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地球生物圈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有智慧、需社交的社会群体,用语言来表达和沟通是人类的基本技能。因此,语言学习与训练是人类得以生存与发展极重要的一环,而且须终生予以重视,并不断改进与提高。

人要有良好的语言素养,无非是要学好“语文”,“语”往往指口头语言,“文”通常指书面语言。当然,人类还会用眼神或动作进行交流,这就需要意会,是一种无字之语。人们常会借用译界的“信、达、雅”来考量语言表述是否准确、达意、雅致。这种对思维符号系统娴熟使用的能力,确实需要长期甚至终生来学习、训练、提高。在基础教育阶段,语文课程在功能上就是围绕怎样让学生正确使用语言文字进行系统教授与训练的。

必须指出的是,人类已经进入了数字化时代。因此,对何谓“语言”的问题,也该顺应潮流,生发出一些新的认知。

只要细细思考,我们就会发觉: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除了可以用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来表述,通常也可用各种声响艺术(声乐、交响乐等)形式来展示,还可以用肢体动作(体操、舞蹈、手语等)、线条与色彩(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等)来进行沟通。那么,我们是否可将这些形式也纳入“语言”的范畴?人们常说“艺术无国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看懂莎士比亚与汤显祖的戏剧,都能品味毕加索与齐白石的绘画。可见,这些“艺术语言”能够引起心理共振,起到了文化沟通的作用。倘能以此视角来思考,那么对语言的定义似乎应该予以拓展才符合常理。

在社交场合,人类相互沟通、表达思想、传递情感,得借助各类语言。那么,人类与自然沟通是否也需要语言呢?数学是一种无处不在的自然语言,这已成为普遍共识。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的思想还不时地要借助技术平台来传播,就不得不学会与机器对话的某种特定语言,譬如计算机语言,进而又发展成人工智能语言等。

对当下我国各类学校所开设的各门课程,我曾作过一些归类,从而发现语言教学在整个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重要地位。从语言本身的功能以及语言学科对人才培育与成长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将目前中小学生所学的各门学科归为两大类:

第一类学科属于语言学习与训练的范畴,旨在培养学生的生存与交际能力。所包含的科目主要有母语、外语、计算机语言、数学,等等。前面两种主要是人与人沟通的语言,后面两种主要是人与自然沟通的语言,其中计算机语言则兼具人与人、人与自然沟通的双重功能。当然,我们还可以更广泛地将音乐、美术、体育等学科视为艺术语言或肢体语言,也归入此类。通过这样的学科归类,我们看问题的视野就大大拓宽了,语言学习与训练的重要性也就突显了出来。从记录和播扬人类文明演化的视角来看,语言是人类文明演化须臾不可或缺的工具,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基本技能。从对孩子的整个培养过程来说,语言所占的学科比重非常大,对他们成长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青少年一旦学会思考,学会逻辑推理,学会质疑,学会表述,创新自然孕育其中。

第二类学科属于基础认知与训练的范畴,旨在培养学生理解人类至今已经揭示的一些客观世界的奥秘和规律,为何要去探索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这些奥秘,以及怎样去探索人类社会与自然界更深的奥秘。这也就是让学生掌握该怎样去理性看待世界和自身的一些理念与方法。这些学科所涵盖的领域包括作为社会科学基础的历史、文学、人文地理、社会与道德等,以及作为自然科学基础的物理学、化学、自然地理学、生命科学和实验心理学等。

1959年,物理学家出身的斯诺勋爵在剑桥大学“瑞德讲坛”上,作了以“两种文化与科学革命”为题的著名演讲,之后出版了《两种文化》一书。斯诺振聋发聩地提出:“素养和才能刻画了我们人类的特征。对自然界的好奇和对思维符号系统的使用,是所有人类素养中两个最宝贵和最有人性的特征。”

