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校园生活令人无限留恋,这也使得每一位走出校园、踏入社会的学子总会对以往的校园生活无限怀念,对自己学习生活的地方产生深厚的感情。进一步维系、巩固校友情感,开发利用校友资源,也能够给学校乃至当地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时至今日,发展校友经济已经成为国内众多高校推进校企合作、服务区域经济的重要途径。但是也有一些高校在发展校友经济时,采取了功利性、短视化的错误举措,反而极大地伤害了校友对母校的感情,并进一步破坏了高校的社会影响力。到底应该如何理解校友经济,维系校友感情,已经成为影响国内众多高校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如何理解校友经济

校友经济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鲜概念,古已有之,只是套用了不同的名目。在封建社会,由于人际圈子狭窄,人们更多通过血缘、地缘、宗派来划分,结成利益统一的团体。其中,通过科举入仕的文人政客,往往通过宗师、门生或同门的学术渊源维系彼此的联系,以实现利益共通,这其实就是校友经济的起源。

封建体制下的门生制往往通过某一位主导科举招录的宗师维持,科举制度制约了门生的规模,宗师的政治地位或职责变动也可能影响门生数量或同门关系。随着中国传统书院与西欧宗教大学的普遍建立,更多学子得以在共同的场所长期学习生活,并建立起深厚的感情,真正意义上的校友概念才由此诞生。

事实上,从宣扬平等、奉献的宗教文化下建立起的旧式教会大学毕业的学生,更愿意通过经济捐赠的方式回馈母校,报答社会。像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从建立到成为世界顶级学校,都离不开一代代校友们的经济捐助。从某种程度上说,校友捐助金额的多少,已经成为众多世界名校彰显自身综合实力、教学水平、社会影响力的重要指标。

2018年,北京大学获得校友捐助总金额达到31.43亿元,清华大学则为28.9亿元,分居我国校友捐助排行榜前两位,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校友捐助对于提升一所高校总体水平的重要意义。随着国内各高校对校友经济关注度的提升,建立校友会、维系校友资源、争取校友捐助已经成为其共同选择。

然而,随着校友经济的持续升温,各类校友会、校友联谊活动层出不穷,开发校友经济的“真经”却有被念歪之嫌,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过度功利化,把校友关系的维系视为一种纯粹的利益交易,而忽视其中的情感投入,反而伤害了校友感情,最终使校友资源的开发不可持续。

在当前社会,以经济价值来衡量众多经济行为的效果、以投入产出来计量经济决策的效益已经成为一种被广泛接受的价值评判标准,这也导致校友关系的维系更趋功利化。有些大学根据校友的经济实力或掌握的经济资源数量来决定接待校友的态度,嫌贫爱富,冷了很多普通校友的心;从联系校友之初,就关注校友能够给母校带来什么经济利益,更使得很多校友对母校避而远之。

从某种程度上说,“校友经济”概念本身就是校友文化功利化的标志。把代表着纯洁情感的校友身份与追求金钱利益的经济相提并论,在很大程度上异化了高校与校友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把校友关系直白地放置在经济利益的天平上加以评判,其策略的导向性显然并不合理。

情感是维系校友关系的核心

作为凝聚着青春时代回忆的感情寄托,校友关系其实是一种纯洁的情感。也正是出于对这种纯洁情感的珍重,很多人会因为重视校友关系而在分配资源时有意无意向母校或校友倾斜,从而催生我们所说的校友经济。

在笔者看来,校友经济应该是一种客观存在,而非一种价值导向。过于刻意地要求校友通过金钱方式回馈母校,反而容易引起校友的反感,起到负面作用。因此,建议高校在处理校友关系时,更加注重“旧人,旧事,旧景,旧情”所衍生的情感交流,建立最广泛的校友社交网络,加深校友间的联系。在教书育人过程中,通过春风化雨的方式让学生感悟校园文化与教育理念,而非仅注重单一的专业教育及能否令学生快速掌握职业技能。

近几年,随着我国高等教育体制的不断完善,几乎所有高校都制定了完备的校训与章程。然而,绝大多数高校的校训都由若干简单的名词组合而成,尽显“高大上”,却略显单薄、空洞。如果缺失系统化的校园文化教育,学生们是很难从校训中把握学校的办学特色和人才培养理念的。更有甚者,据媒体报道,很多不同专业门类、不同教学层次的高校的校训却极其相似,这更加弱化了校训在高校人才培养过程中的作用,使其仅具有象征意义,而缺乏实际价值。

