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春节,张艺谋执导的悬疑喜剧电影《满江红》拔得春节档票房头筹。《满江红》的故事发生在南宋绍兴年间,岳飞死后四年,秦桧率兵与金国会谈,金国使者却死在秦桧驻地,小兵张大与亲兵营副统领孙均被裹挟进这个阴谋之中。

张艺谋无疑是运用传统文化元素的大师,在整部电影中,传统建筑的意象、传统色彩的运用,古装、豫剧和传统音乐等,都展现了一个艺术家讲述中国故事的野心。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将一群小人物舍身成仁的故事置于文学情境中,道尽家国情怀,直击人心。当电影结尾士兵们跟着秦桧的替身反复吟诵岳飞的《满江红》时,观众的心绪久久不能平复。然而,《满江红》也引起了争议。我们不妨以此来思考中国电影的发展和中国文化的复兴。

“量”和“质”两手抓,打造真正的电影强国

《满江红》豆瓣评分的持续下滑,似乎与其高票房的身份并不匹配,那么,到底什么才是衡量作品质量的最重要指标呢?

中国从2012年起就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2020年和2021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票房市场。国家电影局发布的《“十四五”中国电影发展规划》提出,“十四五”时期要在电影产量保持稳定的基础上,实现质量显著提升,每年重点推出10部左右叫好又叫座的电影精品力作,每年票房过亿元国产影片达50部左右。

作为一个当之无愧的电影大国,我们以超过800部电影的年产量稳居世界前列,然而,我们的海外和其他版权销售收入不到10亿美元。以奥斯卡为例,每年最佳国际影片奖都是各个国家的电影从业者角逐的重点。在我们的“申奥”历史中,参选的诸多作品接连与提名失之交臂。而那些无法从影院获得收益的实验性作品,也缺乏推广普及的渠道。

和韩国这样的出口型电影市场不同,中国的本土市场巨大,仅靠节日档期就能取得可观的收入。正因为中国市场巨大,我们的电影不愁票房,所以更需要整个行业跳出“票房本位”的思维,真正把提升作品质量和口碑作为打造电影强国的目标,不断创造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典作品。

打造电影强国,就不能只统计观影人数,不能以流量为导向,必须关注电影作品对于精神文明建设的作用。我们应倡导各种媒体和影迷平台提供多维度的评分框架,引导观众客观地评价电影作品,中肯地对导演和演员的工作提出反馈。每年各地的电影节,都是媒体鼓励观众参与提升观影品位的好机会。我们还可以向学生、老人等群体提供以折扣价观影的机会,这样他们就不必等节假日优惠的时候才走入电影院了。大学要多开设电影作品赏鉴的课程,电视台也可以多种形式推出电影点评类的节目。每年选拔电影竞选国际电影奖项之际,我们也不妨发动公众一起来投票、分析和辩论,尤其是要带动“00后”年轻人的参与。总之,先有乐于严肃思考而不耽于热闹的观众,再有鼓励观众鉴赏评析、与作品互动的文化,才会有真正崛起的中国电影。

提升通识素质,保障剧本品质

在观看电影《满江红》的过程中我感受到的是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但观影结束后回顾剧情,我就开始满腹疑团了。

虽然《满江红》有最优秀的导演和演员团队,但是剧本打磨不够,情节经不起推敲。在知乎的几千个影评帖中,赞同人数最多的剧情疑点,就是岳家军拼死抗争不是为了刺杀秦桧或者告发秦桧通敌,反而放任秦桧继续苟活在人间祸害忠良。另外一个破绽,就是所有牺牲的岳家军的小人物都死于意外,而最后张大把艰巨任务押在了尚未被策反的孙均身上。

其实电影剧本和其他讲求质量的产品有类似之处。中国电影行业是导演和明星中心制,编剧的地位较低。而剧本质量的高低取决于编剧的综合素质,编剧除了要有讲故事的能力、对白的设计能力等,更重要的是要具备人文素养和构思故事细节的逻辑能力。这就不能不提到中国的人文教育和艺术教育了。

一方面,中国的大多数专业编剧缺乏通识课程尤其是逻辑推理能力的培训。另一方面,从文理分科的高中到专业教育的大学,都以职业训练导向的专业技能培养为主,而非通识教育。通识教育能拓展人的知识宽度,是培养优秀艺术人才、推出优秀作品的基础,能让编剧有更好的人文素养和逻辑推理能力。

剧本是电影的灵魂。除了传统的语文教学之外,高中可以适当开设创意写作和文学鉴赏等与剧本创作相关的课程。高校和高中都可以开设编剧写作的选修课,在假期开设短期的线上或线下培训项目。还可以面向社会举办电影剧本创作比赛,储备优质的编剧人才。只有这样,我们的电影行业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好作品出现。

讲好中国故事,输出优质文化

中国电影人并不缺乏文化自信。武侠电影、功夫电影、水墨动画等,这些都是中国特有的文化元素,也都是讲好中国故事、提升文化软实力的独特优势。但是,如果我们的电影过于依赖本土市场,就会缺乏世界性的眼光,不利于中国文化“走出去”。《满江红》这样的作品,唤醒了中华民族最宝贵的文化记忆,具有很大的感召力,却成了一部经不起回味的热闹“小品”,不失为电影创作者的一个遗憾。

目前的中国电影迫切需要拥抱全球化的格局和视野。这就需要引入海外电影中的优秀作品。赏鉴全球的优秀电影作品,可以不局限于传统的院线方式,开展各种大众喜闻乐见的电影鉴赏活动,组织非商业性的“公益影院”或“流动影院”,分享历史上优秀的海外作品。正如林语堂用英语著书讲述中国文化,李小龙向好莱坞介绍中国武术,华裔作家谭恩美的英文长篇小说《喜福会》描绘了移民家庭的亲子文化冲突,我们欣赏国外的优秀作品要突破国界之别而着眼于文化,探索讲好中国故事的途径。

同时,我们要培养走向世界的专业团队,重视我国电影人才与海外团队的交流。高校要多为电影相关专业的学生提供交换学习的机会。相关部门要鼓励和支持更多的电影人走出国门参与海外的交流和知识分享。这样才有可能培养出具有全球视野的专业人才。

此外,讲好中国故事,需要拓展中国电影的国际发行和推广渠道。为了提升我们的电影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政府可以和企业一起,采用并购等多种途径来开拓海外市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结合当今时代条件,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协调发展。为了铸造中华文化的辉煌,我们要加强文化软实力建设,为人民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并且提升我们的国际文化交流和传播能力。这需要我们不断创新和探索,开辟一条中国电影走向世界、走向未来的独特道路。

(作者单位:北京点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