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报告在阐述“必须坚持守正创新”时强调,“敢于说前人没有说过的新话,敢于干前人没有干过的事情”。“敢说敢干”犹如火山迸发的岩浆,饱含着热切绽放的期待,充分表达了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以新的理论指导新的实践的坚强决心,体现了中华儿女坚持守正创新,奋力再创前无古人宏伟事业的豪迈激情。一句“敢说敢干”的真挚告白,引发了多少人发自内心的无尽畅想。

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古与今、故与新往往辩证地联系在一起。如大家耳熟能详的“革故鼎新”“温故知新”等,它们的内涵及意义就是在对过去的经验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基础上,不断探索新的内容,目的在于“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然而“天不变,道亦不变”,求新应遵循“大道”之根本,在日新月异的动态变化中不断革新。“守正创新”一词的蕴意抑或滥觞于此。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坚守中华民族的根和魂,对多样文化兼收并蓄,同时提出新主张、新思想。我国历代先贤对守正创新富含的哲理认识得非常深刻。屈原著“千古万古至奇之作”《天问》,就像被岁月精心收藏的旷世预言,折射出前人师古而不泥古、大胆上下求索的风骨;唐初四大名相之一的王珪直谏“审知其非,所谓知恶而不去也”,令唐太宗倍加欣赏,感叹“知恶而除”;王安石向往“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揭示了历史发展进步必将代替保守落后这一不可抗拒的规律;文天祥袒露心扉,“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彰显出一片为国为民无私无畏的赤诚丹心;海瑞敢言“视国为家,一人独治,予取予夺,置百官如虚设,置天下苍生于不顾”,揭露了封建王朝衰败的病根;龚自珍呼唤“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表达了当时国人对新的风雷、新的生机的憧憬……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本源中,不难发现历史上仁人志士的敢说敢干、敢作敢为,俨然形成了一种“梅雪争春未肯降”的文化特质,凝练为一种“要留清白在人间”的人格风范。由此可见,伟大的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当中一些人抑或没有慷慨激昂的豪言壮语,甚至不惧生死、不计得失,在得意淡然、失意泰然、自处超然、群处蔼然中,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奉献出自己的一份真诚与一颗真心。他们堪称“中国的脊梁”。

恩格斯曾说过:“如果不把唯物主义方法当作研究历史的指南,而把它当作现成的公式,按照它来剪裁各种历史事实,那它就会转变为自己的对立物。”敢说敢干标示着对历史“正”的支撑,同时代表着对现实“新”的追求。坚持守正创新,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展示中华民族的独特精神标识,更好地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离不开敢说敢干的素养。中国的现代实践也充分证明,只有敢说敢干,才能使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

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初,区区几十人,手无寸铁,唯有紧握笔杆,发出真理的呐喊。然而,“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中国共产党明确了自己的初心使命,找到了自己的奋斗方向,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敢说敢干敢向前,在腥风血雨中一次次绝境重生、发展壮大,在艰难困苦中始终义无反顾、百折不挠,因此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坚定支持,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从辉煌走向辉煌。

不忘最初的坚定执着,我们一起翱翔在广阔的蓝天。站在大众的一边,站在正确的一边,我国八个民主党派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民主自由,与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愿意“献其绵薄、共策进行”。在筹备和参加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期间,民主人士敢说真话、敢建诤言,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作出了积极贡献。民主党派成员言辞凿凿挥写道义文章,铁骨铮铮辉映中华春秋,从而淬炼了正直正义的优良传统,铸就了敢说敢干的独特风格。

“中华儿女多奇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中国何以有这种自信?毛泽东同志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一语点明:“应当敢想、敢说、敢做,基础是马列主义。”用今天的语言来表述,“是中国化时代化的马克思主义行”。敢说敢干是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内在要求,如果一味人云亦云、步人后尘,或者一成不变、裹足不前,那就是生搬硬套的教条主义。正如邓小平同志60多年前所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言,新时代总有新语言。“要敢想、敢说、敢干,富有创造性”,要在自己的纸上写出自己的好文章。

敢说敢干,一个永恒的主题,一种时代的元气。“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深深撼动了中华儿女的心,由此唱响了中国“春天的故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路高歌走来,继承前人又突破陈规,在新的实践中敢想敢干、敢为人先。江泽民同志强调一切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既要克服那些超越阶段的错误观念和政策,又要拒绝抛弃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错误主张;胡锦涛同志礼赞深圳经济特区坚持锐意改革,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勇于突破传统体制束缚,并强调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敢说敢干,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这也许就是中华文明的魅力所在。

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敢说敢干,攻坚克难,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绘就了一幅波澜壮阔、气势恢宏的历史画卷,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气壮山河的奋斗赞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从历史长河、时代大潮、全球风云中分析演变机理、探究历史规律,提出因应的战略策略,增强工作的系统性、预见性、创造性。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新时代没有现成答案可以照搬照抄,重要的一条就是“敢于说前人没有说过的新话,敢于干前人没有干过的事情”。

专说一贯正确的大话空话套话,在关键问题上不敢掏心窝子讲实实在在的真话,或者公开场合说一套、肚子里装着另一套,见风使舵,讲一些上级领导喜欢听的悦耳语言,唯恐给自己带来麻烦,更何谈“发前人之所未发”的新话。在工作中过于谨小慎微,瞻前顾后,敷衍塞责,就像患了畏首畏尾的“软骨病”、缩头缩脑的“恐惧症”,或者见机行事、亦步亦趋,专门捡食别人吃剩的残羹冷炙,遑论争抢发展先机、占领发展制高点、增加发展新优势。凡此种种,都与敢说敢干、敢为人先格格不入。

迎接各种严峻的考验,守正创新,敢说敢干,并非易事,而是一种勇气和胆量、一种格局和视野、一种智慧和能力,这是“需要我们不断用行动回答的一个严肃问题”。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甚至包括你我他在内,又有谁会过于注重那些一闪而过的陈词滥调,与那些矫揉造作的花拳绣腿较真?或许只会把它们当作过眼烟云。其实,这正是信奉“事不关己,少说为佳”处世哲学的一种表现。

在前进道路上,面对随时可能发生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的复杂形势,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敢于亮剑、敢于迎难而上、敢于挺身而出、敢于承担责任、敢于坚决斗争。“两个敢于”“五个敢于”与敢说敢干一脉相承、一以贯之,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极其强大的前进定力、非常明确的现实指向。我们都应懂得,没有那一个个“敢于”精神力量的推动,又总想过上舒适安逸的太平日子,是不切实际的。因此,我们要从灵魂深处增强志气、骨气、底气,在实践中真正做到不信邪、不怕鬼、不怕压,孕育出一股昂扬向上、敢说敢干的浩然正气。

敢说真话、敢做实事,还需要营造良好的环境。“只要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就要让大家讲,哪怕刺耳、尖锐一些,我们也要采取闻过则喜的态度”;“建立激励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旗帜鲜明为那些敢于担当、踏实做事、不谋私利的干部撑腰鼓劲”。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明辨是非、实事求是,在尊重多样性中寻求一致性,不要搞成“清一色”,必将激发更多的人敢说敢干、敢作敢为、敢为人先,在关键时刻站得出来,在危急关头豁得出去。

敢说敢干,针砭时弊,无异于当头棒喝,令国人更加警醒。坚定历史自信,增强历史主动,我们愿意以“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责任担当,团结一心,敢说敢干,踔厉奋发向未来,共同开启光荣和梦想的远征。

(作者单位:民盟江西省委)