与中国不同,英美的高校大多源于基督教会,因此这些高校对于人的思想改造的重视程度是高于对于专业知识的传授的,其校训和章程不是简单的说教,而更多表现为个人自我约束、自我提升的行为导向,其理念往往更加具体,更具特色。通过数年的学习,学生们潜移默化地感悟校园文化,并被深深烙下学校独有的文化印迹。在日后的社会工作之中,当遇到同样学习背景的校友时,彼此之间就很容易在价值观上产生共鸣,那么相互之间有经济利益方面的照顾或资源倾斜也就不足为怪了。

因此,西方式的校友更强调相同学习背景下所建立起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认同感,而非共同的学习生活经历,从而形成一种立体式的校友网络,每两个孤立的校友之间都可以通过理念的互通而形成强联系。而中国式的校友更多依赖双方有共同的交集,比如认识同一位老师或同学,表现为众多散点式的校友关系,即使同一届或同一个专业的学生,也有可能由于缺乏连接点而难以形成联系,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校友资源的开发和校友经济的发展。

文化是繁荣校友经济的最有效手段

开发校友经济的关键在于在校期间的教书育人

近年来,国内高校普遍建立了校友会,并不时举办各式各样的校友活动,然而,这些校友会几乎无一例外地把开发校友经济的重点放到了对于功成名就的优秀校友的联络、追踪与情感投入上。这些优秀校友的确能给母校带来经济利益,但是锦上添花式的情感投入与经济索取,却可能伤害校友对于母校的朴素感情。相反,如果这些学生在校学习期间就与母校建立起深厚感情,那么功成名就之后回馈母校,往往是由于受到母校、某位老师或某个集体对自己的成长之路的重要影响,而非出于炫富。

人文教育重于专业教育

现在国内的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方案往往更关注专业课程的设计和专业知识的传授,而对于个人成长十分重要的通识课程却更多扮演辅助的角色。而与之相对,在国外的高等教育体制下,偏重人文教育的通识课程正是高校校训和办学理念等软资源的重要载体。通过通识教育帮助学生完善人格品质,建立起学生与学校之间的桥梁,使同一个学校的学生确立相同或相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这更加有助于同一学校的学生彼此之间心灵相通。从某种意义上说,忽略了人文方面的教育,反而弱化了高校对于校友的凝聚力。

校友经济离不开对校友的理解和尊重

校友对高校的回报固然承载着他们的浓浓深情,但他们也渴望自己的捐助得到学校的承认。由于高等教育机制的限制,我国的高校不可能像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那样以捐助者的名字作为校名。但是很多校友在对母校进行捐助的时候,希望母校能以奖学金名称、建筑物或道路名甚至院系名等形式对他们的捐助予以认可。事实上,遍布全国的逸夫楼正是这一现象的产物。

现实中,一些高校固然希望校友能为母校提供帮助,但是出于避免争议的考虑,对于捐助人的命名等要求往往十分谨慎,这也给很多想要回报母校的校友泼了冷水。我国的高等教育管理机构可以考虑从制度上授予高校对于校友捐助命名的自由权限,使校友们能够从回馈母校中得到更多的成就感和幸福感。

平等、开放与共享是推进校友经济的基本原则

尽管不同校友在经济实力和捐助能力上存在巨大差异,但是他们对于母校的拳拳之心却并无高下之分。因此,在校友关系的维系上,如果高校表现出嫌贫爱富的功利色彩,会挫伤很多尚处于事业发展期的校友的感情,进而抑制他们在未来取得更大的事业成功后进一步回报母校的热忱。因此,高校的校友服务部门更需要以平等的理念服务于更为广大的校友群体。

在当前的信息时代,校友之间应该努力做到资源共享,高校校友服务部门可以建立起包含广泛校友资源的开放性信息交互平台,鼓励、引导不同年级、不同专业、不同背景的校友团体之间互助互利,使每一名校友都能够享受校友网络带来的便利,引导回馈母校。

校友资源是高校实现可持续发展最为宝贵的财富之一,如果涸泽而渔地功利式推进校友经济,只会导致校友资源日渐枯竭。校友情感应该是每名校友自入学那日起就树立的、贯穿于人生始终的与校园文化理念的碰撞与共鸣,那更应该成为一生的信仰,而非单纯的经济上的回报。高校也需要通过更加人性化、平等化,更具开放性的校友服务理念,凝聚更广泛的校友资源,真正推进校友经济发扬光大。

(作者单位:天津商业大学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