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4日,教育部对抗疫中的教育工作作出了调整和部署,各高校的教育工作者纷纷响应,开始思量如何合理利用网络平台、如何开展春季学期的课程。

于是,一个高等教育的“新征程”被迫暂时到来。我们还没有准备充分,但特殊时期下的人心不能慌,学生的教育不能停。3月2日,我所在学校的网络教学正式拉开帷幕。由于我教授的课程是外语学科的核心基础课,在尝试了录课、慕课等网络学堂平台及直播等不同形式后,最后选择了以直播为主、网络学堂资源为辅的授课方式。网课很忙,让人感到“铺天盖地”却又缺少着落:一方面,教师要准备明显多于普通线下课程的教学资源,以填补无法面对面交流带来的缺失;另一方面,由于无法很好掌握网络另一端学生的学习状态,知识的消化情况似乎只能随缘了。
近日广为流传的一些网课“翻车”视频或教师立志成为“主播”的段子,不过几味调剂,逗人一笑罢了。实际上,在如何开展好线上教学这个问题上,每位教师都是极为严肃认真的迷雾中的前行者。雾里看花的老师们表现得比线下教学更加“生龙活虎”,但似乎很难收获到学生的热烈呼应。面对线上课堂的“安静”,我曾找科代表开诚布公地聊过。那个热爱专业学习的小女孩告诉我:“平时的课堂上还可以随时开口呼应老师,但在网络上,每次想要呼应老师还要先主动开麦,你会发现自己的声音非常清楚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这样未免太刻意太扎眼了……”可爱又真实的想法。我尝试过各种办法活跃课堂气氛,但是很遗憾,效果平平,直到一场讲座将我从困惑中解救了出来。

有人向主讲老师提问,线上教学如何调动和检验学生学习的积极性。答曰:大家其实对学生学习的积极性有误解。它很难从一个表象来简单地判断,而是要从学生的学习成果反馈来判断。

恍然大悟!我一味追求着、又为求而不得惶恐着的那个东西,原来竟不是“学习的积极性”,不过是“课堂热闹”罢了。我教授的这个25人的班级,网络开课至今极少有缺课迟到的情况发生,而且每周三次课后作业提交完成率和课上提问在席率都接近100%,有这样的学习反馈,我还慌作一团地去寻那份喧嚣和热闹做什么?

我们处于一个信息爆炸、瞬息万变的时代,但似乎又处于一个对于“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条真理笃信不疑的时代。对兴趣学习的推崇让老师们纷纷使出绝技,希望课堂“活泼生动有人气儿”。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年轻老师,仗着与学生的年龄差不大,总琢磨着走近每位学生,尝试制造一种其乐融融的氛围。试想,在欢声笑语中,老师带着学生爱上专业学习,这该有多美好?然而高校教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带有这样的属性了呢?
去年暑期,我与系里几位同事一道去昆明参加专业教学培训,培训地点就在西南联合大学旧址旁。于是拣着空闲时间去了两趟,第一趟拜访是“认识”,第二趟为了“致敬”。关于西南联合大学的历史以及那段辉煌岁月留下的宝贵财富,我无须多言。在去“致敬”的那一程,我给自己多留了20分钟时间,从那间满眼砖红色桌椅的教室里找了个位置坐下,假装“静坐听雨”。不,不能说是假装,因为投身于教育事业的我分明还能听到雨声。“中兴业,需人杰”“国将兴,必尊师而重傅”“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字字铿锵。抗战烽火中的民族魂和求知欲,为今天的我们指明了教书育人的方向,留下了璀璨的历史和宝贵的财富,它像一颗种子浇灌着历史的大树,也将滋养着今天的每株幼苗。我们为什么而培养人?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思考如雨声,声声入心。

教育应该是厚重的,也是深沉的。好的教育需要兴趣做引导,但教育更是着眼于人心的内化教育。以打造兴趣教学之名,却带学生亦步亦趋,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哪会是一场简单的兴趣之旅?当我凭借有趣的话题为学生们打开学习的大门之后,请学生学会择一专业而栖,用自律和自觉支撑每一程的求知之旅,用敬畏心和进取心去探索知识的海洋,试着学会运用老师授予的“渔”,去捕获人生中的大鱼小虾。从我们确定了要教授什么和培养什么样的人的那一刻起,教育就是一场不忘初心的前行了。

近年来,OBE(Outcomes-based Education,基于学习产出的教育模式)教学理念在各大高校影响广泛。这种模式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在对学生毕业时应达到的能力和水平有了预期和设定的大前提下,进行专业的设置以及具体教学的开展。那么,我们希望用四年的时间把大学生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呢?首先当然要具备过硬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但仅有专业远远不够,正确的价值观、思考问题的科学方法都是使学生成为更好的自己的关键所在。2019年4月30日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同志提出,“新时代中国青年,要有家国情怀,也要有人类关怀”。要培养出这样的学生,教师需要做什么呢?中共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教师在讲授专业知识,使学生获得受益终身的科学方法的同时,还要思考如何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传递积极的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让学生懂得成材先成人,激发学生的家国情怀,建立起青年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前些天的一次网课上,线上提问环节出了问题,开麦问答环节中有五个学生头像显示“在课”而人却没有反应。向学生提问题却找不到人,这还是头一次。提问后的沉寂让我颇为尴尬,不知是为学生,还是为自己。一贯标榜最懂学生、绝不干生灌鸡汤这种事儿的我终于没有忍住。在电脑前,我对着话筒,好像说给自己却分明是说给他们:“我们都很庆幸在这场疫情中,大家都是幸免于难的那一个。每每看到新闻报道,我们都会沉浸在其中,或悲伤,或感动。相信大家都有热血沸腾地想过,如果我是一名医护人员,一定要冲到抗疫最前线,治病救人、保家卫国。而现实是,我们大多仍然继续过着各自的平凡生活。但请大家认识到,每一份平凡和安泰都是那些震撼了我们的人守护而来的。在这样‘奢侈的’线上课堂中,认真学习、不负韶华就是大家目前能完成的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事情。请珍惜大学生这个身份,做自己应该并且能够做到的事情。”话音刚落,我已经开始担心打破“人设”的说教是否有用了。我看不到他们的脸,在这个档口自然也没有人打破平静出来回应。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进去,或者有几个人听了进去。好在第二天的课堂全员出勤、提问全员在席。

教育,是条永远走不完的路,学无止境么。

(作者单位: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