想。好的教育要改变家长,而改变家长就是改变家族文化的基因,改变家族文化的基因就有可能改变社会集体,改变社会集体就可能影响人类的未来。我过去工作的学校里就有这样的教育家。创建北京四中伊始,他们就对风化抱着改良的愿望,对国是抱着科学救国的信心。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而今天的“足下”,就是现在的学校不仅要培养和改变学生,还要能影响和改变学生们的家长和家庭。

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家长?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家庭?我相信,绝大多数老师都会认同我下面的观点。孩子身上出现的问题和缺点,我们都可以从家长身上找到痕迹。当然,孩子身上的优点我们也可以从家长身上找到影子。

一位校长跟我讲过这样一件事:两个学生在学校发生了冲突,老师很快把问题解决了,两个孩子和好如初。没想到两个家长晚上见面打了起来。校长问我应该怎样指导家庭教育,我说不是家庭教育的问题,是家长做人的问题。今天家庭教育中出现的问题,常常是上一代人教育的问题,今天学校遇到的孩子的问题或者家庭教育中出现的问题,实际上是家长的问题,是上一代人的教育留下的欠账。我们今天遇到的教育上的难题都是在偿还这笔欠账。

多年前一位家长对我说,他过马路的时候没有走斑马线,遭到了孩子的批评。从此以后他每次过马路必走斑马线。我退休以后经常早晨到学校门口看看学生上学的情况,发现很多家长违反交规。其实这不是小事,这为孩子将来无视法规埋下了种子。这些家长大多经历过特殊的历史时期,正因为我们的教育留下了欠账,所以今天学校必须承担起两代人甚至三代人的教育责任,学校要对家长提出要求,要引导家长的人生观、价值观。有位家长说,孩子在四中上学几年,我们的讲话也让他们家长开始重新思考人生的问题。

我认为,动物行为最深层的动机是将自己的基因遗传给后代,这是每个生命个体所追求的生命主题和存在意义。作为智慧生物和文明物种的人类,我们传给后代的不仅有生物学意义上的基因,还有人类精神文化的基因。正因为人类是追求文明、智慧、意义、价值和崇高精神的生物,所以人类历史上就有舍弃生命而追求意义、舍弃生物基因而延续精神文化基因的悲壮故事。

今天我们的教育会不会给后人留下新的篇章呢?今天的学生未来会不会成为合格的公民、合格的家长呢?他们能够将优秀的文化基因传递给他们的后代吗?我想,如果要追求好的教育,这就是必须思考的问题。如果我们今天让学生只懂得考试,只懂得竞争,只懂得丛林法则,只追求成绩,只追求成功,只追求金榜题名、平步青云、出人头地、改变个人命运,只用名利作为衡量人生价值的标准,只把成为“人上人”当作人生追求的目标,那么,我们的未来就会有更多的不确定性。要不想给后代留下新的教育欠账,关键就看我们能否真正实现立德树人的教育目标。

以上两点仅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之所以谈这两点,一方面我认为这两点很重要,我们当今对这两点的重视还不够;另一方面,这两点无关办学条件,在今天中国的大地上,不是每所学校都有“高大上”的教室、高精尖的设施,但是没有这些的学校,仍有可能做出好的教育,只要我们有理想、有目标、有信心并为之付出努力。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四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