语言在形式上就是思维符号,对其学习与反复训练,于学生的认知结构、逻辑思维和智能发展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也是最具人性特征的,只是当下对于学生语言能力的培养,尚未引起一些教育工作者的足够重视,只是将其看作一门独立的符号学科而已,并没有意识到语言是人整体素养的根基和对培育逻辑思维的不可替代性。

目前,中小学教育中往往专注于单向地向学生灌输人类长期生存、发展与活动所积累的知识财富,展示人类文明的演化图景。也就是说,学校重视学科基础教育,而轻视语言作为逻辑思维符号系统的学习与应用,甚至认为,语言是人类的本能,没必要下大功夫去学习。

其实,系统的语言学习与训练,可以使人养成缜密思考的习惯,提升理解能力,从而与人有效地沟通。把握好语言感觉,还有助于形成良好的人文素养,增强思维的逻辑性,树立严谨处事的态度。由此,我们也就明白了学生的语言学习和训练对提升其文化素养是多么重要了。

从功能上来审视,语言既是文化信息的载体,也是记录、保存、传递人类社会历史经验以及科学、艺术等成就的手段和载体。因此,语言也是人们认识主客观世界必不可少的工具。人类用语言进行思维,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也用语言调节自身的行为。语言也成了作为智慧生物体的人类所独有的天赋,并随历史的演进而与时俱进。

早在80多年前,叶圣陶就曾对语言学习与训练状况表达了忧虑:“有些人认为,只要思想内容好,用来表达的语言好不好无所谓。有些人甚至认为语文是雕虫小技,细枝末节,不必多注意。既然这样,看书无妨随随便便,写文章无妨随随便便。文章写出来半通不通,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怕,反而认为只要思想内容好,写得差些没有关系……”其实,马马虎虎地写文章,用词不当,语句不通,怎能说思想内容好?文章写不通,主要由于没想明白。换言之,词不达意的文章恰恰反映出下笔者思考的不成熟,因为文章毕竟是流泻于笔端的思想和情感。

叶圣陶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随着电脑与互联网技术的普及,语言使用范围虽然已大大拓宽,但不少年轻人除了能熟练地敲击键盘之外,已很少用笔来书写了,连一些常用字词的书写都变得十分生疏,甚至思维跳跃,语言表达断断续续,不知所云,更不知如何与对方交流。这必须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

中国青年报社曾做过一项调查,发现70.9%的年轻人都有语言匮乏的问题。不管遇到什么可笑的事情,都只用“哈哈哈”来表达,不管碰到特别令人佩服的事情,都只用“666”来称赞,甚至直接用“表情包”敷衍了事。

10多年前,大街小巷人们唱的、听的歌很多都充满了诗情画意,“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我点燃烛火温暖岁末的秋天”“若只是喜欢,何必夸张成爱”“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等等。如今,火爆全网的口水歌,若离了曲调只看歌词,简直不堪入目,“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你说嘴巴嘟嘟,我嘟嘟嘟嘟嘟”,等等。

今天,我们来探讨语言学习与训练的重要性、语言范畴的拓展性,并大声呼吁要重视良好语言素养的培育,让语言表述尽可能做到信达雅等,无论对在校生还是对每一位社会成员都非常重要,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学校要多为学生提供表达的机会与场合,提升学生逻辑思维与表达的能力,创设条件进行演讲与口才的训练,培养孩子们从小具有脱稿演讲的本领,激励他们在公共场合表达的勇气。家庭和社会也应主动配合学校重视学生的语言教学与训练。

我国“外科之父”裘法祖院士,曾经对他的爱徒吴孟超院士提出做一名好医生的“六字三会”要求——会做、会说、会写。其实,后两个“会”都指向了做一名好大夫的语言能力。吴孟超继承师训,也这样去要求他的研究生,造就了一大批肝胆医学的栋梁之才。可见,重视语言的学习与训练确实是成才路上极重要的一环。

(作者单位:上海教育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